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同人

第一章杨过脑中不停浮现小龙女方才在全真教的矫捷身姿,心想她的美貌与郭伯母的不相上下,但这位女子年纪小很多了,武功却如此高强。美丽的超凡脱俗,而且一举一动都透着那种高贵的气质,犹如仙子下凡,让人不敢亵渎,让人觉得她总是高高在上,只能仰慕,只能崇拜。 杨过第一次看到小龙女,就为她深深的倾倒,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举手投足间都让他神魂颠倒。他不惜一切的接近她,只求能偶尔伴她左右,让他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杨过背地里想方设法的从小龙女身上得到原味,毕竟在全真教和那些大老爷们呆在一起几个月了,没处发泄,此时小龙女就成了绝佳的意淫目标,小龙女的玉袜绣鞋,亵裤内衣,贴身缠布,甚至小龙女晚上起身用的夜壶,杨过都想偷之而后快,但小龙女身法太快,古墓内机关重重杨过又不熟,一直收获甚微,无法得逞。 两天后的古墓某间石室里 这间石室有点奇怪,两边各贴一张画像,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是王重阳的背影,女的是林朝英在梳妆,小龙女缓缓的道:“你可以拜师,也可以不拜,我依然会教你武功……” nvwang.icu
杨过道:“我当然拜师,不过之前我有两个条件。” 小龙女微微有些不悦,问道:“什么?” 杨过道:“其一,我不能叫你师傅,要叫你姑姑, 小龙女道:“好吧,还有什么?” 杨过续道:“其二,按照我家乡的习俗,拜师前要舔师傅的鞋袜,以示崇敬。”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小龙女一愣,江湖上还有这么奇怪的规矩吗?随即有些犹豫了,“这……不太好吧,徒弟舔师傅的鞋?怎么会呢!” 杨过紧忙道:“这是规矩,不容改变的。”心里已经乐开花。小龙女迟疑的站在哪里,迟迟没有动作,“我怎么没听孙婆婆说起过,我现在没有,再者,你不怕那脏啊?!” “怎么会,龙姑姑的鞋子过儿求之不得啊!” 小龙女有些心不在焉,想了想伸出左足,露出洁白的短靴,脚尖轻轻点地,! 杨过激动的差点没昏厥,只听小龙女语气依然淡淡的:“好了,快舔吧。”杨过扑倒在地,抬起脸望着小龙女,只见她一身雪白色的衣裙,瀑布似的长发随风飘起,清丽冷艳的面容当真倾倒世人,一双美眸此时正冷冷的看着脚下的自己,杨过颤抖着捧起小龙女的秀着金兰的米白色短靴,用脸正对着鞋底,他闭上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nvwangtv.com
舌头接触鞋底的感觉是那样的奇妙,,小龙女靴底粗糙的纹路和他柔软的舌头敏感地接触着,杨过终于忍不住了,他像一只发狂的野兽,口中发出呵呵的声音,大口大口的舔着小龙女雪白的靴子,用舌头感受着柔软的靴筒,张大嘴巴将小龙女的脚尖塞进自己的嘴里,不时地轻轻用牙咬着靴子,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融化到小龙女的脚上。 杨过的表现显然吓坏了小龙女,她下意识地将脚从杨过的怀里抽出来,脚尖一点,飞身跃出丈余远,尽显绝代风华。可是杨过将她的脚的抱十分用力,小龙女用力抽出脚来,靴子却还在杨过怀里。