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足交吸精文

健一是最后一个走出活动室的。 今年,健一在K县立M高中入学,进入音乐部在那里遇到了白石千春。三年级的千春长着一副贵族的容貌,高雅而有点冷 感觉的所谓大小姐类型,高挑的身材,精緻的下巴微微上翘,永远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同时她的成绩极好,也 是音乐部的副部长,总之她像M俱乐部的女王大人一般的存在。那种是健一深深向往的憧憬。 那一年的11月,健一在部室里面发现了千春外套。早上,上学和活动室不用的物品及外套放置的人很多,连3年级的也 是放在那里。那个时候健一忽然发现在千春的衣柜格的门没锁,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把门打开,发现了一对薄薄的黑色 长筒丝袜。看着左右没人,健一大胆地把丝袜拿在手上,轻轻的抚摸着,那柔软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这双丝袜明显是千春 前辈穿过的,那里散发是淡淡的脚香味. 「那可是千春前辈穿过的啊。」对于有恋物癖的健一来说简直如获至宝,把它放在鼻子上狠狠的吸了一口……上课 铃响了,胆小的健一不敢把它偷偷取走,遗憾的放了回去。下午的课健一一直无精打彩,脑中不停的跑马,想像着千春前辈穿着黑丝的双腿,和闻着手上残留着淡淡的脚香味。 铃声一响,健一像回魂一样急急的往活动室跑去,心不在焉的在衣柜室附近徘徊,连平时交好的同学打招呼都显得心不 在焉的应答着,目光不时的落在衣柜室的门口……暂时,谁也不会发现,丝袜拿在手上。这是一双非常轻薄的丝袜 ,坐在空无一人的储物间里面,分健一不断幻想千春的那双修长的美腿,幻想着千春用她穿着这双黑丝的双腿帮他做性 爱的场面,那淡淡的脚香味另他的大脑迷醉。健一只觉得身下的阴茎变得越来越大,于是他急急的打裤子脱掉,露出与 他年纪不太相符的处男巨炮。坐在椅子上,用那一条黑丝紧紧的包裹住阴茎,上上下下的开始捋动起来,另一条黑丝被 他放在鼻和口上,不停的吸着残留的香味。脑里不停的幻想「终于被千春前辈包裹着了……好激动啊。」 转眼间,我们的男猪脚快到绝顶的时候,储物间的门突然打开了。一把熟悉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吓得男猪脚原本坚挺的巨炮马上缩了下去。「不会吓阳萎了吧……我下辈子的性福啊。」悲催的处男健一痛苦的想着。 「哎?你在干嘛?」 忘了取物品东西返回来千春,在经过储物间门口时听到里面发出的响声,好奇之下就看了这一幕,说不出话的健一睁大 着双眼看着眼前的梦中女神,嘴巴上一张一合,想说什幺又不知道说什幺来解释这荒唐的行为。 「啊,啊,这个,那个,呜,?」 「喂,你?啊,那是我的丝袜吗?你在做什幺!」 「那个,那个,对不起……」 「嗯,变态!」 「对不起。我不知不觉。情不自禁的。抱歉。抱歉。」 在拼命道歉的同时,可笑是健一的阴茎在丝袜的包裹下又如帐篷一般长大了。千春轻蔑地俯视着健一的丑态, 「呼……第一次看了这样的。好玩不。喂,敢这样做,到最后不敢让我看了?嘻嘻,再在我面前做一次。」 「诶?那,那样,对不起。请您原谅我这次。」 「不行!这样的事我想大家都想知道的吧?按照我说的话去做的话我就原谅你。喂,快点。」 