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岩

杨刚趴在医学院女生公寓顶楼的阳台上,脖子和阳台的水泥外沿在做对抗,脑袋伸出阳台,口水不停的滴答滴答的向下落。他的后脑和脖子上踩着一只美足,美足上方是标准黄种人的略显丰满的女人身材,再往上,是一张趴在阳台栏杆上的有几分婴儿肥的面孔。算不上可爱,面孔的主人正一脸的愤怒,脚下也在不停的碾跺着杨刚的脖子和后脑。她恼怒的抱怨道:“你不是能说吗?你不是能生白骨肉死人吗?你给我接着说啊,口条怎幺不出声了,光流哈喇子算什幺。嗯!”回答她的,只有断断续续的咳嗽。   女人的脚又一次跺在杨刚的脖子上,这一次他总算聪明的避开喉结,他惨叫一声,又开始接连的咳嗽。
  女人冷冰冰的说:“叫啊,接着叫,现在是晚上11:30,你最好把整栋女生楼的都叫起来看看你的伟大形象。”杨刚只能尽力闭上嘴巴。女人见他不再出声了,便更加用力的踩他的后脑,那架势像是要阳台外沿切断他的脖子才好。果然,杨刚又开始剧烈的咳嗽,可就是没有任何求饶的机会。

nwxs5.com


  女人感到有些无聊,便拿起手中的电话开始和某个不知名的女人煲起电话粥来,脚下也没放松,继续随着电话中的语速或轻或重的跺着杨刚的脖子和后脑。当午夜2点,女人放下电话打着心满意足的小哈欠的时候,她收回脚,找来一根鞋带将杨刚的脖子系在阳台栏杆上,然后关上门回去睡觉了,留下杨刚独自喂蚊子。
  杨刚是那种蚊虫皆爱的体质,是以他要是不想死得很难看,一个晚上他都不要休息了,一直在玩真人版塔防游戏。一看就是属性加的不对,一个晚上下来,他的身上多了五十多个红疙瘩。尤其是某个敏感部位居然没防住,痒得他几乎想阉掉自己,可他不敢发出什幺声音,因为现在已经早上6点了,下面的女人们已经熙熙攘攘的开始活动。他努力向墙角缩了缩,生怕有人看见他现在和斑点狗差不多的形象,最主要的是那女人根本没给他穿衣服。 内容来自nwxs5.com
  就在一个暗自神伤的时候,突然下面传来一女声尖叫:“啊~这是什幺呀!哪来的的变态缺德鬼呀,我昨天洗的内裤!哪个生孩子没屁眼的浑蛋……%*@&*##¥……别让老娘逮到你,逮着就给你剁下来让你自己吃咯!”杨刚不知道这个宿舍区别的男士听到这个什幺感受,他下意识的狠搓两下胯下被不知名虫子叮成的两个铃铛,心里一阵恶寒。他下意识的躲得更深了。
  女人推门走出来看热闹,她低头看看始作俑者的杨刚,见他颤抖着身体伏在自己脚边,便笑着走到护栏边,向下看着热闹。
  伏在地上的杨刚感觉到有什幺东西砸他的头,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看见女人光洁的右脚脚底正整片的朝着他。看到女人踮着脚,脚底朝着他,杨刚马上顾不得暴露与否,嘴里麻木难闻与否,扑上去讨好的舔舐着女人的脚底板。他的舌头早上是很干的,女人用脚底板踩踩他的脸,他立刻温柔起来。女人在和下面的学生大声说着什幺,他却不敢细听,如果这个时候他出现失误的话,恐怕他又要被女人拴在床下不吃不喝不排便一整个白天,那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 标签:主人(6458) 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的是(3300) 给我(3216) 脚下(2058) 孩子(191) 冉冉(15)

    上一篇:黑暗猎人

    下一篇:h病毒泄露事件(下)(僵尸娘人外娘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