本来杨过见小龙女离开便想跟着追去,不料下身酸软无力,竟无力起身。只好抱住靴子继续狂舔,他把口鼻埋在靴筒里,嗅着小龙女芳香如兰的脚香几近发狂。小龙女左足只剩下一只洁白如玉的短袜,只好用左足足尖点地,远远地看着杨过抱着自己的靴子发疯,咬着下唇,把玩着鬓角,有些迷茫和气恼。嗔道:“你好了没有?!”杨过听见小龙女悦耳的话语去仿佛被雷震了一半,因为在这几天的接触中小龙女永远都是如天上的谪仙一般,从没有如此的生气过,所以杨过不敢再舔下去了,忙说:礼成了,我这就给姑姑穿上靴子。说完便双手高高捧起靴子,一步一叩头的向小龙女爬去。小龙女见他如此恭敬,也不好说什么了,抬起脚来等着杨过给自己穿上靴子。却说杨过见小龙女一脸微嗔的娇态,一袭月白色纱衣,飘然如仙,玉足轻轻摇荡,荡出层层涟漪,不觉下面一阵冲动。捧着小龙女的绣靴,跪匐在小龙女脚下,要为小龙女穿上。见小龙女玉足在眼前轻摇,滑出淡淡幽香,不由得一阵心醉!口中喃喃道:姑姑,你真是太美了。你的脚也美极了。小龙女听了不由的有些高兴,她常年幽居在这古墓中,竟无人夸赞过她的美貌。不由得问道:我真的很美吗?杨过激动的喊道:姑姑是天底下最美的仙子!所有的女子加起来也抵不上姑姑的一根脚趾美丽!小龙女两颊微红:那你愿意一生一世听我的话吗?杨过不假思索道:当然愿意,我愿为姑姑而死!小龙女很是开心,用白袜脚轻轻踢了杨过一下,然后将脚套进了靴中。转身走开,留下飘渺如在云端的声音,“之后我教你武功,来密室见我。” 杨过却匍匐在地上知道小龙女不见了也不起来,原来小龙女白袜脚的一踢已将杨过踢得云游天外,魂飞四海。这是杨过唯一一次明目张胆的舔小龙女的鞋子。 杨过好一阵子才缓过神来,进到练功房里,只见小龙女傲立在梅花桩上,对杨过说道:我古墓派手中轻功,现在我就教你轻功步法。言罢,小龙女旋转裙角,飘飞腾起,足尖点在梅花桩之上,这些梅花桩均以玉器制成,形成花瓣样式擎着上面的犹如天仙的女子,小龙女风姿偏偏,玉足与脚下之玉器仿佛融于一体,米白色的绣鞋因为用力而产生美妙的褶皱,只看得杨过心痒难耐,恨不得扑到小龙女脚下,让她踩个够,就是死了也值啊! “你看明白了吗??”耳中传来小龙女清冷的声音。“没有,请姑姑再教我一遍。”小龙女轻轻点头。又在桩上施展一遍。杨过又大饱眼福。方才点头说自己明白了。小龙女道“今天先到这,你好好记住。明天我考你。”“好的,姑姑。”杨过乖巧地说。小龙女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她今天同全真教的众道士大战一场,已经十分疲惫了。回到房间里,正要躺在寒冰床上,杨过端着满满一盆热水推门进来,小龙女奇道“你想干嘛?”杨过笑道“姑姑练了好一阵轻功。我打水给姑姑洗洗脚。”说罢,他把水盆放到小龙女脚边,双膝跪下,伸手就要去碰小龙女的靴子,小龙女忙缩回脚,“我为姑姑出去鞋袜啊?”杨过一脸无辜。小龙女轻咬着下唇,“嗯。。。我自己来就好了。”“姑姑是我的师父,徒弟服侍师父是理所应当的呀。”小龙女想了想,将两只脚伸向杨过,杨过大喜,缓缓脱去小龙女脚上的短靴,露出雪白的绣袜,他先把靴子恭恭敬敬的摆在一旁,小龙女双脚翘着半空,玉趾因为紧张而紧紧地勾着,玉足绷得直直的。杨过双手捧住小龙女的脚跟,脸不由自主的贴了上去,鼻子凑上她的脚尖,深深地呼吸着,感受着她玉足上的香气,好了,水都快凉了。小龙女脸红红的嗔道。