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王老婆

我老婆小梅三十多岁,长得如花似玉,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很傲慢的样子。 她是一家台资大企业的公关部经理,总是应酬外面的人。这天晚上她又打扮得
花枝招展準备出去。
“你要去哪里?”我鼓着勇气低声问老婆。因为失业在家,我对老婆只好诚惶
诚恐。
“窝囊废,你敢管老娘的事?吃了豹子胆了?爬过来,乖乖地跟老娘磕个头,
赔礼道歉!”我内心里做了几次自欺欺人的挣扎,就乖乖地爬到这个淫妇的跨
下,边磕边说对不起。小梅得意地笑了,蹲下来问我:“你在想什幺啊?”
“我,我,我在想。你......玩弄我。”当我说出“玩弄”两个字的时候,身
体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哈哈哈,被我玩弄?!”,小梅笑得不得了:“你不是骂过我淫蕩吗?我不
是很无耻吗?男人嘛,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不管是什幺样的男人。我怎幺玩弄

本文来自nwxs5.com


你呀?快说!”小梅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了,用斥责下属的口气问道。

“我是你的玩物,求求你打我的屁股吧?”
啪啪,两个有力的巴掌打在我的脸上,丰满的胳膊上的白晰肉体晃了几晃,性
感诱人。
“象你这样的男人,还假惺惺地自视清高,我老早就瞧你不顺眼了, 你只配舔
我的脚。”小梅似乎来了灵感,伸出她翘起的右脚,凑到的我脸上。
白而肉感的脚,每个趾头上涂着豔丽而诱惑的颜色,保养得很好,一股脚上的
味道提醒我要舔的是一个下贱女人的脚。我象疯了一样,闭上眼睛在心里绝望
地挣扎着,但女人脚上的臭味不断地刺激我的欲望,这个蕩妇用脚趾头戳了我
的脸一下,就彻底击败我的抗拒,我乖乖地张开嘴,包住了她的几个脚趾,用
力吸吮着。

我听见这个骚货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命令我:“舔都舔了,还怕羞呀,睁

nvwang.icu


开眼睛看着我。”
我无比羞耻地打开眼睛,从她腿部的性感曲线望上去,正遇到淫妇轻蔑鄙视的
目光,
显然小梅注意到了,骂了一句“窝囊废”,抽出脚说:“脱光衣服象狗一样在
房里爬十圈给老娘看看。”
我乖乖
的脱光了衣服象狗一样的爬了十圈。在昏暗的灯光下,小梅的短衣穿着和屁股
以下裸露的长腿又让我渐渐迷失。她一屁股坐在床上,叫我爬到她面前,把两
只肉脚板踏在我的脸上搓着,我奴颜脾膝的样子无疑激发了她的思维,她低下
头:“一直期待被我这样玩弄吧,哼,我就不信有男人不跪倒在我的裙下。你
不过就是我多玩的一条狗而已。”

“是,我就是你的玩物,你的狗。”
“不,你跟我的其他男人不一样,你会明白的。哼,我会让你体验到做为女人
玩物的悲哀。尤其是象我这样的浪骚女人,哈哈哈”
  • 标签:自己的(19157) 高跟(1111) 小梅(110) 女王(1900) 老娘(490) 男人(2173) 拖鞋(310) 淫妇(18)

    上一篇:我爱人妻

    下一篇:我在办公室开会桌下与女同事足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