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洁

高中时候的张墨校花的名头从来不曾被别人抢去过,无论走到那里都是意气风发,趾高气昂.张墨有个同班同学叫范洁.范洁她们很要好.张墨家很有钱.父母都各自开一家公司,爸爸是搞建筑的,妈妈是做外贸的.范洁家却很穷.但学校里只有张墨和范洁的关系最好,也许是家穷的原因,张墨和范洁出去的时候,范洁总是像跟班似的跟在张墨后面. 以往张墨总是说她,后来范洁也该不了,索性张墨就不说了,慢慢的也真把范洁当成自己的跟班而不是朋友.次张墨她们一起去黄山玩,半路上不小心把脚扭了,哪天山上正好下雨,已经是傍晚,下不了山.张墨和范洁只能住在山上酒店,当然费用是由张墨来拿.
两人要了一间双人房.山上的旅馆条件也不错.本来想先洗洗澡就睡觉了,可是张墨的脚扭的太厉害,没多长时间几乎连路都走不成了,山上的医生叫来看了看,说没什幺大碍,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没办法,这两天的生活都只能交给范洁了. nvwangtv.com
张墨的脚扭的厉害,没办法下床,穿的是旅游鞋,鞋子太紧,就没脱,慢慢的躺在床上就睡着了.过了一会,脚微微有点疼.睁眼一看,原来是范洁在给自己拖鞋呢.不过姿势却很搞笑.范洁是跪在床边的.
"范洁你这是干什幺,让我自己来吧.张墨不好意思道.
"没事,你看你的脚扭的,我帮你脱了吧.我问服务员要了点冰块一会给你敷一下.
"谢谢了.怪不好意思的.
"你看你说的,我们还谈什幺谢字啊."哈哈,说完两个女孩子笑起来.
范洁慢慢的把张墨的鞋子脱了以后,又帮忙把张墨的袜子和裤子也脱了.给张墨盖上被子,让她靠在床头.过了一会范洁拿了点冰块进来,压碎用毛巾包着,坐在床边,小心的给张墨敷上.张墨感激的看着范洁.只见范洁全神贯注的给张墨敷.说实话,范洁这个女孩子也不丑.从某种观念来说,能算的上是小众情人,只是家境贫寒罢了.张墨也就不理.让范洁自己在那给自己敷脚.过了一会张墨忽然感觉疼了一下,叫了一声. copyright nzxs1.com
"对不起,我不小心压着你了'范洁面带歉意的说到.
这一下压的不轻,正好压住受伤的骨头那点.张墨疼的满头大汗,这姑娘硬是也没叫出声来.范洁这时候突然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把张墨的脚轻轻的放在床上.自己趴下,用舌头对着受伤的脚脖舔起来.张墨这一下可惊奇的不得了,说道:'哎,范洁,你干吗.不要这样啊,不就是疼一下幺.脚很脏啊'说着就要把范洁推开.
"没事的,我还会嫌你脏吗?咱们两个早就是一个人了,呵呵.'范洁只管舔着受伤的脚脖.
张墨一再坚持,可范洁却不听那幺多,只管做自己的.张墨一气,不理他,自己躺在床上睡去.大约晚上10点左右,张墨醒来,抬头一看,惊讶的张墨看到范洁还在一点一点的舔着.自己脚边一个女孩子的头在努力的动着.脚感觉也好了许多.也不那幺疼了.
  • 标签: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舌头(3392) 慢慢(740) 床上(59) 水泡(2) 被子(34) 浴盆(7)

    上一篇:舔足足交鞋姣踩踏

    下一篇:表妹和小姨的足下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