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好友堕落为奴女女1

郑佳 长得只是较好,但算不上班花,对朋友班花有些嫉妒羡慕心理,外表很清纯,一白遮百丑,皮肤雪白,肤如凝脂,白皙中透着粉红色,但隐私是母亲早年坐台不到十六生下的她,后来悔悟,不再干,老老实实和老实人成婚,生下她,所以郑佳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夜店的事。 刘小雨,校花,郑佳朋友,很单纯胆小的女孩,爱慕一名班里的帅哥,经常手抓着郑佳衣服褶皱,躲在郑佳身后偷看帅哥。
一次意外,刘小雨准备鼓起勇气向帅哥求爱,表示自己的爱慕,却是帅哥抢先向郑佳求爱。
原来,帅哥觉得自己配不上公主刘小雨,转而去向第二目标,看似清纯的郑佳求爱,郑佳问他不喜欢刘小雨吗?得知自己是第二目标,有些生气。
之后密切关注帅哥的刘小雨听帅哥和自己朋友聊天谈到自己向郑佳求爱的尴尬事,跑去问郑佳。
郑佳出于嫉妒与其他心理没有告诉她真相,反而萌生了自己才是公主的萌芽,只要没有刘小雨,自己就是这个班级的公主。
内容来自nwxs5.com

又想到妈妈夜店里的那些男奴和偶然遇到的女奴,越大想要诱拐真正单纯的刘小雨当自己母狗的想法。
手抚摸着刘小雨的头,像主人抚慰狗头一般,刘小雨趁势扑进郑佳怀中痛哭,看着怀中柔弱的刘小雨,郑佳心中萌生了这幺个想法,手抚摸着她的头顶,主宰她脆弱的一切。
郑佳比刘小雨略高,都坐在墙根,旁边没有同学。
郑佳故意掉笔在自己脚下几次,脚上粉红色的网面鞋,若隐若现她粉红色头部略微发黑的袜子,脚趾轻微扭动,就是一阵轻微酸臭混合女子特殊的芳香体味。
就这样,郑佳在刘小雨心里空虚期,时不时叫她捡笔时,鞋子轻微蹭蹭刘小雨的指甲,压压手指,不小心蹭到面颊,踩到手背,留下鞋印,刘小雨却一天都没舍得擦去,郑佳嘴角勾起,漏出清纯的微笑。
又一次掉笔,两人仿佛习惯了默契,没有郑佳戳刘小雨的背,刘小雨就自觉的捡笔,这次,郑佳换左腿到右腿的二郎腿,鞋面擦过刘小雨的耳际长发,鞋底轻压了下刘小雨的头,刘小雨起来后,忘记了还笔,脸色略红转过身,一节课都忘记自己捡笔的笔在自己手里,两人都默契的没说笔的事。 本文来自nwxs5.com
下课后,郑佳趁热打铁,在刘小雨没开口还笔前,强势的叫刘小雨跟自己到厕所里。
本是闺蜜都会做的事,所以两人去了。郑佳强拉刘小雨到最后一个厕坑,关上门,说让刘小雨先尿,尿的时候,用自己的今天1穿的黑色公主鞋白色蕾丝短袜双脚踩在刘小雨的鞋上,将重力放在1侯晓双单薄的身躯上,
看刘小雨脸红不说话,采取进一步措施,胯微微抬起,轻笑道让脑子烧糊涂的刘小雨略微低头,自己顺势骑在她脖子上,丰满的屁股坐在刘小雨的脖子上,两只脚悬起,晃荡在空气中,刘小雨憋足气不说话,郑佳看到刘小雨快不行的时候,就用玉手轻轻抚慰她的头,刘小雨就好像眼瞳失去焦距一般,失神的又坚持下来,一直晕厥在马桶上。
  • 标签:自己的(19157) 两人(1118) 小雨(162) 帅哥(23) 公主(617) 苹果(15) 生下(18) 求爱(19)

    上一篇:邻居姐姐2

    下一篇:邻居姐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