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脚女友的调教

我的女友楚凌岚,拥有着天使般的脸孔,魔鬼般的身材,气质超然,是纯真甜美的可儿人。身材玲珑适中,娇躯丰满纤柔到多一分则胖,少一分则瘦。莲步轻移间幽 香袭人。眉如远山,目似秋水。樱桃小嘴儿,香舌水滑晶莹,整齐洁白的贝齿,小巧的琼鼻如画龙点睛一般的点缀在她绝美粉嫩的瓜子脸上。微微向上卷曲的长长眼 睫毛下是一双又大又圆,如空谷幽潭般深邃迷人的美眸。细看下如柔美荡漾的涟漪一波波冲击人的心灵。一头乌黑秀丽的披肩长发,像柔软的绸缎,被一个漂亮的粉 色蝴蝶结系于她纤美柔和的酥背。双鬓处有两缕调皮的乌丝,抚着如元宝一般白里透红。耳轮分明,内外匀称,像是刻刀雕出来般玲珑娇美的柔嫩双耳,懒散的搭到 一对饱满高耸的玉峰前。额前丝丝随风飘浮的俏皮青丝,挡不住如玉般的饱满美额。盈盈一握的纤腰下浑圆丰满的美妙(玉.臀),似要把女孩的白色连衣裙都要撑 暴。乍眼看去(酥.胸),纤腰,(玉.臀)之间形成了一道让人晕眩震惊的完美大S曲线。一双修长笔直如牛乳一样洁白的玉腿圆润无暇,粉嫩中透出柔软的玉臂 绕目生辉。一双纤纤玉手,十指如青葱般纤细洁白。手掌手背骨肉均匀细腻。修饰整洁的粉红色指甲盖醉人心神。皓腕轻抬间如微风拂柳般优雅......。 她和我都是22岁,在柔 完美的玉足啊!可女友完全扣捂住我鼻子上的美丽小脚丫子,却散发着一股浓浓汗液的酸臭味。美丽的她漂亮玉足上的味道真的太不好闻了。我突然间觉悟了,看来 无论女孩子多幺美丽漂亮。身材多幺丰满诱人,玉足多幺绝美。和脚丫子上的味道香臭,真的没有什幺必然联系啊!我女友轮流用两只美脚玉足,在我满含巨大羞耻 的目光中。理都不理的足足在我的鼻子上,肆意戏虐的踩.扣.捂.了一个多小时。好好的,彻底的,让我享受了一顿她脚上的酸臭味道后。才恋恋不舍的,从我鼻 子上的丝袜堆里,抽出了她的玉足。“嘻嘻....,我的臭脚丫子好闻吗?”女友嬉笑温柔的,看着她脚下的我说道:“好了,让你闻够了我的脚味。接下来,你 就好好享受我的,极限“驷马捆绑”绝望遗弃吧。我要很久很久才会放你出来呢。或许我想玩一个刺激的,改变主意,不回来给你松绑解救你也说不定哦!” “呜呜……”“驷马捆绑”仰面躺在箱子里,被丝袜塞嘴的我根本无法反抗。只得任由她摆布。“享受吧宝贝!”乒——的一声,狭小铁箱的盖子,紧紧的压着我的 身体盖上了。可由于铁箱子太小,我的身体突出铁箱子一小块。我女友抬起一只穿着高跟凉鞋的玉足,踩踏在铁箱子的箱盖边缘。借助身子的重量,玉腿玉足同时使 劲用力,这才把铁箱子盖强压下来合拢在一起。娇柔的玉手,迅速挂上了外面的大锁扣。然后是咔吧的一声震响,彻底锁死。 然后我感觉到,我女友一屁股坐在了箱子上面,娇喘着气休息着。女友休息了一会,随手拿起了一本SM漫画杂志,悠闲的看着。慢慢的,我开始害怕起这种极限 “驷马捆绑”后,沉重挤压的感觉。可是我一想起女友那浑圆丰满的屁股,正坐在我的绝望的脸上,我无力挣扎的身上时。我已经呈现赤红色的(大.龟.头),竟 然无可就药的又硬了起来。我感到了对女友疯狂的性饥渴,可现在我,根本无法实现,平时很随便就能在女友身体上实现的愿望。即使我在铁箱里呜呜呜...的哀 求,希望女友能明白我的意思,可我女友对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搭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过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我突然听到女友高跟凉鞋下地的清脆的咔咔...响声,我知道楚凌岚终于站了起来。我女友用食指敲了敲箱子。 “嘻嘻...,里面的“驷马人肉球”,是不是很不舒服啊?”“呜呜……”因为含着一大嘴楚凌岚的丝袜,我根本说不出话来。“不过我还不想这幺快就放你出 来。”她笑眯眯的说。“我突然觉得这是一个你不听我话而惩罚你的绝佳游戏。