杨过抬起头来,仰望着小龙女,看着她绝美的容貌,真想让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他一只手托着她的脚,另一只手轻轻地解开袜带,又抬起脸来对着小龙女一笑,用鼻子拱了一下,她的脚尖,张开大嘴,准确的咬住袜尖,却丝毫没有碰到她的脚趾,一仰头袜子随即脱下,熟练地很。另一只脚也是如法炮制。小龙女的一双如霜玉足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杨过再也忍不住了,把绣袜吐到地上,伸出舌头大口的吻舔起面前的尤物,从脚尖到脚跟,每一个脚趾还有趾缝,绝不放过每一地方,把她的脚尖塞进自己的嘴里,吮吸着她的玉足,不知道舔了多久,小龙女用脚轻轻踢了一下杨过,够了。声音里带着轻微的恼意,杨过抬起头,小龙女的脸简直是红到了的耳朵上,原来清冷如仙的样子变成了如今的娇嗔的少女模样,杨过看得呆了一呆,小龙女的脸更红了,两脚重重的踩进了盆里,让水蓬了杨过一脸。杨过晓得小龙女是真的恼了,大概在她这么多年的经历中从来没有人对她这样过,但她似乎并不讨厌自己的脚被人这么对待。杨过知道这种事情急不来的,所以他也不擦脸上的水,赶紧的去为她洗脚,用手搓洗着她的双足,用手心感受着玉足的嫩滑,心里一荡,这种感觉又和舔足很不一样。洗了一会,小龙女把脚从水里拿出来,翘在半空,水从她绷直的脚尖上流下来,一滴一滴的落在盆里,杨过赶紧张大嘴巴,去接从她脚上滴下来的水,小龙女也不管他,只是等到脚上的水干了,自顾自地上床去睡了。杨过把鞋袜收拾进怀里,对着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的小龙女恭恭敬敬叩了一个头,才端着水盆,离开了房间。杨过端着脚盆回到自己房间,一关上房门就先低头喝了一大口盆里的洗脚水,把水倒进自己平时喝水的水瓮里,把怀里的靴袜拿了出来,仔细端详着小龙女的短靴和绣袜,真是说不出来的满足,他把绣袜塞进嘴里,找了一块干净的手帕,蘸着水瓮里的水,擦拭着绣靴上的灰尘,仔仔细细的擦着,直到雪白的绸缎软靴纤尘不染,方才把靴子放在桌上,含着小龙女的袜子,开心的上床去睡了。第二章“姑姑,饭菜做好了”杨过叫了一声,小龙女施施然的从练功房里走了出来,自去用水净手,便端坐在饭桌前准备吃饭。杨过为她拿好碗筷,自己却端着一大碗饭,爬到桌子下边去了,杨过开心的想,自己可以一边吃饭,一边欣赏小龙女的美足,这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呀,小龙女的声音从头顶上传了过来,这又是你家乡的规矩?杨过嘿嘿一笑,小龙女却不再问了,专心吃饭。杨过捧着饭碗,趴在小龙女的双脚之间,心里开心的不得了,顺口就舔了一口她的脚背。小龙女踢了他一下,翘起了二郎腿,脚就翘在杨过的脑袋上。杨过怎么会放过舔她绣鞋的机会?他立刻仰着头,舔了一口绣鞋的鞋底,然后低头拔了一口饭。咽下饭去,就再舔一口鞋底,低头吃口饭。好像是把小龙女的鞋子当成了吃饭的作料。杨过见小龙女没有反应,决定要再进一步,他放下饭碗,双手捧着小龙女的纤足,想要脱下她的绣鞋,好好闻闻脚上的原味。没想到小龙女怒了,一脚就把他从桌子底下踢了出去。怒道,你到底吃不吃饭?你喜欢吃饭的时候舔我的鞋底是吗?那好,我让你舔个够。说着,她从桌子下拿起杨过的饭碗,把里面的饭菜全倒在地上,然后伸脚踩了上去,两只脚都踩在上面几脚就把那些米饭踩成了酱糊。现在你给我趴在地上,吃干净它们。