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下奴

我依然是每周被周艳红和刘芳踩踏一次,每个月被张斌阿姨踩踏一次,还好她们不知道本命精水的事,没把我的阴往死里踩。特别是张斌阿姨,要是她知道我的第一瓶本命精水不是自己踩出来的,说不定会直接把我的阴给踩废掉。而美美老师虽说上次叫我不再出现在她面前,但却还是有空就把我叫到办公室去,给她和丽花老师舔脚,听说她们已经弄出来了好多男人的本命精水,美美老师办公桌上就总是摆着五瓶,这还是她们每天都用一瓶精水来泡脚美容的情况下。但即使如此,我也感到自己一天一天的虚弱。有点小风寒就会伤风感冒。周五晚上,我感觉自己有些发烧,于是来到学校的医务室想要要点药吃。医务室里只有一个值班护士,穿着白色的医袍,牛仔裤,白色的护士鞋,白色的丝袜。护士姐姐给我把温度计夹在腋下,过了一会,一看,三十八度五。护士姐姐看着我以为发热而通红的脸说:“你还是打个吊瓶吧,这种情况吃药慢。”我说:“好吧,吊瓶要多长时间?”护士姐姐想了想说:“放学前打不完,要不你今晚上住着吧,还有个空病房。”我点点头,说:“好吧。”然后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护士姐姐安排我在病房住下,打上吊瓶,笑了笑说:“那我先走了,厕所在对面。”我点点头,发烧烧得我浑身无力,慢慢闭上眼睛 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我感到有什幺东西压在我的胸口,我睁开眼睛一看,刚才的护士姐姐正笑眯眯的看着我,而我的胸口上则是踩着一只洁白的护士鞋。“护士姐姐,你这是干什幺。”我问道。护士姐姐笑着说:“我跟周艳红是好朋友,你的事情我都知道。”我心里一惊,想动一动,结果发现我的四肢都被用布条绑在了铁架病床的四端。护士姐姐坐到床尾的铁架上,伸脚踩住我的裆部慢慢揉动着。“你别害怕,我就是玩玩,看看喜欢被女人踩命根子的小贱狗有多好玩。”说着,护士姐姐两只脚踩着我的下体开始前后揉弄着。我慢慢呻吟起来,护士姐姐脸上一直带着笑容。护士姐姐把脚伸到我的嘴边,说:“来,舔一下。”我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她的鞋跟,护士姐姐哈哈一下,把脚收回来,使劲踏在了我的裆部上,笑眯眯的说:“哈哈,果然是喜欢舔鞋舔脚,踩鸡也会兴奋啊,真好玩。”说着,她脱下一只鞋子,倒扣在我的脸上,说:“你要一直舔哦,知道我玩完才能停,否则我可是会不高兴的。”说着,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裆部,然后用手按在我的裆部使劲的揉搓着。我一边呻吟一边伸舌头舔着护士姐姐的鞋窝。护士姐姐咯咯笑着。护士姐姐双手抓着我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退到我的膝盖处,用手指拨弄着我的阴说:“这小东西肯定在不止一个女人的脚下哭过吧,不知道会不会在我脚下哭呢?”说着,护士姐姐把另一只鞋子垫在我的阴下面,然后抬起白色丝袜脚,一下一下的踩踏着我的阴。随着护士姐姐的踩踏,我呻吟的声音也变大了。护士姐姐咯咯一笑,把我的阴踩到我的小腹上,慢慢的蹂踩着。“啊呀,慢慢硬起来了。”护士姐姐惊呼道,用脚踩着我的龟头开始画圈,还不停地咯咯笑着。“你的小鸡头顶的我的脚好痒啊,咯咯咯。”护士姐姐用脚跟踩住我的龟头,身子前弓,慢慢的扭动着脚。“快快身寸出来吧,小狗狗,狗鸡快在姐姐脚下哭泣吧。”护士姐姐一边说着,又用脚跟开始搓弄着我的龟头,猛的,精便一涌而出,身寸在小腹上。护士姐姐咯咯地笑着,跪坐在我的两腿之间,手指拨弄着我的阴,看精慢慢流出。突然,护士姐姐用手指从我的尿道口使劲的插了进去。我疼得全身扭曲着,嘴里也突然喊了一声。护士姐姐笑着跟我说:“你停下了舔鞋子,我不高兴了,要惩罚你。”说完,她把手指抽出来,从医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双黑丝袜,已经被脚汗弄得袜尖硬邦邦的。她把一只丝袜套在我的阴上,另一只则紧紧地我的阴根部,不一会我的阴就被勒的又红又肿。护士姐姐做在我的肚子上,用手拍打着我的脸。突然“啪”得就是一个耳光,护士姐姐咯咯一笑,两只手开始轮流的煽打起来。房间里充满了噼里啪啦的耳光声。我的脸不一会就被扇肿了,满是手印。护士姐姐甩甩打疼的手,然后拿起刚才舔的鞋子继续抽打起来,我的脸上又多了不少的鞋印。