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骚伪娘和老婆伺候男主

一到了我的住处,我很自然的抱住陈猛继续索吻,他却敷衍了几下,要求我退下外衣,只留下胸罩、裤袜和马靴,我很自然的照办了。 他把我带到书房,咦,不知何时被他叫人放了一个发亮似镜面,四公尺长二公尺深与天花板同高的怪“衣柜”在其中一面墙前,这柜子只有两扇拉开用的门,奇怪的是接近天花板的地方开了一列列长方形的洞穴,如同栅栏。反正陈猛做什幺一向都出乎我意料,我也懒的问,跪下来就想舔屌。
“不不不……”陈猛挥手:“骚货,我要你跳艳舞!” 说着坐了下来,打开了音乐开关。
“登登登……”音乐声中,我只好莫名其妙的展着晃动肢体。因为完全没经验,我只好回想以前看过的三性片那些人妖扭动的样子,先把手往上伸互扣,接着半蹲下来开始晃动着淫臀,当然肥奶在扭动中像布丁一样的颤动,非常的淫靡。刚上乳环的乳头因为晃动振动而不断的出现刺痛的感觉,奇怪的是,我竟然在这种微微的痛楚中感到更加兴奋,小鸡巴站了起来,裤袜前档湿了一片。

nwxs5.com


我接着趴跪下来翘起淫臀,对陈猛眨着眼睛,一面把手指放到嘴里轻轻的舔舐,另一只手则轻轻搓揉自己的淫乳,当然不忘不断的变换姿势,让陈猛好好的观赏我的淫奶,肥臀和美腿……
我看着陈猛跨下逐渐鼓了起来,又得意又兴奋,更是忘我的做出叉开双腿站立,一手摇晃淫乳边伸舌舔舐,一手轻弹自己小鸡巴的淫样……
就这样表演了二十分钟,陈猛看来也兴奋到极点,明显他的裤头也被前列腺液沾湿了。他说:“小淫妇爬过来!”我立刻兴奋的跪下,像只发骚的母狗爬到他脚边。
陈猛轻柔的把我抱起来,坐在他身边。他竟然也没有多说什幺,只是抱着我闭眼不发一言。我全身发酥的被他抱着,感受到他厚实的胸肌和体味,又看了一下他阳刚的面孔,心中竟然出现了奇妙的感觉,比以前的异样感更激烈,似乎……
陈猛开口了:“洁儿你很乖啊,我问你,我比其他人更重要吗?”我立刻讨好的用奶子摩擦着他:“当然了,还用说吗”陈猛轻搓着我的淫乳:“比你父母更重要吗?”我想都不想就回答:“是啊,老公最大嘛!”
nvwang.icu

陈猛忽然露出一付深沉的笑容:“很好,你这句可别忘了,以后……或许可以让你来证实这件事!”我有点不知所措,只懂得不断舔着他的身体。
陈猛又说:“小淫妇你可知道为何我会找你玩吗?”“人家不知道……”“贱货,老子现在也不用瞒你,其实是有个特殊原因让老子早就想好好整你,只是你竟不知天高地厚当众骂我,又让老子看到你的淫贱本性,当然要好好的调教你这个贱妇!”
陈猛似乎知道沉沦在肉欲中的我已经不能回头,所以才说出这些。他把我拉去面对面坐在他腿上,捧着我的脸,说:“来,洁儿好好认真的回答我,你的回答会决定我对你的态度喔!”我轻嗲的说:“什幺事呀,那幺认真……”
  • 标签:都是(4029) 老公(892) 贱货(1449) 的说(918) 鸡巴(2898) 母猪(63) 婊子(107) 玉珍(3)

    上一篇:李小璐的脚奴

    下一篇:最羞辱的恋足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