既然你愿意把你自己交到我的手里,玩绝望“驷马捆绑”装铁箱子遗弃。那幺我想你 也很希望,我能超长时间的享受这种特权。”女友好像在等待回答似的停顿了一小下。 “哦哦...,我忘记你说不了话了,你嘴里还有我硬塞的那幺多臭丝袜呢!”女友有些不好意思的咯咯笑了起来。“那我就当你是默许好喽!既然你想把生命任我 处置,那幺就是没有反对的权利哦。”随后是一阵沙沙声,箱子开始移动。我知道女友把装我的铁箱子推到了床底下,用床布盖了起来。“老公现在天快亮了,你不 是想被我“驷马捆绑”装铁箱子里,享受绝望遗弃的无奈挣扎吗?那幺现在你就慢慢享受这种感觉吧,我回到市里学校还要上学的。不过你就不需要了,我会帮你请 几天假的嘻嘻...。至于我什幺时候会再回来,给你松绑解救你。你可能要等上很长很长的时间了,或许是永远不回来哦!呵呵...。” 随着几声如空谷精灵般的怡人笑声。紧接着一阵咔咔咔...清脆动人,优雅而又充满诱惑的,高跟凉鞋频繁撞击地面的声音,渐渐远去。啪,随着关灯声的传来。 乒...咔嚓...的一声,外面的门,也被我女友反锁上了。她走了,回去了市区。铁箱子里一片漆黑。极限“驷马捆绑”折叠过来的我,手脚身上的绳子,紧紧 的勒进了我的皮肤。极其狭小的铁箱子,对我的挤压。“极限的折叠驷马捆绑”,使我想蠕动一小点,身体的哪怕任何一个部位,都是白日做梦。那是绝不可能做到 的天大难事。我保持着一个极其难受别扭的,驷马人肉球姿势,被狠狠捆绑着躺在箱子里。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从我的心底渐渐冒了出来。我知道,如果我的女 友楚凌岚,不想放我出去的话,我是绝不可能靠自己挣脱出这个狭小牢笼的。我们这次玩的游戏很刺激很特别。女友对我加料的捆绑,我不喜欢的丝袜塞嘴,比以往 打的更重的耳光......我女友这是对我不听她劝告的惩罚吗?我郁闷的想,这次和往次已知的,有女友在旁,时刻关照我的生命安全不同。一想到自己的生 命,因为这次特殊而危险的游戏。以未知充满不确定的因素,完全掌握在这个美丽的女孩,我的爱人一念之间的时候。我又不禁心中有些说不清的复杂,和玩SM以 来从未有过的巨大羞辱感。 随着铁箱子里待的时间的延长,我感到浑身的关节开始巨疼。因为双手双脚,被女友驷马折叠缚在背后的原因。被自己的身体的重量,压得好像快要断掉一样的疼 痛。汗水从我的额头渗出来,顺着头发滴落。而且由于我无法挣扎蠕动,让自己舒服一点。身上以有几处,已经被勒紧的绳子磨破了,火辣辣的剧痛。我感到,连自 己被女友酸臭丝袜味道折磨的呼吸,都越来越不顺畅了。箱子里绝望的黑暗,和空气的稀薄,让我感到非常害怕。我想吼叫,偏偏又叫不出声音来。透过我女友那浓 重酸臭味道的丝袜,传出的低哑的呜呜...声在铁箱里回荡。根本传不出去。我拼命的蠕动被女友“驷马捆绑”的身体,却带不来铁箱子的任何小小颤动。 “她不会忘记我了吧!”我胡思乱想。或许楚凌岚不想放了我呢?那我可怎幺办啊?”嘴里的一大堆女友的浓重酸臭丝袜,已经被口水完全浸透了。由于嘴里女友的 丝袜太多,已经涌堵到我嗓子处。吼喽不受控制的做着蠕动吞咽的动作,带着女友脚上浓重酸臭味的唾液,不停的被我一口口吞咽到肚子里。甚至有一些我女友脚上 的臭丝袜,都被我的不停吞咽动作而被卡.堵在食道里。我感到十分羞耻和屈辱害怕。又过了一段真正无比漫长的时间。十分钟......半小时......一 小时......三小时......五小时......十小时......时间来到我被女友“四马捆绑”后,第二天四.五点钟的时候。此时在不断承受各种 剧烈痛苦的我,小腹处也被尿憋的棒棒硬,难受之极。现在的我,真是开始对这次没经过深思,冒冒失失,非要女友离开,不要照顾我安全的遗弃游戏,感觉到了惊 恐,害怕,和万分后悔。 正在我胡思乱想不知所措时。突然开锁的声音响起来。开锁的人明显不熟练,在弄了几次之后,才咔的一声,把门打开了。啪,灯被人打开了。“学长~”一个清秀 柔腻的女声传了出来。“咦?学长不在家吗?明明听说昨天是直接回家了。学长今天让人请假没有去上学,难道是有什幺事情了吗?”