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阉了我3

妻子坐在刘启明的大腿上,不断套弄着刘启明那粗壮的肉棍,嘴里呜咽着幸福的哼声,他们相交结合部泛着淫靡的光泽,不断地发出啧啧的响声。
妻子一条腿被刘启明在背后揽在半空,性感的丝袜脚上淫荡的斜挂着一只高跟鞋,而妻子的另一只脚却用力的踩在我的下身,支撑着整个身体上下活动。

我微眯着双眼欣赏着这一幕,自己最亲密的爱侣,在自己老公的面前与别的男人做爱,巨大的屈辱感逐渐转变为变态的快感,淹没了来自下体的疼痛......

“啊!......啊!.....启明你好棒啊.....啊!比我老公强多了!他不是男人.....啊!啊!啊!.......”淫声浪语不绝于耳,看着妻子投入而享受的摸样,我深深的自卑着。

“嗯.....啊......起来吧...啊!....昊然...我知道你醒了......嗯.....”妻子一边用湿滑的私处套弄着刘启明的阴茎,一边妩媚妖娆的看着我。 nvwang.icu

“爬过来!昊然!你这没用的东西,过来舔我的小B!”妻子眉头微蹙,强忍着粗大阴茎的插入,挤出了一个严厉的声音,仿佛我的醒来极大的破坏了她的兴致一般。

我知趣的缓缓坐起来,把脸凑到妻子和启明的结合部,一股强烈的腥臊气味阵阵袭来,妻子那已经开始发黑的小穴上泛着大量白色的泡沫状物质,

刘启明粗大的肉棒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插入其中,尽情的享受着妻子私处温暖的包裹和湿滑的套弄,妻子每一次都抬得很高,又重重的落下,继而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沉闷的哼声。

“他最喜欢这样了....啊!..看我和别人上床..启明.....”妻子把头扭过去,张开嘴唇,和刘启明的舌头绞在一起,用右手抓住我的头发,猛的用力向她双腿之前拉去。

我整张脸被按到了他们淫邪的部位,有些液体已经触我的嘴唇,我忽然感觉到有一丝恶心,又有一丝屈辱,但想到妻子冷酷的眼神,我屈服了。我缓缓张开嘴,伸出舌头,舔在妻子的小穴上,拨弄着妻子敏感的阴核,妻子整个人突然一紧,“啊!啊!”的大叫起来,动作也更加迅速和剧烈,

nvwang.icu



甚至将两人交合的爱液溅到了我的脸上,我知道这样的刺激让她兴奋了,做爱的时候有另一个男人舔弄自己的阴蒂,而这个男人又是自己的老公,

这种感觉实在是世界上最有效果的催情剂。刘启明今天则显得温文尔雅,并没有让我引起多大反感,反而觉得自己的妻子被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操弄

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谁让我无能呢?总比酒吧里夜夜彷徨的那些来历不明的鸭要强得多,他很配合的享受着妻子的小穴,温柔的爱抚着她的双峰,

轻咬着她的耳垂,仿佛我不存在一样,至少,这样没有让我觉得尴尬。

也许是妻子动作的过于剧烈了,刘启明有些受不住了,突然他的大腿一紧,伴随着刘启明的闷哼,我唇边那插入在妻子阴道里的阴茎开始了剧烈的跳动,
  • 标签:让我(8837) 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妻子(640) 精液(3719) 享受(45) 口中(133) 启明(15)

    上一篇:我的丝袜舅妈

    下一篇:我当了情敌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