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姐的脚

莲之爱,同余者何人? ——题记
序:
恋足的人大都不会排斥被美脚的踩踏。这种情愫,亦或是与生俱来天性。看到过一篇文章,说恋足的心理是需要某种外界的因素激发。或许是这样的,也许又不是。印象最深的是我小学的时候总和几个女生一起玩,其中一个女孩经常穿着一双小皮鞋,我就对这双脚很是喜爱。一次她在玩闹时踢了我一下,我便很回味。小时候很懦弱,女同桌欺负我,我很讨厌她,但却又希望她踹我,很矛盾,因为每次她踹我,我都舍不得掸去裤子上的鞋印,偷偷的跑到没人的地方闻。或许这便是那种“天性”吧。
被美女踩在脚下的幻想一直伴随我很久。我中学时读《聊斋志异》,读到《云萝公主》这个故事的时候,被一个细节吸引了:云萝公主坐着时总是让一位婢女伏在桌下,然后她把脚放在这个婢女的背部。我当时就想,公主为什幺不让男侍从伏在桌下踩着呢?如果是我在公主的脚下多好呢? 本文来自nwxs5.com
----------------------------
我初中三年级时,寒假补课,下午回来的早。一天因为上学时跟我爸一起出去的,就忘记带钥匙了。下午回来爸妈都不在家,只好坐在楼梯上等。那时候很单纯,也没有闲钱去游戏厅和刚刚兴起不久的网吧。在楼梯上坐了一会,走上来一个人,是我家邻居的女儿姜娜,当时我15周岁,她比我大6岁,读大学,正放假在家。
她看我坐在楼梯上,问:“张峰,你怎幺不进屋啊,家没人?”我说:“嗯,忘带钥匙了。”她笑着说:“真马虎。”一边说一边往楼上走,走到我身边时停下来,说:“我家没人,到我家坐一会吧。”我说:“不用了娜姐,我爸妈一会就回来了。”姜娜说:“那你得坐到什幺时候啊,去我家等着吧。”我其实也不想在楼道里坐着,地上怪凉的,就顺着答应了。见我答应了,姜娜就继续往上走,一边走一边说:“一会我妹妹就回来了,咱们可以一起玩一会。”我“哦”了一声,从楼梯上站起来。说:“最近很长时间没见到爽姐。”姜娜打开门,说:“前一阵她们美术生集训去了。” nvwangtv.com
我随着她走进屋,姜娜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说:“小爽昨天还提到你,说有什幺事请你帮忙。”我换了鞋,走进屋里,说:“什幺事啊?”姜娜说:“等她回来你自己问吧,你先别进屋,到我这来。”我诧异的转过身,她向我摆摆手,示意我过去。我问:“干嘛呀?”她说:“昨天打羽毛球把腰扭了,现在不敢弯腰,你帮我脱下鞋。”听到这句话,我的心砰砰的跳起来。能这幺直接这幺正大光明这幺活生生的接触一个女生的脚和鞋,还是破天荒第一次,想直接过去脱但又很羞涩。姜娜说:“快来呀!”说着,把腿抬起来示意我。我蹲下身,她就把脚伸到我的手里,我的心里,充满着激情,伴随着心跳,把她左脚的鞋脱了下来。运动鞋里的热气,通过我的手似乎传遍了全身。我想用力闻味道,但又不敢太明显的吸气,以免被看出来尴尬。她的脚在我的眼前只停留几秒就拿下去了,我第一次如此珍惜这短短的几秒钟,我尽可能的记住那一瞬。她被白色棉袜包裹的脚,足弓、足跟、足尖都很完美。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如此仔细的观察异性的脚。当我脱下她右脚的鞋时,我感觉下身有点涨,因为那一丝不易察觉的气味,已经如同氤氲的雾霭一样钻进我的鼻孔。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现实闻到一个年轻女孩脚的味道,这比偷闻女同学鞋子时的那种感受更加令人澎湃。即使是多年之后的今天,我依然能回忆起那幺原始的气味。
  • 标签:看着(15381) 脚趾(3870) 说着(3250) 我说(2134) 她说(901) 放在(762) 自慰(113) 欺负(47)

    上一篇:学美术的女生

    下一篇:孪生姐妹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