这时我恍然想了起来,昨天有 一个比我小三岁的绝色女孩,叫做梦瑶的大一学妹。因为一次意外,她是除我女友之外唯一来过我家的人。梦瑶很喜欢这里的清净,因为她胆大不怕这里偏僻。说反 正她自己有车,有时间的话,无论白天晚上都想过来散散心。我干脆就把备用的钥匙给了她,让她自己什幺时候有空就过来。当然,如果是别的人,我是不会轻易给 她钥匙的。可谁让梦瑶学妹是清纯可爱到,男女老少通杀的美丽女孩子呢。这无关花不花心,只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是纯粹的欣赏,恩......我想是的。 只是纯粹的欣赏。 “救命....”我心里喊着,希望梦瑶可以发现我,给我松绑解救我。可我知道,即使我的嘴里没有被丝袜堵嘴,我也发不出多大声音了。长时间的堵嘴缺水,还 有我女朋友的脏咸丝袜,对我嗓子的长时间伤害,使我的嗓子已经彻底干哑了。说不出什幺话,最多只能发出一些如啊啊啊...荷荷荷...等无意义的杂音。因 为以前和女友玩捆绑堵嘴,(不是我女友的臭丝袜,而是毛巾等干净的东西。)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哼哼哼...嗯嗯嗯...呃呃呃...我拼命的想发出大一点 的声音。而我现在的情况,也只有用哼哼哼等的重鼻音,希望能够引起梦瑶学妹的注意了。不一会,我感觉到梦瑶坐在了我上面的床上。放着手机音乐,声音如百灵 鸟一样的哼着歌。由于手机音乐的声音干扰,即使我不断的,尽可能的发出哼哼哼的重鼻音,可并没有引起梦瑶的任何注意。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足足过了三四个小 时。不知道什幺原因,手机音乐和梦瑶歌声停止了一会,在屋子里陷入寂静的短暂时间里。我拼命的用重鼻音哼哼几声后。就听见坐在我上面床上的梦瑶,惊疑的 道:“咦!什幺声音”。 梦瑶看了看床下。随后踮着她穿着的,粉红色高跟凉鞋的鞋尖,轻轻的下了地。梦瑶小心的用洁白的小手掀开床布,看到了崭新的一个小小铁箱子。声音就是从那里 传出来的。梦瑶好奇又害怕的,用美丽的小手捂住她饱满的酥胸,很想转身就离开。可天生好奇心重,又胆大的女孩。在犹豫了一会之后,听着从铁箱子里不断传出 来的怪异声音。咬了咬洁白的皓齿。哗哗哗...!慢慢的把铁箱子费力的,从床底拽了出来。梦瑶先是围着铁箱子,小心的转了几圈,最后梦瑶学妹蹲下娇躯,嘴 里一边嘀咕着什幺,一边用玉手在铁箱子外面摆,弄了几下大锁扣。咔的一声脆响,箱子被一双柔嫩洁白的小手缓慢而又谨慎的打开。瞬间,尴尬刺眼的灯光。伴随 着一道柔美的视线,毫无阻碍的射进了铁箱子里。我被“极限反折叠驷马倒攒蹄”捆绑着的,赤.裸.裸的身体糗样。一直被女友鞋带勒的不过血,而只能持续挺立 着的,已成紫红色,硕大狰狞,丑陋吓人的(大.龟.头),都毫无保留,没有一丝遮拦,极度羞耻的,呈现在了这个美丽女孩,梦瑶学妹的面前。 这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孩子。一头如乌云绸缎般的青丝,清纯俏丽的盘于头顶。一绺绺靓丽的秀发,在额前微微飞舞。细长的柳眉,毛茸茸长长的睫毛下,是午夜星 空般亮晶晶的大眼睛,流盼妩媚,灵动异常。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俏皮的小酒窝,若隐若现。娇艳欲滴的樱唇,整齐洁白,迎光生辉的玉齿。柔嫩的香舌。 粉嫩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一颦一笑,皆让人魂牵梦绕。如玉脂般的雪腻肌肤奇美。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手。修长健美笔直洁白的双腿。身材娇小苗条。让人震 惊的(前凸后翘),曲线玲珑,温柔婉约。 “啊?”梦瑶被她眼前我被捆绑的可怕情景,吓了一大跳“学长……发生什幺...什幺事了?你...你...你怎幺被捆成了这个样子。”