意外的结果另到健一犹豫不决,扭扭捏捏的 「怎幺了?不会吗?」 「不····,不过>」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帮你的。」 「诶!啊,你说什幺?」 吃惊之下,慌张的健一想拿开阴茎上的丝袜,诡异的是,黑丝像生了根一样,紧紧的缠绕住他的小弟弟,与它容为一体 一般,拿都拿不走,那如丝的触感却令他鸡动不已。穿着校制短裙的千春在旁边蹲了下来,用一只纤手抓住了阴茎,用 另一只手包容他的阴囊然后开始开始快速的捋动挤压起来。千春的动作相当有技巧,原来内心害羞的猪哥健一只感到快 感连连,那可是比自已平时五姑娘式激烈多了,同时阴茎在千春的揉捋下暴涨起来,他想叫也不敢叫,只是满脸通红, 呼吸粗重起来,鼻口忍不住哼哼起来。看着这闭得难受的初哥,千春冷艳的容颜旱有的露出了媚笑。 「哎,很硬。怎幺样?舒服吗?什幺感觉?|」 「哈哈,啊,好。好……好舒服。好像……已经快要融化一般。啊,呜,好像被……千春前辈的那个熔化了。」 「呵呵,健一我真的会溶解了喔?做出这样的恶作剧被惩罚是理所当然的啊。」千春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手上发出淡淡的紫气,包围住健一的下体。 哎?好烫……下面好烫 是啊,先将你的粘糊糊的精液榨尽怎幺样?像你这样的变态的人,这样的惩罚最合适不是吗?啊,难度还要反过来奖励你吗? 「那,那种事情,我……啊,好舒服」健一的阴囊开始剧烈的收缩,龟头部份开始扩张,千春知道他要射精了健一我真的会溶解了喔?做出这样的恶作剧被惩罚是理所当然的啊。」千春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手上发出淡淡的紫气,包围住健一的下体。 哎?好烫……下面好烫 是啊,先将你的粘糊糊的精液榨尽怎幺样?像你这样的变态的人,这样的惩罚最合适不是吗?啊,难度还要反过来奖励你吗? 「那,那种事情,我……啊,好舒服」健一的阴囊开始剧烈的收缩,龟头部份开始扩张,千春知道他要射精了,捋动阴 茎的手改握为扶,握住阴囊的手指突然发力捏动。猪哥健一想不到在这发射的关头被千春突然袭击,痛得他脸孔扭曲大 呼起来,「啊……啊……啊」两粒蛋蛋仿佛要冲破皮肤而出,而阴囊薄薄的皮肤里两粒蛋蛋清淅可见。龟头的铃口 终于喷精而出,浓浓的精液不断打在丝袜里面,但奇怪的是,丝袜上好像有会吸收一样,一点湿润都没有透出来,只留 着浓浓的精液味道,健一在痛与爽的射精中回神过来,平时五姑娘时那射精量可没有那幺大,但今天却好像停不了,而 且全身的骨胳好像熔化一样,全身软化起来。在健一恢复意识之前,千春已经感受到那股与众不同的精液气息,虽然不 确定,但她转眼间已经做出了再试一试的主意,淡淡的紫气转眼消失不见,射精终于停了,健一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他 庆幸终于停止射精了,如果还停不了,他可能是第一个因打飞机而精尽人亡的悲催处男。他还没意识到出现这种情况是 千春所为。 「喂,醒醒……」 在千春的叫声中健一回过神来,只见包裹住下体的黑丝已经不见了,被千春稳稳的拿在手上,脸上满是嘲弄的笑容。 「健一真的好变态哦,难度真的那幺爽吗?」 「额……嗯……」猪哥健一被千春问得哑口无言,但还是承认了。 「你爽过了,但对你的惩罚还没完呢,你是不是很希望被穿着丝袜的我惩罚呢?」 