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哥哥

“啊,啊,不要,不要,小勤,不要啊,不要,恩,我不行了!住…住…住手……”溃不成声的呻吟从口中不自主的溢出,淫荡的请求没有丝毫阻止的作用,反而为这满室春色更添了那一点点诱人堕落的味道!   “哥,才刚开始就受不了了?你也太不顶了吧?!”戏谑的眼神带着一点点的挑逗和强硬的邀请,邀我共同沉沦在这极致的快感之中!
  带着魔力的手只是轻轻刷过我阴茎的表面,可是这不争气的东西却像充气般的傲然挺立,好象迫不及待的昭示自己的活力充沛!
  “哥,我出去的这个星期,你有没有自行解决啊?要老实回答哟!”立刻,和下体一样充血变的通红的还有我的脸,我怎幺好意思亲口承认,我非他不可呢?
  每每深夜来临,辗转难眠之时,心理的思念和生理的欲望似火般焚烧着我。
  积聚太多的液体叫嚣着寻找喷发的出口。
内容来自nwxs5.com

  “勤,不要停!这,这里,这里,啊!好…好舒服,我要……要…”心理已然攀上情欲的最高峰!可生理上快乐的源泉此时却像听话的小兔一样“妈妈不在门不开”——小勤不在,它,它竟然死也不射!想象中代替小勤的自己的双手重复着小勤做过的每一个动作:从胸前红梅的爱抚到股间柱体的套弄再至对小球的搓揉,甚至菊穴的轻刺,同样的举动,相近的节奏,却无法带来同样酣畅淋漓的宣泄和欲仙欲死的快感!
以下为隐藏内容
  “啊,啊,不要,不要,小勤,不要啊,不要,恩,我不行了!住…住…住手……”溃不成声的呻吟从口中不自主的溢出,淫荡的请求没有丝毫阻止的作用,反而为这满室春色更添了那一点点诱人堕落的味道!
  “哥,才刚开始就受不了了?你也太不顶了吧?!”戏谑的眼神带着一点点的挑逗和强硬的邀请,邀我共同沉沦在这极致的快感之中! 内容来自nwxs5.com
  带着魔力的手只是轻轻刷过我阴茎的表面,可是这不争气的东西却像充气般的傲然挺立,好象迫不及待的昭示自己的活力充沛!
  “哥,我出去的这个星期,你有没有自行解决啊?要老实回答哟!”立刻,和下体一样充血变的通红的还有我的脸,我怎幺好意思亲口承认,我非他不可呢?
  每每深夜来临,辗转难眠之时,心理的思念和生理的欲望似火般焚烧着我。
  积聚太多的液体叫嚣着寻找喷发的出口。
  “勤,不要停!这,这里,这里,啊!好…好舒服,我要……要…”心理已然攀上情欲的最高峰!可生理上快乐的源泉此时却像听话的小兔一样“妈妈不在门不开”——小勤不在,它,它竟然死也不射!想象中代替小勤的自己的双手重复着小勤做过的每一个动作:从胸前红梅的爱抚到股间柱体的套弄再至对小球的搓揉,甚至菊穴的轻刺,同样的举动,相近的节奏,却无法带来同样酣畅淋漓的宣泄和欲仙欲死的快感!
  • 标签:带着(973) 自己的(19157) 阴茎(2689) 快感(771) 我要(385) 弟弟(570) 太多(11) 带来(4)

    上一篇:超长篇死了都要得到你

    下一篇:足下(被萝莉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