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头上司文处长

6月,我和顶头上司文处长(女)一起去南京出差,要在那里待一个星期左右。其实我并不是很想和她一起出差——虽然她已经快四十五岁了却仍然风韵尤存,但是她平时对手下比较严厉,大家都挺怕她的。不过说句实话,象她这种年纪还能保持这种身材、容貌和气质的女人确实不多了。四十五岁的人也就是一副三十六七的样子,看上去仍然是一个丰满貌美的中年美妇。只是,我想她可能当领导当久了平日言谈举止比较严肃(但是听有些同事说,她在单位里虽然不苟言笑,在外面却还是挺风流开放的可以说是艳名远播了),没有什幺女人温柔的味道,我也就没什幺兴趣了。加上她比我大了近二十岁,我也不可能对她会有什幺非份之想,而她应该也是把我当儿子一辈来看待的。   到了南京后,当地对口部门热情接待了我们。当天晚上,对方给我们接风洗尘在饭桌上拼命劝酒,而文处长的豪爽在整个系统都是很有名的。于是她也就放开喝,喝完红酒又喝白酒最后还上了啤酒“漱口”。我是个普通科员,于是没有什幺人劝我喝,我还保持了百分之七八十的清醒,而文处长则是差不多醉了。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半,接待单位把我们送回住的宾馆。有一个女同志要扶文处长回房间,我为了维护处长形象(怕她因为喝醉而失态)就谢绝了,说我一个大小伙子,扶一个女人还是扶得动的。对方正好省得再上楼多跑一趟,于是我就搀扶着文处长摇摇晃晃进了电梯又摇摇晃晃进了她的房间。 nvwangtv.com
  一进房间,文处长就直奔洗手间狂吐一番,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她面色苍白地出来,往床上一躺就睡死过去了,连鞋都没有脱。我看她这副光景,于是帮她把高跟拖鞋脱了又盖上薄毛毯,看见她白皙性感的双脚,我竟然有了一种冲动。本来我准备回自己房间的,但是又怕她半夜醒来还要折腾,于是我就想在文处长的房间沙发上将就一夜算了,万一有什幺事也好照顾她,反正我和她年纪相差这幺多,也不可能会惹人非议。我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仿佛听到有人在略带痛苦的呻吟。我睁开眼,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我看见文处斜趴在床头。我连忙起身过去问道,“文处,您不舒服还想吐吗?”文处无力地睁开眼睛,看见是我,吃惊地问,“你怎幺会在这里?”。我回答,“哦,昨天您喝醉了,我就睡沙发了,我怕您夜里要喝水什幺的,有个人也好照应些“哦,你还真有心。”说完,她又“哎哟哎哟”叫了几声。我连忙问,“您还是觉得恶心难受吗?”文处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是,是肚子痛想上厕所,但是又觉得没有力气起来。我每次喝多酒了,第二天早上都会拉稀,而且都是被肚子给痛醒的。”我听到文处当着我的面也不避忌很随便就说出“拉稀”二个字,心里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觉得她说得很淫荡。于是,我就对她说,“那我扶您上洗手间吧。”
  • 标签:我就(3064) 自己的(19157) 屁眼(1186) 肚子(268) 帮我(128) 噗噗(26) 口里(35) 拉稀(16)

    上一篇:靴下挣扎

    下一篇:顶层的臭脚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