「是……是的……额。」 「那就如你所愿。」说完,千春优雅的坐在桌子上,把包含了精液的黑丝放在嘴边,伸出嫩嫩的舌头舔弄起来,眼神迷 离的盯着猪哥健一,一双白嫩嫩的大腿慢慢张开,露出了里面小巧的黑色丁字内裤,另一只手伸进短裙里,指尖不时的 逗弄丁字裤里的神秘肉穴,神态极度挑逗。看着眼前这个梦中女神的淫荡动作,流着口水满脸猪哥样的健一,下体很无耻的又暴涨起来。 「果然没错,是难得一见的元阳之人,那与别不同的精液味道。哼,算你命大,不然早就将你榨干熔掉,变成我的养份」 「现在……先把他的身体改造一下,再慢慢的调校成我的奴隶。」千春转眼之间就定下了方案,望着猪哥一样的健一 连连冷笑。然后轻轻的踢掉双脚的高跟鞋子,露出一双洁白如玉的脚趾,趾甲上涂着艳丽的豆蔻红。 望着这双完美的脚趾,口水情不自禁的从口边流了出来,喉咙不时发出吞口水的响声。千春优雅的将沾着健一精液的长筒丝袜套在修长的美腿上,看着健一的猪样觉得好笑,就故意挑逗他。 「我说过对你惩罚还没完,你不是很喜欢我的脚吗?来,舔我的脚。」 健一如奉音伦,赶紧爬在千春的身前,如获至宝的捧起黑丝紧裹的修长玉腿,用手慢慢的抚摸着千春的足弓,脚趾,小 腿,那良好的触感和淡淡的脚香味令他觉得迷醉,忍不住将头靠近丝足,伸出舌头舔了起来,他舔得很细心,比老爹老 妈还亲,丝足都湿润了。千春闭上凤目,小嘴呢喃,显得很享受这种亲吻。猪哥健一偷偷瞧了一眼,精神头更足,但他 显然色心包天,不太满足只是亲吻千春的脚了,用手慢慢的往大腿深处抚摸过去。千春忽然睁开双眼,冷冷一笑,那冷艳一笑让千春转变成高高在上的女王。 「啪」的一声,健一毫无反应之下被千春一巴掌扇在地上。 「你这个变态的,谁让你放肆的,我让你摸吗?啊?」 说着,就弯下腰,揪起还在发朦的健一,「噼噼啪啪」的扇了起来,健一想脱身,但想不到千春的力气出奇的大,怎幺 也摆脱不了,扇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猪哥健一这下真的变猪头了,脸都肿了,鼻子流血,双眼都眯成一条缝。 「啪」健一仰面摔在地上,当他急不可耐要呼吸时,一只脚不合时宜的把他的嘴堵住了,还不时住他的口腔里插和绞动 ,弄得健一想吐也吐不出,只得用双手拼命的推开口中的丝足,玩弄够了,千春把脚从他的口中抽离,又仪态万千的坐回桌子上,搭了个交叉脚。 「喂,还在装?赶紧滚过来,把我的脚舔干净,脏死了。」冷笑看着还在干呕的健一道。 健一不敢怠慢,他怕稍慢一点又有什幺惩罚,反正打又打不过,都不知道她是不是吃了三聚青胺,力气那幺大。健一只 能无耐的又捧起让他欲仙欲死的丝足,卖力的舔了起来。舔着舔着,只感觉到下面的小健一有所异样,低头看了一下, 原来小健一被千春另外一只丝足裹住挑逗着,那种触感让小健一不安份的长大起来。 「哦……哦……」在千春高超的脚技下,健一爽得打摆起来,更卖力的舔弄,一寸一寸的往上舔去,当舔到大腿根部, 千春好像默许了他的行动,把双腿张开成M字型,看到那双大腿中间的神秘部位正透过窄窄的丁字裤渗出了透明的爱液,一滴滴的在大腿根部往下流,健一更疯狂的亲吻千春的神秘之处。 「嗯……嗯……哦……」得到了鼓励,健一把湿透的丁字裤轻轻拨到一边去,整个鲜嫩的阴唇暴露在健一面前,红 红涨涨的阴蒂极度诱人,阴唇口一张一张的流着爱液,饥饿无比。健一不顾得满脑子跑马,嘴唇与淫穴亲吻起来,舌头 更无师自通的往阴道里面钻探。在一声声动人浪叫声中,阴道里的爱液疯狂的灌入了健一口中,健一一点都不介意的吞 食下去,只觉得脑中迷迷糊糊,但身下的小健一却更加巨大。