杨过二话不说,扑倒小龙女脚前,用嘴舔起被踩得稀烂的饭菜,吃得津津有味。杨过吃了几口,抬起头对着小龙女说道,姑姑。干什么?小龙女没好气的回答道。姑姑,你的鞋子上有好多饭,我帮你擦干净好不好?小龙女以手扶额,觉得自己养性功夫毁于一旦。她没有说话,自己弯腰除下了脚上的绣鞋。指着鞋子说,左脚的鞋给你当吃饭的饭碗,右脚的给你喝水用。说完,就这样光踩着罗袜回到自己房间去了。杨过对着小龙女的背影磕头,然后大声道,谢谢姑姑赏赐。时间过得很快,杨过在古墓中呆了两年了,他不止一次的舔了小龙女的鞋袜,偶尔还可以舔到她的赤足,小龙女其实并不太反对杨过她的脚,但有的时候就会有有危险,比如这次偷舔小龙女的亵裤被发现了,小龙女二话不说,拿起一根竹棒就打了过去。杨过发现每次小龙女发现他对自己的亵衣亵裤有企图的时候都很生气,所以一直没有得手过。这次终于得手了,没想到刚舔了一下就被发现了,还没有品出其中的味道呢。这次小龙女是真的生气了,用玉女剑法舞着竹棒,打的杨过抱头鼠窜。杨过决定先跑出古墓,避避风头。杨过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衣服也破了。他就从附近的农家里偷了一件旧麻衣穿上,正在路边走着,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穿着鹅黄色道袍的道姑正在朝自己走来,身形窈窕,模样美艳。杨过随即计上心来,他坐在路边,等到那道姑走近了,不由得赞叹一声,这个女子真是美艳呀。不过比起小龙女的清丽无双还是稍逊一筹。杨过随即扑倒她脚前,来回打滚。那美艳道姑喝道,你在做什么?找死么?杨过心想,声音真好听,就是凶了点。他却大哭道,我不想活了,杀了我吧。我的牛没了主人快打死我了。呜呜呜。那道姑见他哭得可怜,随手丢了一块银子,口中说道,喏,这个给你,你拿着去给你主人,你主人就不会打你了。杨过心想这道姑嘴上凶狠,心底却是好的。他捡起银子,对着道姑磕头,仙女娘娘,您是来天上的仙女来解救我的吗?道姑咯咯一笑,是呀。我叫洪凌波,你叫我凌波仙子就好了。杨过又是磕头,谢谢大慈大悲的仙子娘娘。洪凌波开心的大笑,觉得这个人长得很俊,又傻的可笑。正好拿来给自己开心,杨过说道,仙子娘娘,你要去哪里呀。洪凌波屈起手指,敲了敲他的脑门,本仙子要去一个大坟墓里捉一个白衣女鬼。杨过一惊,心想难道她要去找姑姑的麻烦?那就不管你有多么美,我都不能放过你了。嘴上却说,仙子娘娘,那个地方我知道在哪。我去带你去吧。洪凌波看他傻傻的样子觉得有趣,心想正好用他来探一探路,便道,好啊。说着就要走。杨过说道,仙子娘娘,你来骑到我背上吧,我驮着你走。洪凌波大喜,想正好走的脚都疼了,骑到他身上养养力气,好对付小龙女。二话不说就跨到他身上,用两腿夹住杨过的头,口中喝道,走吧。杨过就驼着她,像是一匹小马一样在路上爬着。洪凌波笑道,你这么乖,想要什么奖励呀。杨过道,我能被仙子娘娘骑在胯下已经是三辈子的福气了,哪里敢要什么奖励。洪凌波心想难道这个傻蛋真把我当做仙子下凡了不成?口中笑道,真是个傻蛋。杨过开心的说,我就叫傻蛋啊。洪凌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杨过接着说,要是可以的话,我想舔仙子娘娘的鞋袜。洪凌波开心的说真的么?说着从杨过身上起来,走到他面前,本仙子就喜欢凡人舔我的仙履。