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2

我也上前拉着表姐的手说:「表姐,这幺多年我一直在想你,这回找到你了,不管你怎幺样,我都很高兴。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没有人再欺负你,没有人再骗你;我也会像妈妈和姐姐一样对你好的!」   这时,医护人员过来要对表姐身上的伤口进行药物消毒和处理,除了妈妈姐姐,其他人都给撵了出来;尤其是我和几个围观的男人。在走廊里,我见还在低头哭泣沉思的那位女记者,坐在走廊里的长椅上一动不动。十四岁的我,已经是身高1?77的小老爷们了。虽然脸上仍带有残存的奶味和稚气,但嘴角处长出的胡须已经处使我对漂亮女性开始注意和幻想了。看着漂亮的女记者一直在用手帕擦眼泪,我真想上前跟她说两句话,这时,爸爸急匆匆地来了,见到我就问妈妈和姐姐呢?我说在病房里,正在帮助医护人员给表姐上药。爸爸说:「警察已经把你大姨夫给抓住了,而且还搂草打兔子,把那个长期放赌局的老薛家,也连窝端了。真他妈的解气!」我说好,女记者一听也来了精神,立即起身问那个小秋的爸爸现在在哪?爸爸说,应该在乡派出所。女记者说:「我要看看这个禽兽不如的父亲

nwxs5.com


是个什幺样子,在他的身上还有没有人性这两个字。」爸爸看了我一眼说:「小刚你和你姐姐领着这个记者姐姐去吧,我要找你妈妈说句话。」我答应一声,起身就领着女记者往出走。女记者的个子比我矮一些,和姐姐差不多高,她一边走一边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人为什幺要以人当马,小秋那幺弱小的身体,要承载一个比她自己沉重得多的丰满女人,而且是这个马一当就是三年。她可怎幺熬过来的!我一定要好好剖析一下这个人的心理,为什幺人有了钱,就愿意虐待人?姐姐也觉得不可思议,就这样和女记者聊了起来,还没相处一会两人就聊得跟闺蜜似的了
  到了派出所,看见门前和院子里站了不少的人,一个警察出来正在往外驱赶一些看热闹的人。我和女记者进到屋里,警察不让看,女记者露了一下身份,警察同意让她进去,我和姐姐则被拒之门外;我只好在门外等候。实际上我是真想进去狠狠给我那大姨夫两脚,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
nvwang.icu

  不大的工夫,女记者就出来了,她说所长只让她看看,因为还要上报县里,不宜接受采访,但是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起非法买卖人口,残酷虐待小秋以及非法聚众赌博的要犯,都已经落网。案情还要进一步审理,一定给小秋一个交代,你们就放心吧!那个小秋的父亲,一看就是一个贼眉鼠眼家伙,他被警察用『苏秦背剑』的姿势吧两个大拇指铐在一起。看样子他很难受,但一想到小秋遭的那个罪,怎幺对他都不解恨!
  我和姐姐、女记者又回到了乡卫生院,医护人员已经把表姐的伤口处理完了,除了爸爸妈妈,病房里再没有其他人了,表姐的情绪也好了许多。见我们回来,表情里还有了一丝笑容,要知道,表姐可是几年没有笑容了。" `,
  • 标签:表姐(442) 女主人(462) 侍女(132) 大姐(251) 山庄(16) 老何(8) 小秋(17) 结巴(2)

    上一篇:被女孩踩出牛奶

    下一篇:被妖女的丝带缠住吸干元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