仿佛知道他的难受。千春把健一推开,用两只手指将诱人的嫩穴扳开。 「来,将你的往我中间插,变态的健一君,你的童贞,我收啦。」嘴里在含着另一只白嫩纤细的手指在出出入入,迷离 的眼睛像滴出水一样,口中喃喃道。健一流着口水呆呆的,像中了邪一样,挺着巨炮,难受得慢慢往千春中间的神秘之 地挺进。他完全没有留意的是,千春扳开的淫穴阴道壁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原本皱褶的肉壁,长出了无数好像肉虫般的 短触手,一摆一摆的,触手顶端吐出白白的不明液体,饿极一样。当健一将巨棒顶在穴口时,两片嫩唇逼不及待的张开咬龟头部位,阴道产生的吸力让阴茎毫不费力的滑进了深处。 「啊……」在阴道内的触手疯狂缠绕亲吻棒身下,爽得健一哼哈起来。完全不用他有所动作,触手争相将代表处男的 包皮褪下,吸附在肉棒上舔动起来,千春脸上带着邪邪的笑意,修长有力的双腿紧紧的夹住了健一不算强壮的腰身,自娱乐自乐的挺动起来。 「用力,用力,呜,好爽。」毕竟是处男,健一原本想好的各种犯罪动作还没来得及实施,小健一很不争气的举枪投降 ,十秒钟还不到,大股大股的处男精液不要钱的往千春要命的迷人穴里射进去。 「哦,好爽……好爽。」在接受健一的精液的同时,千春不断的吸收消化着他的精液,那种带着元阳之人的精液滋润着 千春的身体,白嫩的身体透着嫩嫩的粉红,大约射了十几息后,千春让肉壁内停止了绞榨,一点都不让那精液留出来, 她还需要小小时间还消化这补身处男精元。于是好像挑逗又好像嘲笑的对健一说:「十秒都不到,你也太那个了吧,哈哈。」 「那个……那个,前辈,我是第一次,对不起啊……」完会没有觉得异常的健一不知所措的说道,红润的肌肤开始变得有点仓白。留在阴道里的肉棒一点都没有缩小。 「你还行吗?呵呵。」完全消化了精液的千春满脸媚笑继续挑逗着他,她的双腿却离开了他的腰,搭在了他的双肩上,还不停的磨擦着他的猪脸,是真的猪脸啊,刚才揍的还没来的及消肿。 「行,怎幺不行,再来。」男人怎幺能说不行?做男人要挺好。受不了刺激的猪哥继续往里面不死不休的挺动。千春修 长黑丝双腿有力的夹住他的颈后部,帮助他用力的往自已的迷人想好的各种犯罪动作还没来得及实施,小健一很不争气的举枪投降 ,十秒钟还不到,大股大股的处男精液不要钱的往千春要命的迷人穴里射进去。 「哦,好爽……好爽。」在接受健一的精液的同时,千春不断的吸收消化着他的精液,那种带着元阳之人的精液滋润着 千春的身体,白嫩的身体透着嫩嫩的粉红,大约射了十几息后,千春让肉壁内停止了绞榨,一点都不让那精液留出来, 她还需要小小时间还消化这补身处男精元。于是好像挑逗又好像嘲笑的对健一说:「十秒都不到,你也太那个了吧,哈哈。」 「那个……那个,前辈,我是第一次,对不起啊……」完会没有觉得异常的健一不知所措的说道,红润的肌肤开始变得有点仓白。留在阴道里的肉棒一点都没有缩小。 「你还行吗?呵呵。」完全消化了精液的千春满脸媚笑继续挑逗着他,她的双腿却离开了他的腰,搭在了他的双肩上,还不停的磨擦着他的猪脸,是真的猪脸啊,刚才揍的还没来的及消肿。 「行,怎幺不行,再来。」男人怎幺能说不行?做男人要挺好。受不了刺激的猪哥继续往里面不死不休的挺动。千春修 长黑丝双腿有力的夹住他的颈后部,帮助他用力的往自已的迷人洞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在健一的视觉往下看,两片 阴唇被他的巨棒带动得一翻一翻,每次抽出都带出白色液体,淫艳之极。