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姐的脚四

我接过宋晓渝递过来的塑料包,脸上不免有些发热。这不正是梦寐以求的东西吗?但我并不想很快就表现出来,所以装的很矜持。晓渝的眼神含着笑,又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我说:“什幺时候给你啊?”晓渝说:“下周一吧,又不急着穿。”我心里暗自高兴,对她说:“你还在欺负我,不过是改变了策略而已。”晓渝说:“我从来没说以后不欺负你了呀。哈哈,明天见哦。”说完,就像女生寝室楼走去。我一个人慢慢的往寝室走,忽然后面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刘妍。我不禁有一丝恐惧在心,因为实在是被踢怕了。她盯着我看了一会,想说话又不好开口的样子,停了一会,冷淡的说:“宋晓渝给你的什幺东西啊?”我说:“没什幺!”她一把抢过去,打开看了一看,恍然大悟的笑道:“哦,她让你给她洗袜子哦。唉,说你下贱吧,你还把就舌头伸出来了,哈哈!”我说:“这是我的事,你管不着。这个不涉及你吧?你还想找茬打我吗?”她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叹气道:“是不是你就打算恨我一辈子了?”我说:“还真谈不上!还是那句话,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刘妍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说:“我也还是那句话,河水偏要犯井水!”我说:“那就随你便。”刘妍说:“宋晓渝让你做什幺你都做呗?她让你跪下你也跪 我把塑料包揣在怀里,回到了寝室。跟寝室的哥们调侃几句,就准备睡觉了。睡觉前,我挂一个帘在床尾,以防对床的看到我。我在卫生间里打开这个塑料包,里面是两双棉袜和一双中筒袜。里面还夹带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这样几个字:闻闻香不香。我情不自禁的拿起那双黑色的棉质中筒袜,把脚的位置贴在鼻子上,闻了闻,除了一种皮鞋里面特有的味道外,还有一点清香,几乎是没有脚的臭味。又闻腿部,完全是淡淡的清香,但又跟脚部的不同,腿部的香味更纯更柔,而脚部的比这有点差别。我把袜子装好走出卫生间,大家都躺下了。我把灯关好,摸着黑躺在床上。掏出袜子,又不敢太用力,怕塑料袋有声。用极轻微的动作,拿出晓渝的一条中筒袜,放在鼻子底下,这种淡然的幽香让我暂时忘记烦恼,脑子忽然很静,没有了那些繁杂的思维,仿佛置身于绿茵草地上。 内容来自nwxs5.com
我忽然冒出一个龌龊的想法,把袜子缠在那个上。虽然一直在克制,但是手似乎不受控制了。我闻了一会中筒袜,又悄悄放进塑料袋,拿出一只短袜,放在鼻子底下。或许这厚厚的棉袜是晓渝在体育课时穿的吧,就有很明显的臭味。虽说是臭,但是并不是难闻令人作呕的臭,或许也是小女孩特有的味道吧。
闻够了,身体的反应也发泄掉了,我把缠绕在下面的袜子用另一个塑料袋包起来,塞在褥子底下。其余的装回原来的塑料袋,放进了床头下面的整理箱里。我自以为做的很谨慎,但一个很大的疏忽却让我十万分的尴尬。
  • 标签:让我(8837) 袜子(3598) 的是(3300) 我说(2134) 她说(901) 的说(918) 寝室(92) 大象(2)

    上一篇:学生的奴隶

    下一篇:学美术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