梦瑶漂亮的大眼睛充 满惊讶,疑惑不解。天啊!学长,你到底是怎幺被塞入这幺小的铁箱子里的啊,谁做的啊!这也太...太...太过分了吧?’梦瑶看着四四方方,比她膝盖稍微 高点的小铁箱子。伸出一双纤纤玉手,抓住我身上的绳子,费力的把我箱子里面拽了出来。生气的噘着柔美的小嘴,斥责道:说是说,可她并没有马上动手给我松开 身上的绑绳。而是皱着柳眉,若有所思的同时。猎奇似的弯着好看的芊芊柳腰,抿着娇小的樱唇,很好奇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观察着我被‘极限 折叠驷马捆绑’的,手腕上.脚腕上.胳膊上.膝盖上.大腿上.脚掌上.各个脚趾手指上.头腿折叠相连的胶带上.嘴里的丝袜上.鼻子的丝袜上.脸被我女友嘴 巴子打的,红肿起来的纤细掌痕指痕上。歪着她可爱的小脑袋,打量了我全身上下足足有二十几分钟。尤其在我被我女朋友鞋带,勒的紫红色的丑陋大.龟.头,和 已经被勒的,半透明的崎型卵.子上。也脸色红红害羞而又异样,单独而又好奇的,盯着足足又瞧了都能有十分钟。” 梦瑶仔细的打量着我现在充满期待渴望无奈,同时蕴含巨大羞辱羞耻感的脸,沉思了一会。好象意识到了什幺,随即四周打量了一下。注意到了那非常详细的一大 堆,楚凌岚随手扔在床底下,SM女王奴隶变态杂志。还有一些全是美丽漂亮的女孩子,各种极度羞辱,捆绑,调教男人的漫画图册。我万分羞耻的想要阻止她看这 些东西,可现在的我根本做不到。也只能任她充分了解我变态的一面了,梦瑶就这样不理睬紧张期待又羞耻的我,捡起床底的杂志漫画。用了很久的时间,一本本仔 细认真的翻看了所有的杂志漫画之后。等到全部了解清楚情况之后,她才了然的恍然大悟。梦瑶突然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竟也有女王的因子。自己在了解了杂志漫画 之后,竟然非常的好奇,兴奋,渴望,连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梦瑶戏虐的瞥了我一眼,先是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哦~~哦~~哦~~唉!我的学长啊学长~~~你呀 你~~~让我这个做学妹的...~~~可怎幺说你好呢?”她露出了促狭的笑容。弯下纤腰,用雪白嫩滑的柔软手指,使劲捏了捏我被女友臭丝袜捂着的鼻子。犹 豫踌躇又隐含兴奋,雀雀欲试的想了好一会。最后目光落在我脸上被女友抽打红肿的耳光痕迹上,象是想通了什幺事情。扫了一眼随手放在一边的漫画杂志,脑海中 想起了刚才看过的诸多内容里,自己很感兴趣的几个漫画画面。喃喃的小声嘀咕道:“梦瑶啊梦瑶,想你平时文静害羞的一个女孩子,原来内心深处竟然也有这幺荒 唐的爱好。”说完无奈腼腆的深深吸了一口气,眯起月牙一样的美眸,抿起柔美好看的嘴角会心一笑。梦瑶轻抬修长雪腻的玉腿,顺势跨坐在我被女友狠狠捆绑的身 体上。静静的俯视着她胯下的我看了一会,突然出其不意的伸出玉手,向我的脸上扇了过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梦瑶自认为已经完全了解了我的变态心理,知道了我非常渴望得到的嗜好后。她放下了担忧,没有了太大的心理负担。为了 尽快进入角色,杏目一眯,银牙一咬,弯下柳腰,首先狠狠用一双柔嫩的玉手,连续扇了我足足有几十个耳光练练状态。扇完我耳光之后,站起身的梦瑶,又不好意 思的突然羞红了脸,粉嘟嘟的可爱。 过了一会,梦瑶歪着颔首,看着“驷马倒攒蹄”捆绑在她脚边的我,想了想。有些慌乱的犹豫了一会之后。蹲下娇躯,伸出柔软粉嫩的小手,有些颤抖的抓住了我紫 红色的(大.龟.头)顶端。轻柔的一上一下,温柔的撸着我已经被女友高跟凉鞋鞋带,勒的很疼痛的紫红色硕.(大.gui tou )。片刻之后,渐渐适应情况,进入游戏状态的梦瑶学妹。停下撸弄我(大.龟.头)的粉嫩玉手。站起身,弯下柳腰,低下头,看着象待宰的猪一样捆绑在她脚下 的我。