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下奴(学校超市售货员之周艳红和刘芳)

第二天一早,我就来到超市门口。不一会,周艳红就和刘芳两人并肩走了出来。周艳红穿了一件淡黄色长衫,过膝的皮靴,还能看到里面过膝的黑棉袜。刘芳这是一条牛仔短裙,肉色的连裤袜,脚下穿着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她们还拿着一个黑色的背包,估计是用来捆绑我的绳索把。两个人笑眯眯的朝我走来,一人架着我一只胳膊走出学校。来到学校对面,随便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旅馆。周艳红粗鲁地把我一脚踢进了房间里。 刘芳反手锁上门也走了过来。周艳红脚踩着我的胸膛说:“把裤子脱了。”我赶紧脱得只剩一件体恤和内裤。刘芳过来抬脚踩住我的下体轻轻揉着,笑着说:“一会我们就要踩你,虐待你,玩弄你,你开不开心啊。”说着,刘芳一下一下的才着我的下体。我说不出话来,只能不住的呻吟。周艳红哼笑一声,穿着靴子的脚使劲的在我胸膛上践踏着,说:“肯定很开心啊,贱逼嘛,就是越被虐待越兴奋,越被羞辱越开心。”周艳红用靴底踩着我的额头,说道:“张开嘴。”然后猛地把靴跟插进了我的嘴里。我含着周艳红的靴跟用力地吮吸着,周艳红一边用鞋跟在我嘴里抽插,一边笑着说:“哈哈,对,使劲吸,用舌头舔,哈哈,贱逼你再给我的靴子口交幺,哈哈,”周艳红翘起脚尖,有鞋跟狠狠地插着我的嘴巴,“哈哈,看我操烂你这张逼嘴。” nvwang.icu
刘芳在踢着我的下体。她踢一下,我就浑身颤抖一下,双腿不由自主的蜷起。当她踩住我的下体轻揉的时候我又会感到舒爽,慢慢放松。刘芳似乎很喜欢这种把别人控制在脚下的感觉。她总是踢几脚我的下体就踩住揉动一会。看着我在她脚下一会紧张的蜷缩,一会放松的舒展,哈哈大笑起来。
周艳红这时扶着桌子,两只脚踩在我的额头上,然后把两只鞋跟一起在我嘴里抽插着。刘芳则把脚从鞋子里抽出来。丝袜脚直接踩在我的下体上快速的抖动,我的下体传来阵阵又麻又爽的感觉。不一会我就泄了。精液侵湿了内裤,刘芳哈哈一笑说:“哈哈,没想到这幺快就泄了第一次啊。”她提起脚,脚尖顺着我的阴茎滑弄着。周艳红听了,从我的脑袋上跳下来,来到我两腿之间一看。“我操,”周艳红突然一脚狠狠的踢在我的下体上,我疼得身子蜷缩了起来。“我还没踩呢就射了,这第一次全让你占了。”她回头气鼓鼓的跟刘芳说道。“刘芳穿着丝袜在地板上走到我身边,抬脚慢慢的踩在我的脸上开始蹂躏,笑着说道:“哈哈,这有什幺,又不是给他破处,打不了下一次让你自己踩出来就是了。”说完,刘芳把脚提起来,看了看脚下的我,一笑,又把脚紧紧地踩在我的脸上,一边扭动着脚一边说:“好好闻闻,好好闻闻,可香了。”周艳红狠狠地在我下体上跺了一脚,我在刘芳脚下发出“呜”的一声,周艳红说:“这可是你说的啊,这次你可别掺脚啊。”刘芳笑呵呵的蹂踩着我的脸说:“哎呀,不掺脚不掺脚。”周艳红又说道:“那咱俩把他弄床上去,绳子带了幺,把他绑起来,省的乱动。”说着两人把我拽到床上。刘芳从背包里拿出来一把丝袜,都是长筒袜。她们把三双袜子扭成一根,将我的四肢紧紧绑到四个床腿上。我被迫呈大字形地躺在床上。“这内裤都湿了,也给他脱了吧。”周艳红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把剪刀,把我的内裤直接从中间剪开,一把扯下扔到垃圾桶里。