妓女调教

今天上午没事做,在街上闲逛,看着街上各种各样的美女。走着走着到了车站附近的足疗一条街。突然我在一家足疗店门口看到一个熟人。是去年我找过的女王。她画着妆,打扮的花枝招展,穿黑丝袜短裤,火辣的身材一览无余。去年我找她调教花了1000块,当时看着她黑褐色的私处,还有明显久经沙场的屁眼,还有她的习惯动作。虽然我不经常找小姐,但当时我就感觉她是小姐。当时我随口问了一句她是不是做过小姐。迎来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和典型的东北骂。她一口咬定她是良家妇女。现在她正在门口和一个男的谈价钱。先生,200元全套服务,包括口活,全身按摩,打炮等她说。男的说 150行不行啊?最后他们150成交了。然后进去。我在旁边的旮旯等着。不到五分钟那男的一脸沮丧的走出来,她在后面跟着说 先生下次再来啊。男的没理她。等男的走远她哈呸吐了一口说,还说自己多猛呢,老娘刚吸住你的鸡鸡不到一分钟就she了老娘一嘴。我从旮旯出来说 哈哈 您还认得我吗?她看了我一眼一脸轻蔑的说 你个舔逼货,你还没死啊?没有那个女人把淋病梅毒什幺的传到你嘴里?还真被她说中了,五年的添隐生涯让我嘴里得梅毒,舌头上长肉芽,喉咙得淋病,食道里长菜花。花多少钱不算,做奴给我带来了精神上的享受,可肉体上的痛苦
  • 标签:她说(901) 的说(918) 我在(588) 她是(71) 一脸(304) 梅毒(5) 淋病(4) 旮旯(4)

    上一篇:妲己虐伯邑考

    下一篇:妹之足下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