健一在抽插的同时觉得肉棒又逼又痒,原来阴 道里触手再一次发动攻击,这一次比之前更剧烈,触手头部吐出的不知明的液体浸泡渗透进阴茎内部,进入阴囊,腐蚀着两个睾丸,让它积蓄更多的精液。 「呜,好爽,再用力,再往里面顶。」 「前辈,我够用力了,你里面弄得我好麻,啊,好痒」 「哦……痒,就是要痒死你,再用力,你的棒棒还不够大,顶不到我的子宫,哦,让我来帮帮你。」说完,阴道紧紧夹 住棒身不让它动,阴道深处忽然长出一条尖刺,透过龟头铃口深深的探了进去,同时注射出一股催淫毒液,量很少,怕 他受不了一命呜呼,得不偿失。吸收了这股毒液,健一变得全身发青,阴囊涨大,肉棒变得更粗更大。 「这次定要将你一次性榨干」千春显然很满意肉棒的长度,于是放开了对它的限制。被淫毒毒过的健一,满眼通红的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一样往里面抽插。 「哦,给我,用力,啊……顶开了」千春的子宫口在被顶开的同时紧紧的吸住了他的龟头,一口口的吸吮着,阴壁的触手更加紧勒住阴茎,让阴茎产生更大的磨擦。 「嗬……嗬。」感受到内里变化,健一的精神更加迷离,脑中只想狠狠射一泡来解除他的麻痒感和胀痛感。 千春显然也快高潮了,她有力的双腿更加用力带动健一的身体往里推,在推动了十几下,千春不可思意的先达到了高潮 ,子宫内大量的毒液滚烫的喷洒在健一的龟头上,而产生的高温令健一也放开了关口,精液汹涌而出。一股股精纯的精 液打在了她的子宫内,被子宫不停吸收。在射出大量的精液后,健一变得清醒起来,但肉棒还在有完没完的喷射,他的身体变得瘦弱起来。 「怎幺……怎幺停不了的?」在觉得不对劲时,健一开始充满了恐惧。 「不首先榨干你,怎幺惩罚你呢?放心,死不了的,你放心射完最后一泡吧,咯咯……」 果然,在阴囊收缩后,射精也越来越少,直至无精可射时,千春放开了对他的控制。健一软软的躺倒在地上,大字型一 样,大口大口的呼吸,他确实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而千春坐在桌子上双腿保持着M字型,神情肃目,全身散发出淡淡的 紫气,显然在全力的消化体内的精元。不知过了多久,一股淡淡的香气进入了健一的鼻孔,他知道千春就在他的身边。 吸收了他全部精元后,千春更加冷艳动人。「喂,别装死了,你不是很喜欢我惩罚你吗?我以后一直那样惩罚你好不好?」 「前辈,我无力了,你放过我吧。」 「别说傻话了,我怎幺会伤害你呢?最开始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们要熔化在一起吗?你不喜欢我啦?」千春扮得楚楚可怜的样子。 「千春前辈,我很喜欢你,真的,我想和你交往,和你在一起。」健一在感情上真的是初哥的身边,像对待爱人一样,双手捧起他的脸,用红艳的性感的嘴唇亲吻起他的嘴唇,舌头闲熟而温 柔撬开牙齿,追逐起健一舌头,那源源不断带着腐蚀性的液体从健一的口腔进入他的身体里面,那修长紧致的黑丝美腿不安份的磨擦着身下的阴茎与阴囊。 「呜……唇分。前辈,我已经没什幺可射了。」 「我知道,但我只是要你的身体,你懂吗?还有,别再叫我千辈了,叫我千春小姐或者千春女王,知道吗?」 「我……我的身体?对了,为什幺我的全身骨头都好像软了呢?」 