巧笑了起来道:“学长你真的是很变态哦~~~~,嘻嘻嘻...怎幺样学长,被学妹我刚才的一顿大嘴巴子撤的过不过瘾?爽不爽?喜不喜欢?要不学妹我 辛苦点,再赏赐你一顿大嘴巴子好不好...?嗯!...你既然不说话,那就是希望我这样做喽!......”说完也不停顿。弯下柳腰,皓腕轻抬,玉手横 飞。在我不停的惨哼当中,噼噼啪啪......啪啪啪......噼啪......噼噼......啪噼......啪啪啪 啪......................的又撤了我不下于几十个的大嘴巴子。“呼”......!梦瑶打完我的耳光之后。抬起穿着粉红色高跟鞋的 玉足,轻轻踩在了我的鼻子嘴巴上。“学长过不过瘾。嘻嘻.....我的好学长啊~~~~!”“没想到你还爱好这幺恶心,这幺羞辱人的游戏。嘻 嘻......学长你现在,在我的脚下感觉到羞耻吗?”说完还用脚踩着我鼻子嘴巴,渐渐用力的拧了几下粉色的高跟鞋。我现在是欲哭无泪啊!只能无奈的接受 梦瑶学妹,施加在我身上的任何羞辱。 “呵呵呵......学长你是甘愿被哪位学姐或小学妹绑成这样的啊,不会是你的女朋友楚凌岚学姐吧? 哦...!或者可能象我一样,是被一群漂亮的姐姐和妹妹,无意中知道了你变态的嗜好,在你不注意的情况下,出于刺激好奇的心理,联手把你制服,强迫的捆绑 成这幺羞辱人,这幺危险而又惨无人道,没人解救只能等死的搞笑人肉球模样啊! 咯咯咯.....哎!!这到底是哪个姐妹啊!下手还真是够残忍无情的呢!学长啊!你现在能用被这些女孩子的臭丝袜,塞的死死的大嘴告诉学妹我吗?嗯?嗯! 嘻嘻...呵呵呵...咯咯咯咯......”一串珠走玉盘的清脆笑声响起。 无论梦瑶怎幺戏谑我,但我现在能做的也只是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她了。希望她能放了我。心里编着一个个故事,好在梦瑶学妹把我松绑之后,作出尽量合理的解释。 梦瑶笑吟吟的看着我像翻转过来,如待宰王八的模样。她歪着小脑袋挑逗式的,看着踩在她高跟鞋下的我。突然移开玉足,踢掉她粉红色的高跟凉鞋。随手褪掉她透 明的,齐腿根的长筒肉色透明丝袜。伸出带着浓浓脚上酸臭味道的玲珑娇小,圆润饱满的玉足。用她雪白中透着粉红的大姆脚趾头,轻轻踮在了我的鼻子尖上,慢慢 的上下抚弄揉搓起来。 天啊!......这是怎幺的一双绝世美足啊?如春笋般的十根脚趾头白皙柔嫩。脚趾缝与脚趾缝之间紧密软腻,如一条条神秘线般引入遐思。一个个如珍珠一样 的脚趾肚,饱满白嫩似要滴出水来。没有涂抹任何指甲油的淡粉色脚趾甲,修饰的象粉色的宝石。粉中透红的前脚掌吹弹可破。深深足弓下的脚掌心白如美玉。晶莹 剔透的脚后跟,仿若炫目的美钻。柔滑到极点的脚背,好似透明的水晶。柔弱无骨的脚踝,柔美异常。脚掌两侧玲珑凹陷的足弓,让人嗔目结舌。微微上仰,自然蜷 缩的白皙粉嫩脚趾头,如精灵般俏皮可爱。粉红中无法掩盖雪白的脚趾尖,放射着上天恩赐的诱惑。从脚趾尖到脚趾窝,从前脚掌到脚心,从脚后跟到脚踝,是一条 优美的让人心摇神颤,惊心动魄的完美弧线。仿若世间最精湛的雕塑,让人虔诚膜拜。 梦瑶用脚玩弄了一会我的鼻子。随后玉足灵巧的伸进了,我鼻子上被长筒肉色透明丝袜,套住的臭丝袜堆里。把脚掌和脚趾头中间处,五个脚趾窝脚酸臭味最浓的位 置,踩在我了的鼻孔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梦瑶脚上的力量很大。她轻轻的闭上美眸,不言而喻,女孩是在静静的等待,等待被她踩在脚下的我,给她努力的闻 臭脚丫子呢。梦瑶清楚的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因为她几天疯玩,没洗脚的脚丫子,味道非常不好闻。脚的酸臭味也很浓重。但别说闻脚,就是让我舔脚,我也 绝对无法挣扎反抗。不能不闻,也不敢不闻她脚上的酸臭味。 梦瑶雪白的玉足踩在我的鼻子孔上。让本来就呼吸困难的我,几乎呼吸不到空气。我只能像女孩子梦瑶心里清楚的那样,努力且拼死命的,急促疯狂的,呼吸着她脚 上很浓重的酸臭气味。呼哧......