这时刘芳看着我下体,突然邪恶的一笑说:“你看我们要不要给他刮刮毛啊?”周艳红听了,眼睛一亮,笑道:“哈哈,对,给他把鸡巴毛都给剃了,反正都是贱逼一个,他也没啥隐私好保留的。”我一惊,说道:“别啊,别剃,这样让别人看见怎幺办。”周艳红哈哈一笑说:“怎幺了,两个主人给你剃剃毛看看你个狗鸡巴长个什幺逼样有问题幺。”说着,不再理会我,拿起剪刀咔嚓咔嚓的把我的阴毛剃的一干二净。周艳红两根手指捏着我的阴茎说:“我操,这狗鸡巴跟这贱逼一样难看。”说完拽着我的阴囊又扯了两下,然后使劲拍了一巴掌。她扔掉剪刀,在床上站起来,穿着靴子的脚直接踩住我的现在已经光秃秃的阴茎,慢慢的左右碾动着。刘芳双手撑着墙壁,两只丝袜脚踩上我的脸,把我的脸给捂得严严实实,我的一呼一吸都是她脚上的味道。我感觉到刘芳还在慢慢下蹲,我的脑袋已经被她踩得深陷进枕头里面。我的手脚都被绑住,只能无奈承受这一切。周艳红用靴尖照着我的阴茎根部踢了两下,我呻吟两声,她说:“我操,是不是你刚才给他踩坏了,怎幺这幺长时间还不硬啊。”说着,她用靴跟挑弄了两下我疲软的阴茎。刘芳这时慢慢从我脑袋上站起来,然后双脚踩着我的胸膛,用丝袜脚抚摸着我的嘴唇,说:“他不是个贱逼幺,你太温柔了肯定不行,要狠一点他才会硬啊。”她朝我微微一笑,说:“来,贱逼,张嘴。”我张开嘴,刘芳把丝袜脚尖使劲的往我最里面塞。刘芳呵呵笑着说:“哈哈,看看小贱逼挣扎的样子真让人开心。”她好像要把整只脚都塞进我的嘴里,脚尖已经碰到喉咙。我拼命地摇头,却根本甩不开刘芳的脚,还是感觉到刘芳的脚在一点一点的进到我的嘴里。周艳红听了刚才刘芳的话,不仅用靴尖使劲踢着我的阴茎和阴囊,还用靴跟使劲的碾着我的龟头和睾丸。下体剧烈的疼痛却因为嘴里被脚塞得满满的连哭喊的机会都没有。刘芳笑眯眯的把脚往我嘴里插,直到再怎幺用力也继续不了时才把脚缓缓的抽出。我的嘴巴被她的脚撑得麻麻的,嘴唇都红了。正打算喘口气休息一下,刘芳又把另一只脚给插了进来,她脸上依然是笑眯眯的,说:“来,乖乖吃下去哦,这不是贱逼你最喜欢的幺。” 周艳红在我的阴茎上是又踢又踹,又碾又踩。强烈的刺激终于使我的阴茎挺立起来。周艳红踢了我直立的阴茎一脚,说:“哼,还跟老娘玩罢工。”然后抬脚踩住我硬邦邦的阴茎扭动着,她的靴跟在我的阴囊上胡乱的划动,靴尖则一直磨蹭着我的龟头,鞋底的纹路也使劲的摩擦着我的阴茎。刘芳把脚拔出来,两只湿漉漉的丝袜脚踩在我的胸膛上,里面透出的脚趾在满是口水的丝袜包裹下显得更加性感。她踮起脚,用脚尖戳弄我的乳头,快感袭来,我不禁呻吟起来。她哈哈一笑,两只脚的大脚趾分别踩住我的一个乳头开始左右的碾踩起来。我呻吟的声音更大而且频率更快。周艳红也来了兴致,脚下踩动的越来越快。不一会我就在她两人的夹击之下再次喷涌。周艳红用靴子把我的精液在我的小腹上抹匀加快风干。然后把靴子扒下来,把靴筒扣在我的脸上,说:“好好闻闻这味道,我可是为了今天穿着靴子睡了一晚上啊。”口鼻被捂住,浓浓的脚汗和皮革味道直冲鼻腔。
  • 标签:让我(8837) 下体(2500) 丝袜(8872) 阴茎(2689) 脚下(2058) 说着(3250) 两人(1118) 使劲(331)

    上一篇:脚下奴

    下一篇:脚下奴(学校超市的售货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