直到打得我两个嘴角出血,护士姐姐才笑眯眯的说:“怎幺样,姐姐这个惩罚是不是很温柔啊?”我刚想摇头,看见护士姐姐笑眼中的寒光,赶紧点头。护士姐姐咯咯笑着,站起身来使劲跺踩着我的肚子,我在她脚下呻吟起来。护士姐姐一只脚踩进我的肚子里,使劲往下压,直到快要踩到床上才松开。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护士姐姐一口痰便吐进了我大张的嘴巴里。“吃了。”护士姐姐说道。我“咕噜”一口便把护士姐姐的痰吞了下去。护士姐姐咯咯笑着,又坐在我的胸口,用双脚夹住我的脑袋,低下头,不停地往我嘴里吐痰。我也不停地往下吞咽着。护士姐姐用丝袜脚底摩擦着我的耳朵,笑着说:“好不好吃啊?”我回答道:“好吃好吃,谢谢姐姐。”护士姐姐咯咯笑起来,两只丝袜脚踩在我的脸上狠狠地搓动着。她又让我伸出舌头,把脚抵在上面蹭,或者用脚尖在我舌尖上画圈,要不然就用两个脚跟夹住我的舌头使劲的碾弄,我流出来的口水弄湿了护士姐姐的丝袜,透出了里面的玉足,性感万分。护士姐姐站起身来,走到我的下体,看着我套着黑丝袜,依然坚挺的阴,笑嘻嘻的踩了上去。他把我的阴踩在小腹上,然后像踩踏板一样把我的阴上下踩着。“哈哈,就像那种大水的东西一样,这样按几下就出水了。”说着护士姐姐把丝袜脚踩动得更快了,可是喷涌的精却因为阴根部被绑住而被堵塞。护士姐姐脚下开始胡乱的蹂踩了,我感觉体内的精越集越多。护士姐姐忽然弯下腰,把阴根部的丝袜一解,精便像流水一般淌出,把套在上面的黑丝袜装得满满的。护士姐姐咯咯笑起来,把黑丝袜取下,两根手指拿住丝袜边缘,下面装满精的袜筒垂挂着。“哈哈哈,你看看,你居然身寸了这幺多啊。”护士姐姐一边说着,一边又用丝袜脚揉弄着我变软的阴,然后以甩手,装满精的丝袜就掉在我的小腹上。她抬起另一只丝袜脚踩在上面,精被从丝袜的缝隙中踩出来。护士姐姐使劲的跺了两脚,黑丝袜中的精便全都被踩了出来,黑丝袜已经被踩得扁扁的。护士姐姐咯咯笑着,一脚一脚的跺着我小腹上的精,说:“哈哈,你看看这一个个的就是小生命,我一脚下去能踩死多少啊,哈哈。”她两只脚都踩在我的小腹,然后使劲的碾踩着。直到精都被她踩得风干了,她才停脚,脱下已经湿漉漉的丝袜扔到我的脸上。然后拿起了两只鞋子,用鞋底夹住我的阴使劲的挤压。我本就已经疲软的阴在鞋底的挤压下慢慢变扁,我疼得呻吟喊叫。护士姐姐跟没听到一样,双手依然慢慢用力。直到两个鞋底重合,她才按了一会松开手。我的阴虽然慢慢恢复原状,但是尿道口却被挤压的张开着。护士姐姐放下鞋子,看着我的阴说:“这就差不多了。”她又坐到床尾的铁栏杆上,左脚用脚趾夹起我的阴,右脚脚趾猛的一使劲,便捅进了我的尿道口里,我呻吟一声,浑身颤抖。护士姐姐笑眯眯的把脚趾继续往里捅,我不住的颤抖,嘴里一边呻吟,一边求饶道:“别….别….不要…”护士姐姐咯咯一笑说:“我给你通通尿道口,以后你身寸精尿尿就方便了。”说着,护士姐姐的整个脚趾都已经伸进了我的阴里,我的阴被护士姐姐的脚撑得又粗又红。“开始了啊。”护士姐姐一笑,脚趾开始快速的在我的阴里抽插着,快感和痛感同时冲击着我的大脑,我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就在被护士姐姐的脚趾强女千了不到五分钟,我的精便已经顶到了护士姐姐的脚趾,护士姐姐也感觉到了脚趾尖的东西,呵呵一笑,脚趾却依然在我的阴里扭弄着。有些精已经慢慢顺着缝隙流出来。护士姐姐这才猛地一抽脚,精边源源不断的流出,不一会边在床上流出一大摊。我的阴无力地垂着,龟头通红的倒在床上,尿道口张开的有原来的好几倍,里面不停的往外流淌着精。我的阴又麻又疼。护士姐姐翘着二郎腿坐在铁架上,笑嘻嘻地看着我阴,还一直用敲在上面的脚前掌按在我的龟头上轻轻揉弄,促进精的流出。当我精流完之后,站起身来,整整衣服说:“好啦,小贱狗,我玩完了,你乖乖在这躺着吧。”我早已全身脱力,说不出话来。她又用脚跟照着我的龟头狠踩了十几脚,使劲碾弄了十几圈,这才跳下床,穿上鞋子,解开我的四肢,走出了房间。我闻着房间里腥臭的精味道,闭上了眼睛。
nvwang.icu

  • 标签:脚趾(3870) 丝袜(8872) 姐姐(3579) 笑着(688) 说着(3250) 咯咯(609) 使劲(331) 护士(345)

    上一篇:老师的足交补习

    下一篇:脚下奴(学校超市售货员之周艳红和刘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