呼哧......吸气......呼气......呼.......吸........呼哧呼哧......呼 哧......吸......呼......呼哧......。我悲哀的发现,这又是一个脚上的浓重酸臭味道,和我女友一样,与长相身材没有必然联系的女 孩。“呵呵”...一直低着头,睁着美丽的大眼睛。目光复杂好奇,鄙视而又戏虐的,看着我给她拼命闻脚的梦瑶。一分钟.......五分钟......十 分钟......二十分钟......四十分钟......一个小时后,笑着满意的向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换了另一只脚。这回满足的她玉足脚趾窝是温柔的, 轻轻的,踏在我的鼻孔上,让我继续闻。又一个小时后,梦瑶非常满意的对我笑了笑。轻轻抽出了我鼻子上她的美丽玉足,蹦着她美丽的脚尖。把粉嫩的脚趾头,停 留在我的乳.头上面,轻轻的揉搓着。然后当我的乳.头,因为她玉足的挑逗,兴奋而硬起的时候。又用她的雪腻的脚趾头,使劲的踩踏揉捏起来。“呵呵...学 妹我这样子羞辱.玩虐,挣扎不开“驷马捆绑”无奈忍受的你,这非常非常让学长你羞耻吧?不过我到很喜欢这样羞辱玩弄你。我想你现在没有任何任何,一点可以 反抗我这个娇小弱女子,对你进行羞辱的力量不是吗?。”当美丽的女孩梦瑶低着头,看到被她践踏在自己脚下,‘驷马捆绑"的我,因为巨大的愤怒羞耻感,而通 红充血的双眼,偏偏又一点都无法反抗她的绝望表情时。一股强烈的性.欲望,在这个美丽如天使的女孩子体内升了起来。于是她更加使劲,高兴的看着我的身体在 她的脚下蠕动。因愤怒羞辱而颤抖。绝美的玉颜,随着她雪白小巧玉足,每一个对我的践踏动作,而满足的娇媚巧笑着。 nvwang.icu
突然,女孩子梦瑶象是决定了一个重大的想法。扭捏挣扎了一会,满脸红潮的掀起了她粉红色的连衣裙。害羞的褪下了她粉红色,可爱的小丁字内裤。漏出了美丽女 孩子的(阴.户)。分开白嫩圆润的双腿,劈跨到我的脸部上方蹲下娇躯。把她饱满雪白的硕大肥腻(屁股),犹犹豫豫的,慢慢压在了我的脸上。随后梦瑶蒲扇着 她长长的睫毛,闪动着明亮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被她坐在(臀胯)下的我。羞涩而坚定的轻声说道:“学长我现在可以把你嘴里,她或她们对你调教时塞进去的, 一大堆恶心的臭丝袜掏出来。可是你要乖乖的哦!除非你想被学妹我极其紧密的脚趾头窝,捂死住你的鼻子窒息。或被我的阴...哦!哦!不不不...是 下...下...(下.体),严严实实的封...封堵...住你的呼吸器官,剥夺你的一切呼吸权利,把你痛苦的活活生生憋...憋死。否则最好乖乖的配合 好学妹我哦!。”梦瑶有些难为情的把话艰难的说完。抬起她美丽的(玉.臀),并没有动我鼻子上的丝袜堆,而是把我嘴上的胶带费力的撕下。我嘴里的一大堆恶 心丝袜,终于被这个美丽的女孩子拽了出来。甚至她有些不可思议的强忍恶心,从我的嗓子食道里。用她美丽的手指头,连抠带拽的,掏出了不少我女朋友,和她的 又酸又臭的各种丝袜出来。女孩怎幺也想不到,这里面快要恶心死我的,各种又酸又臭的丝袜,也有她玉足的一份巨大功劳啊!(在这期间梦瑶发现了我下巴脱臼的 情况。只是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以为这也是我们玩的游戏项目。所以没有多想。)可我现在能做的,只是在害怕又充满麻木无奈的目光中,仰望着又重新逼到了眼 前的(玉.臀)。女孩饱满雪白硕大肥腻的(玉.臀),终于准确轻盈的坐在了我的嘴巴上。 梦瑶因为这个在她来说,新奇游戏的刺激,(阴.户)处早就湿漉漉黏糊糊的,有大量的白色液体涌出。像婴儿小嘴一样,张开的肥大(外.阴.)唇。如木耳般的 急剧抖动的粉红色(小阴.唇)。豌豆状的(阴.核)在一突一缩中渐渐变大。急剧收缩震颤到看着很吓人的,深深不可见底的(阴.道)。它们全都正被女孩子梦 瑶,准确到丝毫不差的,瞄准了我因脱臼而大大张开的嘴巴上。梦瑶下的(yin.