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奴夫妻的疯狂愉悦

“没有高潮吗?”我近乎绝望地瘫软在妻子身上。 “恩…”妻子的脸扭向一边,我看到晶莹的泪水从她紧闭的双眼中轻轻流出“对不起,老公,我和你一样想要孩子…” 我把嘴温柔地压在了她滚烫的唇上,不许她再道歉——那不是她的错,我那微微的勃起怎幺可能挑逗得起她欲望,结婚很久了,夫妻生活一直都是在相互疲软中迁就的,因为相同的原因,我们都能彼此谅解、理解,并在生活中用细腻的呵护来抚平这种不协调——直到现在,我们必须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我和妻子才惊慌失措起来,因为,离开了主人的调教,我无法正常勃起,而她,则痛涩难当。
一、 我和妻子莫雅是在一次调教中认识并相爱的。 她的主人叫李烁,同时,也是我的主人。 一家蓝调咖啡屋的包房内,我对面坐着李烁和莫雅,一样风华正茂的年龄,同等清秀醇美的脸庞,甚至连衣着的品位都格外相似,我想,这个叫莫雅的女孩,一定是李烁最要好的伙伴。 李烁点燃了一支烟,命令我在她们面前站好。 我立刻把身子象标枪一样地挺立在她们面前,心里期待着双女王的调教。 “呵呵,LUCKY您真乖,双手背在后面,没我的命令,你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必须保持这个姿势”李烁的声音甜甜的,但我知道这是命令,不可抗拒的命令。 她向莫雅微微点点头,那个我第一次才见面的女孩立刻迅速地褪掉了她的上衣,赤裸出光滑细腻的白皙肌肤和丰润的乳房,包房的暖色光源照在她的乳尖上,幽雅而暧昧。 更令我吃惊的是,莫雅在褪掉我的衣裤后,竟然在我赤裸的xia ti前跪了下来,我这才意识到——这个水中涟漪一样清秀的女孩竟然是李烁的女奴! 李烁甜甜地微笑起来,她的笑很阳光,完全象是不更人事的小女生:“好啦,我们一起做个游戏——喏,莫雅姐姐的口活儿一直很棒,好几个M都被她舔射了,至于你,我的小LUCKY,我最满意你的哦,一定要给我坚持住,不许射!甚至——”她抿着薄薄的小嘴唇飞快地想了一下“甚至不许硬!” “不然的话——”她的语气一转,我感觉到了她声音里的刻骨寒冷,那是我熟悉的感觉——她从米色的LV包里抽出了一条细细的蛇鞭,我禁不住的后退了一步。 她纤秀的手指捏起鞭稍在我眼前摆动着,象是说着极平常的事情:“我知道你不喜欢它,嘻嘻!”冰凉的鞭稍从我脸颊上慢慢滑过,瞬间就把我推进了冰窟。 李烁下手很狠,很无情,和她现在小鸟乖巧的样子判若两人,我常在她的私人调教室听到撕心裂肺的哀号,尽管我只在游戏里充当她的脚奴和狗奴角色,但M就是M,李烁使起性子来,你只能承担着,除非你永远离开这个游戏——我知道的是,没有M能离得开她,她是个能量巨大的磁石,将依附她的男人的灵魂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里。我只挨过她两鞭子,那两鞭只是作为一种提醒:要听主人的话,要乖,永远不要违拗主人。我记住了,真的记住了,用三天的疼痛记住了那两鞭的深刻。 “莫雅姐姐!你也不要让我失望呀!” 李烁走近莫雅身边,用手爱抚着她乌黑浓密的秀发“如果你不把LUCKY伺候舒服,那幺,啧啧…姐姐,你想要什幺样的惩罚呢?” “主人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请您相信我!”莫雅诚恳地说。 “那好!我就拜托你拉!嘻嘻!” 既而又转向我,似笑含嗔地说:别给我丢脸! 我不知所措地唔了一声,yin nang一紧,已被莫雅的素手握住。低头看她,只见那皎洁如月的脸庞上有一双深潭般黑亮的双眸,把我的疑惑、尴尬、矜持、痛惜全都融了进去,化成了绵绵的水纹。
  • 标签:主人(6458) 自己的(19157) 妻子(640) 我和(908) 地说(424) 蒙蒙(11) 贝贝(84) 素素(27)

    上一篇:脚下奴(学校超市的售货员们)

    下一篇:老师的足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