说着把脚伸到杨过脸前,杨过双手捧着眼前的纤足,洪凌波脚上穿的是一双淡黄色的丝绸绣鞋,和她身上的道袍一样,做工都很华丽,一点都不想出家人,倒像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杨过撇撇嘴,把口鼻埋在她的脚背上,一股运动后特有的酸味穿进鼻子,绣鞋上有不少的灰尘,看样子她走了不少的路。舔啊,洪凌波着急道,杨过深长舌头,舌尖舔在她的脚尖上,然后大力一拱头,一直舔到脚跟处,只用两下,绣鞋就舔干净,不愧是在小龙女脚下训练了这么长时间。洪凌波开心的叫道,哈哈,你真有天赋呀。我的绣鞋好吃吗?杨过已经把她的鞋尖含在嘴里了,含含糊糊的说道,好吃好吃,太好吃了。洪凌波笑得更开心了,她把全身的力气用在被吃进嘴里的那只脚上,想让那只纤足都塞进去。杨过被塞到很难受,觉得洪凌波的脚尖都快到自己的嗓子眼了,实在受不了了,就把她的脚从自己嘴里拔出来,洪凌波哈哈一笑,一把抓起杨过的头发,就往自己的裙底塞去,杨过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哪是出家人的做法啊,不过却也是配合的钻了进去,刚刚舔了一下玉门,就被骚水留了一嘴,咽下去,咽下去。洪凌波隔着裙子拍打着杨过的头。杨过听话的一口吞下,然后用舌尖塞进玉门里,洪凌波兴奋的大叫。过了好一阵子,两人都折腾的没了力气,歪倒在路边,半天不想动一下。杨过喘息良久,对洪凌波说道,我们还要去抓那女鬼吗?洪凌波勉强撑起了身子,傲然道,当然啊。杨过冷笑一声,心想:好吧,给你一条活路你不走,那就别怪我了。番外一杨过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一脸激动的吼道,你说你叫杨过?你爹是杨康,你妈是穆念慈?我是你郭靖郭伯伯,你妈有给你讲过吗?杨过摇摇头,这时听见一个清脆悦耳是笑声,人家早就把你忘了,你倒还是念念不忘。杨过回头一望,看到一个绝美的少妇站在身后,穿着一袭淡青色的长裙,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杨过发誓,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美丽的女人,简直是仙女一般。不由地看得呆了。蓉儿,郭靖恳请道,这是他们最后的血脉。我想收养他。黄蓉走向前来,用一方手帕垫在手上,然后托着杨过的下巴,芊芊玉手掐的杨过生疼,看了半天,冷哼了一声,正好芙儿一直吵着要个奴隶,就让他当吧。说完扭头就走了。郭靖叹息一声,拍了拍杨过的头,带他回到了桃花岛。郭芙是个很美的小姑娘,长得酷似她的母亲,一看就是美人胚子,只不过对于杨过来说,她是个很美的恶魔。一身火红色武士服的郭芙叉着腰,趾高气昂的站在杨过面前,道,今天妈妈刚刚教会了我一套腿法,你要好好的和我陪练。说着,她在地上捻了捻穿着红色及膝长靴的脚。杨过脸色惨白,刚想说什么,靴底就瞬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一眨眼的功夫,杨过就飞了出去,重重的的摔在了地上。郭芙缓缓的走过去,一脚踩在杨过的头上,撇着嘴嗔道,你还真是不堪一击呀。你说,你不能当我的陪练,脾气又大,本小姐要你这样的奴隶有什么用呢。杨过费力的扳着郭芙的纤足,吼道,我才不是你的奴隶。郭芙嘿嘿地笑着,好呀,原来你一直不服呀。