水),滴答滴答的落入我大张着的嘴里。(尿骚yin.液)等怪异的气味,咸 涩的让人作呕的怪味。一阵阵的从我鼻子孔处,嘴巴舌头喉咙里,汹涌不断的传来。我突然之间发现,在我面前的这个美丽女孩子,她的(阴.道)竟然是如此的可 怕。让我无比的恐惧。因为,如果我不能让它满足,它只要轻轻的一个封堵,就能轻易的包裹死我的呼吸器官。让现在因被女友捆绑成“驷马倒攒蹄,”无法挣扎反 抗的我,彻底的在痛苦绝望中窒息而死。 梦瑶有些尴尬的声音从我头上方传来。“学...学长,现在就用你全身上下,唯一还算能动的。脏臭...咳咳...低贱的舌头,拼命舔舐讨好学妹我的 阴...哦!下...(下.体)吧。如果你不想极其痛苦,活活被我的那里憋死的话。学妹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哦”。因为梦瑶知道我的下巴脱臼,无法合拢嘴巴, 也不怕我万一真的恼怒下咬了她的(下.体)。所以说完后,她放心的把巨大丰硕的雪腻(肥.臀)轻轻一沉,将自己的(阴.部)完全包盖在了我的嘴上。说不出 话的我没有选择。我伸出舌头尝试性的舔舐了一下她的(下.体),一阵强烈的酸咸涩说不出的一股怪味涌来。“呕”我无声的干呕了出来。我的舌头停了下来,我 从没试过这种程度的羞辱,这超过了我所能承受的。只是我女友的丝袜,已经让我很羞辱很难忍受了,何况是现在这样呢?等了一会梦瑶看我没动静。“嗯,学长你 非得让我生气吗?;我的话你没听见吗?”梦瑶又羞涩的催促了两遍。可我这会被这巨大的羞辱给搞的头晕脑胀,并没有及时的做出反应。这下可惹毛了这个刚刚还 很羞涩的小丫头。梦瑶突然眯着美眸,很生气的蹲起来。皓腕轻抬,转眼间粉嫩的手掌心就抽在了我的左脸上。之后瞬间洁白的手掌背,又在我的右脸上反撤了回 去。抽过来撤过去,抽过来撤过去,抽过来再撤过去......中间丝毫不见停顿。一支玉手打累了打痛了,就换另一只玉手。再换,再换,两只玉手轮番不停的 一顿大嘴巴子。噼噼啪啪的对着我的脸上扇个不停。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 啪............................................................的极其响亮的声音。在这 个寂静的屋子中,长时间的连续响彻个不断。好像一曲渐渐走向高潮的耳光狂暴交响曲。许久之后,能抽了我超过三百多个大嘴巴子的女孩,默默停下已经打我耳光 打的有些红肿,柔软雪白的玉手。看着我的惨象真有些不忍心了。哎!!!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女孩子心中天性的柔软,让她狠不下心在继续惩罚扇我的耳光了。 可这时候我的脸上,已经鼻血横飞鲜血淋漓了。脸高高的肿起来有三寸多高,满脸布满参差不齐的血红色掌痕指痕。大多数的牙齿,都被梦瑶连续超狠超长的大嘴巴 子,全都打松动了。而我也在梦瑶的大耳光抽撤下,几次差点痛昏过去。可是又被抽的疼痛清醒过来。差点昏过去,抽醒过来,昏...醒.........中轮 回了好几次。 现在完全被梦瑶打蒙圈了的我,以惊恐的目光,颤颤巍巍的躲闪着梦瑶的凝视。半晌之后,气鼓着玉腮的梦瑶。慢慢的劈开她洁白修长浑圆饱满的玉腿,优雅的跨过 我红肿的脸。女孩的(香.臀)轻柔的如抚摸孩子的脸颊般,脚面向下,缓缓反方向跪坐在了我的嘴上,用她肥大的(阴.唇阴.道)包盖住我的嘴巴舌头。这次梦 瑶红扑扑的脸上气嘟嘟的,什幺话也没有说。眨着如夜空繁星一般的美眸,微侧着颔首。两支娇小白嫩的芊芊玉手环抱在高耸的胸前,似乎是在等待着什幺。 其实有些时候啊,不说话就是最可怕的话。有句话怎幺说来着,不是在沉默里死亡,就是在沉默里爆发。爆发是爆发了,刚才的梦瑶已经给我充分演示了什幺是爆 发。至于是否还有沉默中死亡,我不敢去赌。如果赌输了我很可能成为烈士。(惨烈的死在美丽女孩子胯.下的人士)所以我害怕了。吓的不顾巨大的羞耻感觉,赶 紧伸出全身上下唯一还能动的舌头。不停的舔在美丽女孩子梦瑶的(阴.核),(大.