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踩踏游戏

我有一个同父异母姐姐叫小茜比我大8岁,长的也有几分姿色,她很喜欢和我玩游戏,并且我感觉有时她就象是一个公主。她还有一对住在旁边的姐妹朋友,一个叫彩依,性格内向,另一个叫梦阳,性格和彩依截然相反,是个十足的外向型,而且她们俩是尽对的大美女。这对姐姐总是来我家玩,并且一玩就是很长的时间。 我喜欢女人的脚和高跟鞋已经很长的时间了,我仍然可以清楚的记得我第一次被踩踏,被跺的时候。那时我也就9岁或者10岁,身高也就100公分,而姐姐们年龄也就在18岁左釉冬而且身高都在175CM左右。靴奴对于我来说,她们在我眼中简直就是女巨人,我时时刻刻都在幻想被她们用穿着高跟鞋双脚踩在脚下的感觉。功夫不负有心人,只个机会终于让我等到了。- R0 n V3 {3 `) @7 B4 \) u1 c 周六的一天下午,我的父母完全不在荚冬只有我和姐姐们在一起。我坐在客厅的地板上玩一个塑料卡车打发时间,固然我不是完全的喜欢玩卡车,但是至少有件事情可以做。姐姐她们在那里小声的说者什麽,还不时的偷笑,我知道她们可能在出着什麽鬼主意。一会她们说要往厨房找点吃的东西,然后姐姐第一个走过来对我说:“把你卡车拿走,不要挡住我的路,否则我会把它踩碎的。”但是我告诉她有很大的地方她都可以过往,为什麽非要我挪走.她并没有改变方向,而是抬起了脚,她穿的是那种5寸的船型高跟鞋,然后踩在了卡车上,然后说:“我要把它踩扁,不要怪我啊。”一开始我还以为她逗卧冬所以没当回事。但是她看我无动于衷后用力的在小卡车上跺了几下,卡车碎了,然后她走进厨房,随后留下一句:“我警告过你了!”随后那对姐妹也轮流走过,都是从那个支离破碎的卡车上走过往的。最后她们中梦阳姐姐说:“下一次,踩的就是你。”我很生气,冲着它们大叫:“你们这群疯狗,我就不信你们赶踩卧丁”我说完之后,梦阳走过来,同样的也是秀气的船型高跟鞋,一脚把我踢翻在地上,然后一脚踩在我的胸部的正中间说:“那就让我疯到底吧!”随后她把右脚也踩在了我的胸上,然后把左脚踩在了我的头上,在我的眼睛,鼻子和嘴上来往返回的踩着。然后她又把踩在我胸口上的脚也踩在了我头上,两只脚一只踩在额头上,一只踩在嘴巴上,并且轻轻的跺我的脸。几十秒钟之后,她又踩回到我的胸上,站稳之后马上又重重的踩在我的脸上,我能感觉的整个脸似乎都给踩扁了,她踩我的时候就好象是踩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一样。她的两只脚踩在我的两只眼睛上,我什麽都看不见,可是我能感觉到又有一个人踩了上来,踩在我的胸口上,随后听到我姐姐的声音:“来,我给你点地方,你也踩上来。”我感觉我肚子上踩上了一只脚,但是似乎犹豫了一下,我知道这一定是彩依姐姐再犹豫,之后便感觉到整个重量全部踩了上来,我感觉我的整个身体象是要被踩扁似的。她们大笑了,肆无忌惮践踏着我弱小的身体。我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我就这样忍着它们的践踏没有出一点声音,我不想让它们知道踩疼了我然后不踩我了。她们在我身体上往返来往的踩着,轮流踩我的头,胸部,肚子甚至是裆部,就这样持续了10来分钟。随后一始开踩在我头部的梦阳姐姐说:“这种无声的踩踏太没意思了,我觉得我们应该穿上更高而且更细的高跟鞋来踩你的弟弟,看看谁能第一个把他踩的大叫,你看行吗?”“当然可以,谁让他总是惹我生气,躺在地上的我这时候很紧张,但是兴奋的感觉更加的强大,我期待着被高跟鞋踩踏的那一刻 当她们穿好高跟鞋后,姐姐说:“既然是比赛,那就要有规则。”她们听了后迷惑的问:“什麽规则。”姐姐笑着说:“实在很简单,就是每人只许踩1分钟。”她们听了相互看了看笑着说:“我们还以为是什麽,那好就这样定了”,这是彩依微红着脸小声的说:“除了踩他,能不能踢他呀?”姐姐爽快的说:“当然可以,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你就把他当作一个发泄的东西就可以了。”这时梦阳有点不耐烦的说:“可以开始了吗?”姐姐说:“可以,不过咱们先要把他的衣服拖下来卧冬由于这样才更有意思吗。”当听到这的时候我身体已经是热血沸腾,心想:别在折磨我了,快来踩我吧。