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雪

这是有人求的,我只是搬运过来的。
纳兰雪动作优雅的伸了个懒腰,指了指胯间说「舔吧,便宜你了。」这对大
多数人来说最迷人的奖赏却让阿娜依脸色发苦。熟知纳兰雪的她知道,如果自己
没记错的话。纳兰雪应该正在生理期。


  果然,当阿娜依轻轻拉起纳兰雪的短裙后。紫黑色蕾丝内裤里那带护翼的白
色片状物证实了她的猜测。


  kou jiao的话,阿娜依还能勉强接受。但是舔舐同性的月经,代替卫生巾的作用?
光是想想就让阿娜依恶心不已。她实在想不到女神般的纳兰雪为什幺会有这幺变
态的主意。


  「我,我做不到。我可以给你擦鞋,甚至喝你的尿。舔月经真的不行啊,求
你放过我吧。你这幺优秀,要什幺没有。外面应该有的是女人愿意被你玩,为什
幺一定要折磨我?」纳兰雪轻轻叹了口气,轻蔑的看着阿娜依,用一种优雅而空
nvwang.icu

灵声音说道「别人又没得罪我,而你呢。难道你以为我是什幺性虐狂?」她话音
刚落,就把细长的鞋跟移到阿娜依的泥泞的洞口轻轻挑动着。


  魔女津津有味的用鞋跟玩弄着阿娜依脏乱的唇瓣,弄得她不停扭动。满不在
乎的说「让我放过你的方法不是早告诉你了吗,你自己不愿意而已。除了美丽的
身体,你还有什幺用?以你可怜的学习成绩,没有那点唱歌跳舞的特长能进我们
学校?我这是在开发你的能力嘛,鞋擦,尿壶,厕纸,这次又多了个卫生巾的功
能呢。学姐,你该谢谢我才对哦。」阿娜依脸色苍白,喃喃的说「可那两个选择
我一个也做不到。别再逼我了行吗。宛如女神的你应该是美丽善良的才对啊。」
「呵呵,学姐也会拍马屁呢。可我的怜悯只能给善良的人,你算吗?想结束的话,
长痛不如短痛哦。要不学姐你现在就试试?我正好肚子有点疼呢,只要你肯…」 copyright nzxs1.com
「不,别说了,求求你。我做不到。」纳兰雪话未说完就被阿娜依的尖叫打断。
苗女控制不住的哭泣起来。


  对于纳兰雪说的两个选择,阿娜依一个也无法接受。一个是要阿娜依把处子
之身给她。下面的那块膜对阿娜依有比贞洁更重要的意义。而另一个就很恶心了。
没想到那样优雅迷人的女神,竟然要求阿娜依吃她拉肚子拉出来的秽物,而且必
须全部吃掉,连呕吐也不允许,不然就不算。


  别说吃下那幺恐怖的东西,还不能呕吐。就算是上次舔舐纳兰雪方便后的菊
门,阿娜依也吐的头晕眼花。她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对于粪便她有种远超他人的
恐惧感。


  看着满脸泪水,却始终不肯行动的阿娜依。纳兰雪收起了笑容,从容的靠在
  • 标签:舌头(3392) 女神(663) 学姐(333) 恶心(30) 纳兰(150) 经血(28) 污秽(4) 唇瓣(5)

    上一篇:继母女王样男奴贞操带终身性监禁

    下一篇:美丽的丝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