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贱的脚交

那时我才18岁,是一个冲动的年龄,也是一个无知的年龄。那是一个暑假,我正好高中毕业。因为考上了大学,所以父母允许我自己一个人到上海去玩,正好表姐也在上海交大念书。她和同学相约去了秦皇岛玩,我正好可以去她住的地方住。(表姐是租的租赁房)
  临上火车的时候,爸妈免不了要叮嘱几句,我的心已经飞到上海去了,哪里还有心情听的进去。头象鸡吃食似的点呀点的。一上火车,我一看。旁边的床位没人,只是床边丢了一双高跟鞋,还有一双丝袜在里面,揉成一团。我把行李扔在床上,一屁股就坐下。我好没坐稳,门开了,我父母又跟了近来。

  「要注意哟,火车上的东西不干净,少吃点咯!」

  「车上的坏人多哟,注意皮包哈。」

  「哎呀,床好脏哟,来,幺儿,我给你扫有扫。」

  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远门,父母担心是应该的,我也不忍弗他们的好意,站起来让他们做吧。 copyright nzxs1.com
这时,门开了。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烫了个卷发,薄薄的嘴唇,一双桃化眼,穿着一条短裙,花的。脚上穿着一双拖鞋,白白的脚趾上涂了兰色的指甲油。她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对着我们笑笑。这时妈妈已经把床弄干净了。她一见有人,立刻凑上去说:「小姐,我儿子是第一次出远门,麻烦你在火车上照顾他一下,他小,不懂事。都是重庆人晒。」说完,马上从我包里那出几个香蕉递了过去。

  「不客气,没事的。我是去上海看我老公。他也是去上海吧,你们放心,我常坐火车的。」少妇狐媚的笑着说。

  「我叫刘云,叫我小刘好了,你叫我刘姐吧。」说完,她退掉拖鞋,睡上床,拿起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我爸妈还想说两句,被我半推半送的「请」了出去。我长长得舒了一口气。火车慢慢的开动了,我还看见父母三步一回头地看着我。我做了一个再见的姿势,挥了挥手。 nvwangtv.com

  这时,我回头一看,那个刘姐已经把杂志扔在了一边,头朝里睡着了,我想大概是太累的缘故吧。她穿着的那条花短裙,因为身子呈弓型的原因,向上兜起,露出了雪白的大腿,很白。她的小腿很匀称,踝关节细细的,脚上的血管都看的见,嫩白的脚趾一个个的。她的脚底板,也是很漂亮的。足弓的肉很嫩,因为弯的缘故,所以呈现出一层层的皱文。脚后跟因为经常走路的原因,有一点点发黄,皮硬硬的样子。五根脚趾下面的地方,有一点点掉皮,也许是「香港脚」的原因吧。

  这时我才发现,我们坐的这间软卧,只有我和刘云两个人,这时,火车已经开始加速了,哐当哐当的声音让人混混欲睡,我看着那双美脚,慢慢的和上了眼。
  • 标签:阴茎(2689) 龟头(1982) 慢慢(740) 毛巾(71) 脚上(584) 我想(645) 美脚(127) 黏液(31)

    上一篇:丝袜女教师

    下一篇:丝袜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