今天梦阳上身穿的是一件白颜色的公主小背心,下身穿的是一条浅蓝色的牛宰裤,白色的腰带,脚上穿的是一双粉白色的漆皮高跟鞋,看到这里我的心跳已经跳的飞快。梦阳姐姐走到我的跟前低头笑着说:“你要怪就怪你的姐姐了。”说完抬起右脚很狠的踩在我的肚子上,右脚的高跟鞋整个踩进我的肚子里,我感觉她的鞋跟好象要刺穿我的肚子,并且快要与地面接触似的。此时我的身体已经不是平躺在地上,而是已经成为英文字母V的外形,呼吸也变的困难起来,同时有一种肝肠寸断的疼痛传变我的身体,看到这里的梦阳有点不兴奋的说:“没有出声,没想到你还挺耐踩的。”说完她将所有的气力都集中到她的右脚上,并且右脚用力的在我肚子上左右撵着,我抱着梦阳的右腿,身体也随着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这时梦阳抬起左脚,一脚踹在我的前胸上然后用力一蹬,将我重重的踩在地上,同时从我的鼻子里发出闷闷的声音“恩!”,我抱着她的右腿的双手也松开了,听到这里的梦阳笑着说:“你终于出声了。”说完便抬起踩在我的肚子上的右脚对准我的脸刚要往下踩,我的头被重重踩了一下,踩的我是眼前只冒金星,这时她将踩在我脸上的左脚踩在我前胸上,右脚从我的肚子上抬起来并且对准我的脖子狠狠跺来?鞋跟扎进我的喉咙里,我感觉我的气管好象被穿透似的,而且火辣辣的疼。梦阳姐姐看我还没有叫出声来厉声的说:“我到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麽时候。”说完她将所有的气力都积中在右脚地脚跟处,并且无情的扭动着右脚脚跟,此时她的整个右脚的高跟鞋已经快和地面接触了,我的脸也憋的通红,这时听我姐姐说:“时间到。”听到这里的梦阳急不情愿的抬起了右脚说:“人家刚踩到兴头上,时间就道了,你不会是在骗我吧。”说完看了一眼彩依,此时的彩依并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看到这里的梦阳只能从我的身体上跳了下来,并用脚后跟又狠狠踹了我一脚然后走到她们的中间不兴奋的看着卧冬这时我姐姐示意彩依过往。彩依姐姐可以说3人中最漂亮的一位。她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吊带长裙,脚上穿着一双浅粉色的高跟鞋,就如同童话里的公主一样。这是她走到我跟前先是鞠了躬,并且害羞的说:“对不起,我要伤害你的身体了。”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就象是吃了灵丹妙药似的,刚才的疼痛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就在我沉醉其中的时候,忽然我觉得一阵巨痛,原来她一脚正踢在我的左肋上,并且将我踢?1米来远,我这才想起来彩依姐姐学习过跆拳道,而且还是黑带,我感到一种危机感向我逼来。这是我感觉肋骨火烧火了,而且身体一动就疼的厉害心想:这下完了,估计肋骨折了一根。彩依姐姐好象也意识到了,赶紧走了过来背着双手弯下腰轻声的说:“是不是我踢的太用力,没把你踢坏吧?”我知道现在我不能说话,由于那样她们的踩踏将会结束。所以我忍着疼痛摇了摇头并示意她继续,看到这里的彩依好象是如释重负笑了笑说:“那我就放心了,你可别后悔啊。”说完对准我的身体又是一脚,这一脚的气力更大,我直接被踢了起来撞到了墙上,并且有被墙壁反弹回来,滚到彩依姐姐的脚下,然后又被她踢了出往,然后又被墙壁弹了回,就这样我被她如此反复的疯狂踢十几个回合。此时的彩依姐姐已经不是哪个害羞的女孩,而是象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对我进行疯狂的蹂躏。白色的高跟鞋的鞋尖每次都重重的踢进我的身体里,没有一丝的怜悯与同情,我的胸部,心口窝,肚子,小腹,裆部都成了她的高跟鞋发泄的地方。当我再次滚到彩依脚下的时候,固然我的身体经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但是我仍然忍着巨痛没有吭一声。这是彩依回头看了看我的姐姐羞答答说:“时间是不是已经到了啊。”我的姐姐诡异的笑着说:“早就到了,我们只是想看看你最后的必杀技是不是能让他叫出声来。”听到这里她柔声的说:“你的弟弟受的了吗?要是把他给踩坏了怎麽办?。”