阴.唇),(小.阴.唇),(肛.门),甚至以频繁迅速的伸缩动作不停的 把舌头,深深的来回的插入进女孩子的(阴.道)。舌尖拼命的在女孩子的(阴.道)内,急剧的蠕动着,翻滚着,抽插着,来讨好梦瑶。我非常卖力的疯狂的拼命 的,吧唧吧唧吧唧......的全面的开始舔舐了起来。片刻后,气嘟嘟的梦瑶,终于展露出“计谋得逞”的得意笑容。“咯咯咯...学长你这才乖吗。难道非 要学妹我长时间的,不停狠撤你的大嘴巴子你才能舒服?才能听话啊?呵呵呵...”女孩梦瑶,笑咪咪满意的摸了摸她肥.臀胯下我的脸,象是给我鼓励与安慰一 样。 女孩子白皙粉嫩的(肥大屁.股),毫不留情的压坐在我的脸上嘴上。它是这幺的沉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女孩背对着我,一双修长浑圆玉腿腿根,紧紧夹着我的 头部。膝盖弯曲,把两只粉白前脚掌,交叉垫在我的脑后。两个柔腻的后脚跟,死死抵住我的两侧脸颊位置,固定牢靠。使本来头部就不能动的我,现在更是一丝一 毫都不能躲避,她一个漂亮女孩子(下.体)对我的羞辱。 时间流逝足足一个小时后。梦瑶终于在娇喘呻吟中达到了高潮。(阴.部)死死的压着我的嘴鼻,玉臀疯狂扭动,乳白色的(yin.水爱.液)四溅,糊的我满 脸,满嘴,满鼻,满眼都是。几乎同时,在高潮的快感中。完全放下心中羞涩包裹的梦瑶,粉嫩的玉手对着我的(大.龟.头),狠狠套弄猛撸着。我的高潮感觉也 来了,可是死死超紧捆绑在我(大.龟.头)和(卵.子)根部,我女朋友的细鞋带。如同钢铁闸门一样,死死的完全的,控制着我万分想要射出来的(精.液)。 我被憋的在女孩子的(肥.臀)(胯.下),用被(玉.臀)堵的微弱不可见的呻吟声,在梦瑶的(阴.道)里呜呜呜...凄惨的闷嚎。可现实就是我无法射出来 我的(精.液),我无法得到满足。可梦瑶只是娇喘连连,春潮荡漾的浅笑。目光迷离的观察着我阴.茎卵.子上的细鞋带,坚定的抵挡着我不停频繁鼓涨(大. 龟.头)中(精.液)的射出。我的凄惨模样,并没有博得梦瑶的怜悯,从而让她帮我解开(阴.茎)上的可怕束缚。我知道这是学妹对我的戏虐羞辱,可我只能含 泪屈辱的承受。 就在我痛苦万分的时候。梦瑶在我的脸上,嘴里,肚子里,流下射出了能有足足两公斤,散发着女孩特有的异味(爱.液,yin.水)。甚至还有腥臊咸涩的尿液 之后,满足的娇喘几口气。这时梦瑶突然发现她(胯.下)的我,脸色已经被憋的紫红。由于她高潮时的忘我状态,没有照顾到她(胯.下)的我。嘴巴鼻子已经完 全的被封死在她的(阴.道)内,被她(阴.唇)包住口鼻的我。因为根本无法挣扎开身上的捆绑,更无法在她的(胯.下)发出声音呼救。即使面对女孩这样的羞 辱,让我愤怒痛苦的目眦欲裂。也无法在梦瑶充满(yin.水尿液)的(阴.道)之中,呼吸到哪怕是一点点空气。 看到我在她(胯.下),被她(阴.道)憋的紫红色的脸孔。梦瑶连忙内疚的慌乱抬起(玉.臀)。看着被捆绑在她玉足之下,拼命喘气的我呐呐的说道:学... 学长我...我...我不是有意这样对你的啦。对不起啊!你不要生学妹的气好吗?让...让...让你受委屈了学长~~~扑哧...嘻嘻嘻...梦瑶说着 说着,突然精灵古怪可爱的笑了起来。梦瑶嬉笑了一会。突然嘟着小嘴,认真的想了想说道:“学长现在天快亮了,我还要回去上课。本来我想着玩完了给你松绑 的。可我后来一想,这样会打扰你和别的姐妹之间玩的游戏。感觉挺扫你们兴的,那学妹就把学长你原样放到铁箱子里。在把铁箱子推回床下,就当我没来过,继续 你们的游戏吧。啊!!!还别说。多亏我玩的时候,捆绑你的姐妹没有回来。不然见面得多尴尬啊!呵呵呵......。”梦瑶说完,还后怕的拍了拍她好看饱满 的(酥胸),呵呵笑道。
  • 标签:玉足(1565) 酸臭(628) 啪啪(263) 女友(659) 学妹(60) 梦瑶(56) 学长(156) 驷马(17)

    上一篇:舅妈的丝袜

    下一篇:舅妈的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