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足零开始跳皮筋姐姐的踩踏

说起恋足,我不知道是什幺时候开始的了,似乎从小学就开始了。如果说最早有印象的一次,要从一次跳皮筋开始。 我当时小学二年级,住在胡同里,经常去附近的一个小操场玩,那边是附近孩子们的天堂。一次,我的小伙伴们都回家吃饭了,但我还想在操场自己玩一会,就在那捉虫子。这时候来了一群5,6年级的小姐姐们,来这里跳皮筋。我就想加入她们,但她们嫌我小。我说
“我给你们撑皮筋不行吗?”
其中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姐姐回答说:“你个子太矮,就算皮筋放在头上,我也轻松跳”
后来知道她叫蓓蓓,父母是部队的领导,在文工团长大,经常参加舞蹈演出。
我看她文文静静的样子,逞强的说:“我才不信,打赌,你输了让我参加你们跳皮筋!”
”要是你输了呢“蓓蓓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说,”输了从我们腿下面钻过去,还要。。还要。。让我们骑马!“ nvwangtv.com
我不服输的性格来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于是,我把皮筋一头拴在一棵树上,另一头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准备好了!“

只见蓓蓓活动了一下脚踝。她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带着粉色的小花,特别的干净,天蓝色的袜子从脚踝附近漏出来,我觉得好美。突然间,她把腿向后一摆,非常轻盈,脚尖一下就超过了后脑,轻轻松松的把白白的鞋尖勾在了皮筋上,然后踩在地上。我只觉得脖子上突然勒紧,差一点摔倒,还好我坚持着没动,但脖子被勒着,样子很狼狈。
蓓蓓笑盈盈的看着我说:”服输吗?求饶了姐姐一会就轻一点骑你“
我倔强的说:”不服,你还没跳一个完整的呢!“
蓓蓓天真的表情中突然闪过一点狠狠的笑容:”你自讨苦吃,那你不准动啊,你要动了就算你输!“

说完,她飞起另一只脚,一下就勾住了另外的一根皮筋,动作非常的快,我都没看清楚,就将两根皮筋都踩在了小白鞋的下面。我突然觉得套在脖子上的皮筋一下勒住了我脖子两侧的血管,我眼前似乎发黑了,就好像她那穿着天蓝袜子的脚踝直接夹在我的颈动脉上一样。蓓蓓只比我大几岁,力气本来就比我大,而且她经常跳舞,腿上的韧带舒展,我完全不是对手。但是我还是坚持住没动,不算输。 nvwang.icu

蓓蓓瞥了我一眼,嘿嘿了两声,接着她的套路跳了起来,就像一致美丽的蝴蝶在飞舞,她那漂亮的鞋袜在有节奏的打着地上的沙粒,似乎在敲打我的心,让我忘了脖子上的痛。我突然觉得自己要是变成她脚下的沙粒该多好啊!

半分钟后,蓓蓓看着我依然坚持不动,有些不耐烦了,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狡猾的主意。猛然间,她用两只脚夹住皮筋一扭,将皮筋卷在小腿上,然后优雅的做了个侧手翻,两只脚先后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这下我可惨了,我的头一下被她的小腿上的皮筋随弧线拉了过去,由于没有站稳,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皮筋飞了出去,我输了。
  • 标签:看着(15381) 玉足(1565) 的说(918) 力量(47) 菲菲(228) 就像(267) 蓓蓓(15) 脖子上(7)

    上一篇:我和丝袜女人

    下一篇:我和堂姐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