“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就当他是一条讨厌的毛毛虫吧,我们可是很期待的啊”姐姐笑着说。听到这里她不好意思的说:“那你们能帮我搬来一张高一点桌子吗?”“好的”她们说完很快搬来1米多高的方桌放在我身边,然后彩依姐姐站在方桌上然后用蔑视的目光看了我眼说:“小弟弟,姐姐不和你玩了。”说完便从方桌上跳了下来,前脚尖重重的踩在我的小腹上,两个后脚跟同时踩在我的小弟弟上。我感觉我下体象是给踩爆了似的,疼的我“啊!”大叫一声,受到如此重击的我本能的坐了起来,将彩依姐姐一下子从我的身上顶了下来,并且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看到此景姐姐和梦阳都被她的狼狈样子给逗笑了,彩依那里受过这样的欺侮,她生气的走到我的眼前,抬起穿者白色高跟鞋的右脚狠狠的踩在我那已经变的硕大**上,并且抬起右脚的脚后跟,将全身的气力都积中在右脚的脚尖上,同时用力的蹍压着,很不得将它踩扁蹍烂,我的双手握住彩依那扭动着的右脚,想阻止她无情的践踏,可惜的是不但没有任何的效果反而更加激起她蹂躏的欲看,钻心的疼痛使我汗水滴了一地。此时我下体硬度根本不足以抵抗高跟鞋这股强大的踩踏气力,这时我实在忍不住便请求道:“彩依姐姐,我认输了,你放过我吧。”彩依就好想是没有听到似的,而是矩续着践踏。这是白色的高跟鞋鞋底已经快要和地面重和了,**被高跟鞋踩了出来,喷了一地,并有少量**溅到彩依左脚雪白的高跟鞋上。看到次景的彩依愤怒的说:“真脏,快给本小姐舔干净。”此刻我只能忍着巨痛顺从用双手捧着她的左脚用舌头舔着白色高跟鞋。这是我的姐姐走了过来,并对彩依说:“行了你就饶了他吧,你要是真的把他踩坏了,以后我们就没的玩了。”梦阳也在旁边说:“没错,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折磨他,要不先开个舞会庆祝庆祝我们的冠-------彩依小姐。”听到这里的彩依愤怒好象平息了好多,然后低头看了我一眼说:“算你走运,本小姐今天就饶了你。”说完把左脚从我的手里移开踩在地上,然后又抬起踩在下体上的右脚,但是并没有踩在地上,而是用力踢在我的裆上,然后哼了一声做在旁边的沙发上并且开心的欣赏我痛苦在地上往返来往打滚的样子。这是舞曲想起,这时3个人相互看了看心领神会般的向我跑来,我知道:她们这次一定是拿我当跳舞毯了。3个人同时站在我的身体上肆无忌惮践踏着我的弱小的身体,此时的她们就象是3个偏偏起舞的公主似的高兴的蹦者,跳者,高跟鞋在灯光折射下发出冷冷的光芒,她们俨然没有把高跟鞋下的我当作是一个有生命的人,在她们的眼里我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生命,任由高跟鞋蹂躏的东西罢了。10多分钟激情的践踏过去了,她们这时好象是累了 ,然后姐姐们做在沙发上看着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我说:“我们累了你来当我们的脚垫吧。”此时的我已经是遍体鳞伤,体无完肤,但是想被美女用高跟鞋踩踏欲望促使我再次躺在了她们的脚下,然后她们各自在我遍体鳞伤的身体选了一个部位矩续她们的践踏与蹂躏。到了晚上时候,两个姐姐兴奋的离开我们后,我的姐姐说对我说:“晚上我可不可以再次的踩你啊。”听到姐姐这样说我高兴的回答:“当然可以,我喜欢被你们用高根鞋踢,踩,践踏我的身体,特别是踩踏裆部的时候,太爽,太幸福了,如果你们天天能这样的踩我就好了。”听到这里,姐姐高兴说:“是吗?那你先把衣服脱了然后躺下,并且把腿插开。”听到这里我兴奋的不知所措,利索的完成了姐姐交代的动作,然后她走到我的胯下,今天姐姐晚上上身穿的是一件桃红色的半秀T恤,下身穿者一条咖啡色的休闲裤,脚上穿者一双奶白色高跟鞋。这是她高高的抬起右脚,然后以最大的力量踩了下来并且说:“是这样吗?”此时我的身体已经成了一个弓字型,并且蜷缩在姐姐的右腿上。我喘着粗气说:“是的,就是这样。”然后姐姐抬起右脚,用高跟鞋鞋底轻轻撮着我的**和**,这时我的小弟弟已经兴奋的翘的老高老高了,看到这个景象的姐姐惊讶的说:“没想到刚才被彩依姐姐踩成那个样子东西现在居然恢复的这样好,看来你不是一般的耐踩呀?”我用哀求的语气说:“姐姐你别光说啊,那你也踩一试试吧。”