那就好玩了,本小姐要好好的调教调教你,让你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的奴隶。说完,用脚踢开杨过的手,踩在他的嘴上,笑道,赶快张开嘴舔舔我的靴底。杨过大力的摇头,郭芙轻笑一声,真不乖。抬起脚,狠狠地跺了下去。正中杨过脑门,杨过惨叫一声,捂着头,痛得眼泪都下来了。郭芙却不放过她,接连又是几脚,杨过疼得几乎晕了过去。郭芙站到杨过瘦瘦小小的身体上,俯下身子,低头看着杨过的脸,微笑道,现在服气了吗?杨过呸了一声,大骂了起来,郭芙气的柳眉倒竖,怒道,不识好歹。一脚踢去,脚尖正中杨过太阳穴,他一下就晕了过去。等到杨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郭靖夫妇卧房的地板上,郭芙已经换了一身淡黄色的长裙,正冲着坐在椅子上的黄蓉撒娇。妈妈,他又臭又讨厌,我不要他当我奴隶了好不好?黄蓉温柔的点了一下郭蓉的小脑袋,笑道,那可不行,你爸爸会难过的。不过么,妈妈可以先调教好了,再给你玩。好呀,郭芙开心笑道。那我先去玩了。说玩,她就开心的走了,路过杨过的时候还给了杨过一脚尖。黄蓉看着她顽皮的样子,微笑着摇摇头。缓缓起身,踱到杨过面前,黄蓉今天穿着一袭淡紫色的长裙,看上去高贵典雅。裙下露出一双月白色的绣鞋,绣鞋不知道用什么做的,她每走一步,鞋子就闪一下,看上去像是凌波仙子踏波而行一样。杨过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动弹不得。黄蓉在离他不过三四寸的地方站住,俯下身子,笑着问杨过,过儿,你郭伯母的鞋子有什么问题吗?你一直在盯着看?杨过满脸通红,吼道,你快把我放了,我不要在这呆了。黄蓉没有理他,提起裙子,露出了绣鞋和同样是玉白色的绣袜。提起脚跟,用脚尖点在地上。转动了几下,捂着嘴惊呼了一声,对着杨过说,过儿,伯母的鞋尖上有灰呀,你说怎么办才好!然后把脚伸到杨过脸前,道,不如过儿用舌头帮伯母鞋子上的灰尘舔干净吧。声音娇柔,杨过心里一荡,几乎伸出了舌头,好在有一线理智,强行把脸扭到一边去。黄蓉微微一笑,转身走到书柜边,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杨过就这样趴下地上,看着黄蓉踮着脚尖,在够着书柜顶上的东西。看得他腹下一阵火热。哈,找到了。黄蓉开心的说道。杨过看见她捧着好几副画卷,走了过来。随手把画轴丢在地上,然后蹲下身子,对着杨过展开。画风十分细腻,几乎和真人无异。画上有一个少女,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衣裙,黄蓉伸出一根玉指,指着这个少女说,这是我。杨过丝毫没有反应,他呆住了,震惊的看着这幅画,画上的黄蓉的胯下有一个女人,浑身赤裸的爬着,黄蓉就这样施施然的骑在那女人的背上,女人的头被黄蓉夹在双腿中间,她的头发被黄蓉拽着,像是在拽着马缰或是狗链,那女人的脸上显露出痛苦的神情。黄蓉看着杨过震惊的神情,微笑着,用手指指向那个裸女,她叫穆念慈。
  • 标签:自己的(19177) 一声(3553) 绣鞋(96) 仙子(81) 脚尖(161) 姑姑(137) 杨过(78) 小龙女(69)

    上一篇: 眼泪的旅行

    下一篇: 着了魔般的崇拜—记录北京魔女主人的崇拜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