「咯咯……」千春媚态尽显,一下子跨坐在健一的身上,用下身的淫穴对准巨棒再一次坐下,肉壁内的触手再一次缠绕 住阴茎。女上男下的千春黑丝的双腿紧紧的夹实健一的腰身,穿着制服的上身压住了他的胸口,千春这一次并没有动, 但诡异的是从她身上发出浓浓的紫气,还越来越盛。原来她肉壁的触手顶端喷出浓浓的紫液,加上阴道内温度极高,将 液体雾化,进而加快进入健一体内,腐蚀他的骨肉,而腿上的黑丝竟然渐渐熔化成黑色的液体将健一除了头部的身体包裹起来。 「怎幺这样……怎幺,好痛,我的骨头……我……的肉,啊……」看着自已举起黑乎乎的手开始熔化的手,他痛苦的叫喊起来。 「咯咯咯……你叫都没用,这就是对你真正的惩罚,我不是说过要熔为一体的吗?咯咯咯……」 健一表面的身体渐渐缩小,那是被熔化的迹象,全身五脏六腑及骨肉被熔化得痛苦不堪,连没被熔化的头部也开始迷。 「我就这样离开人世吗?真倒霉啊,第一次破处之旅就变成这样子,唉……从小就倒霉,自小就双亲身故,爷爷又不喜欢我……只能自已打工上学……唉……」在胡思乱想之下,健一意识消失了。 「叮当……叮当……」「唉?这是哪里啊?我……我不是死掉了吗?唉?怎幺回事,那是上课的铃声呀。」健一 恢复了意识的一刹那,他发觉自已还活着,但他躺在地上,手上紧紧的抓住一双黑丝袜,嘴边口水流了一地。 「哎?作梦啊?」看看自已身体手脚,都好,都没事。呼,原来是作梦 「喂,你醒啦,你醒啦就赶紧把地洗干净,看你这个变态的。」 侧身看到千春婷婷玉立的站在一边,脸色冷艳,十足女王一样。 「啊?千春前辈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哼……」千春转身就走,那修长洁白的双腿踩着高跟鞋一步步往外走,「那双腿好美啊。」在走到门边时,她忽然转头对着猪哥样的健一妖媚的一笑。 「喂,把地洗干净以后记得把你手上的丝袜也洗干净,你这个变态的,这个星期天来我家,别忘了我们的契约。」说完不理口瞪目呆的健一,离开了储衣间。 「这……这到底是什幺啊?暗示?催眠术?为什幺?难到刚才的事是真的?」 健一彻底的混乱了,但他可以确定的是,千春并不是普通人,他已经是千春的奴隶了,看着胸口印章,健一又开始跑马了……            第2章 美由纪的裙子 门铃的声音响起,从午睡中被吵醒。在这个房间,身边只有狗粮和水,他发现自已被困在这里整整十天了。现在的门开着的,但不知道为什幺他没想过逃走,好像他真的习惯了过着狗一样的生活和身份。 「啊……为什幺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啊?」在自问的同时还是忍不住啃吃着身边的狗粮,那狗啃的样子真的是人贱不能移。(在这里隆重介绍一下,他不是 男猪健一,他的名字叫木村,在校大学生,有M向性格,同时也是第一个受害的男配角,在YY小说中貌似配角的命运都不咋样。) 镜头回到10天前,活动小组的学友在夜店里举办了学园祭的联欢会,当时在鬼佬凉茶的酒精刺激下他们开始了平时最爱玩的M系游戏,「您的卑劣模式」。 「女王陛下……请接受我们侍奉。」 「嗯。那就5号,8号过来,舔我的 nvwang.icu
  • 标签:看着(15381) 丝袜(8872) 阴茎(2689) 精液(3719) 触手(175) 双腿(350) 前辈(84) 阴囊(148)

    上一篇:月神完

    下一篇:暴力虐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