“可以吗?”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的宝贝,我兴奋的说:“没有问题,你就放心的踩吧。”听到这里姐姐也来了兴趣,然后说:“那本小姐可就不可起了。”然后抬起右脚狠狠的踩住我的**并且将我的**踩进我的小腹里,而且用尽全身的力量无情的蹍压着,此时我的身体也随着她高跟鞋的蹍压而扭动着,踩了一会姐姐想看看我的宝贝被她踩成啥样,刚把脚抬起来我的宝贝也跟着立了起来,好象是在取笑姐姐的无能,看到这时她生气的对我说:“你到墙边跪好了。”我不明白她又在想什麽只好跪在墙壁前,这是她拿一跟绳子将我的双手和双脚从背后绑在一起以防止我的双手来保护我的**,然后又拿来一个10CM高的方木头将我的宝贝放在上面,然后用手指指着我的宝贝说:“本小姐就不信踩不扁你。”说完将右脚高高的抬起,然后狠狠的踩下,与此同时我痛苦的“啊!”的大叫一声,奶白色的高跟鞋踩在我坚硬的**上,坚硬的鞋地踩在我那看似坚硬的**上,下面是坚硬的木块,我明显感觉到我的**正在慢慢的被压扁,此时我已经被姐姐踩的是眼泪直流斗大的汉珠顺着额头往下淌,这时我想用双手去保护我的宝贝,无奈被绑的实在是太紧了,根本就挣拖不开,她看着我痛苦的表情兴奋的说:“如果你还是这种难看的表情我会更用力的踩你的小弟弟啊。”听到这里我只好强装笑脸说:“姐姐你就使劲踩吧,一点也不难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姐姐开心的笑着说:“是吗?那我到要看看是你的小弟弟硬,还是本小姐高跟鞋鞋底硬,姐姐我就用我的高跟鞋来摧毁你的宝贝,直到踩到你痛苦的大叫为止。”说完后姐姐将所有的力量都施加在右脚脚尖上并且用力的践踏我的宝贝,在她的眼里我的宝贝只不过就是一根被人丢弃在地上的“大香肠”,就算是被她踩烂,踩扁也是理所应当的。就在姐姐的高跟鞋鞋底马上与木头重合的时候,忽然她哎呀了一声,原来是我的**从鞋底与木头之间的缝隙中滋了出来,她左脚的裤子和高跟鞋都溅上了粘稠的**。“这是什麽呀,这麽脏,真恶心”说完后姐姐将右脚抬起来低头一看便生气的说:“我让你滋我一下子。”说完她将**下的木头踢到一边,然后左手抓住我的头发,抬起右脚用尖尖的高跟鞋鞋尖猛踢我的**和**,每踢一脚我都痛苦的大叫一声,并且当她每踢我的**一脚,我的**都会留在她的洁白的高跟鞋上,直到一滴**都踢不出来为止,对我虐待一直持续了20多分钟。这时她好象有点踢累便双手掐腰低着头恶狠狠对我说:“用你的舌头把我鞋上的脏动西舔干净,不然今天本小姐踢死你!”说完姐姐将绑我双手和双脚的绳子给解开,此刻我知道姐姐不是在开玩笑,于是我便强忍着疼痛趴在她的脚下努力舔着姐姐的高跟鞋,舔了一会我对姐姐说:“姐姐,鞋底舔不到咋办。”姐姐看了我眼说:“你躺下。”我只好躺在她的脚下,然后双脚站在我的头上,用沾满**的鞋底在我的嘴上,鼻子上和脸上来回来去的蹭,直蹭的我的脸火烧火了的。“张嘴!”她命令道,我疑惑的把嘴张开,这时她将6CM高的鞋跟踩进我的喉咙,并且来回来去的搅动,这时我感觉我的嘴里开始出血了。当她“清洗”完自己的高跟鞋后对我:“我累了。”我明白她的意思,我赶忙将遍体鳞伤身体移动到沙发的旁边,姐姐坐在沙发上将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踩在我的小弟弟上,并且时不时用细细的金属鞋跟狠狠跺我的**和**,看完电视后姐姐又站在我的身体上,双脚踩在我的肚子上并且给她的朋友就是那俩个姐姐打了近1个多小时的电话,几乎忘记了她高跟鞋下我的存在。等打完电话她的双脚已经踩进我的肚子里了,不过我并不后悔被姐姐她这样的踩着,虽然我的身体被她们折磨的以是遍体鳞伤,但是我从她们电话的内容中听的出来,她们下次还会和我玩这种疯狂的游戏。我此时兴奋的暗自庆幸:感谢上天,赐给了我一个这样好的姐姐,我希望永远和她在一起,永远和她玩这种疯狂,刺激的游戏

copyright nzxs1.com


  • 标签:高跟鞋(3276) 这是(1875) 我的身体(45) 姐姐(3579) 的是(3300) 的说(918) 踩在(832) 右脚(406)

    上一篇:妹妹给哥哥服务哦

    下一篇: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