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椅子的经历

我喜欢让女生坐在我的脸上。她是否脱光衣服并不重要,我反而喜欢她经常有所变化--我特爱她穿着小内裤、迷你裙、丝袜,或韵律服。同时,我喜欢绑着被她坐。通常,我会坐在地板上,仰着头搁在有垫好的椅子。她可以全身光脱脱只穿着一条迷你裙,当我不存在的坐在我的脸上;甚至不时挪一挪香臀、改变腿姿,让自己坐得舒服些。
有一晚,我的女友穿着抹肩上衣、迷你裙、肉色长统丝袜和黑色高跟鞋来到我家。我照例把自己剥光猪,摆成“椅奴”的姿势迎接她。她先用两条丝袜分别反绑我的双手和两脚,然后优雅的用双手把裙底抚平,缓缓的把她全身的重量压在我的脸上。她还稍稍挪了挪玉臀,选择了一个最舒适的坐姿。她坐在那儿五分钟,踢开高跟鞋,用她的两只丝袜美脚“非礼”着我那坚挺的肉棒。就在我快要“决堤”时,她却就此打住,站起身来,走进厨房。

nvwang.icu



待到我“垂头丧气”时,她拿了一罐饮料和一包蜜饯,又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拿起遥控器,自顾自的看电视。她这一看,就看了三小时。在这个过程中,她不时起身放松一下,或再用丝脚逗弄的我肉棒。

看完了电视,她起身进入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她身上的迷你裙、抹肩上衣和小内裤已经不知去向,全身光脱脱只穿着一双丝袜。她回来坐在我的脸上。她的桃源蜜穴毫无阻隔的压着我的鼻孔和嘴,我甚至嗅到一点尿骚味--大概是她刚才尿尿之后,故意不擦吧?她的酥臀的动作大起来,把我的脸当马骑;她的私处也来回擦拭我的下巴、嘴、鼻孔、前额,在我的脸上划出一条包含尿水与淫水的垂直线。我开始尝试舔她的两个桃源仙洞,可我越舔,她动得越快,硬是不让我舔。

最后,她起身张腿面对我而坐下,伸手引导我的肉棒插入她的私处。然后,她继续骑我--可这回不是前后滑动,而是上下起落。我的颈项已经很酸疼了,于是低头吮吸她的酥胸上的葡萄粒。她让我吸了一会儿,便抬起一只丝脚,把我的头压回椅子上,用她的丝脚摩擦我的脸,让我“享受”着她一整天上班时被丝袜和高跟鞋“闷”出来的脚香。接着,她第二只丝脚也“硬上弓”,遮住了我的整个脸。终于,我们一起“泄”了。 nvwangtv.com

她包着我,歇了一会儿,让我享受她的软玉温香。然后,她起身解开我的四肢的束缚,与我相偎相依,进入卧室。我在床上躺成大字形,她取出四条破丝袜,把我的四肢分别绑在四根床柱。然后,她脱下两条脚“香”四溢的丝袜,其中一条揉成一团塞入我的嘴里,另一条则套着我的头。原本以大腿尺寸为标准的丝袜,套在头上特别紧,紧得我几乎张不开眼睛,嘴里的丝袜怎幺用舌头推也推不出来。
  • 标签:让我(8837) 丝袜(8872) 高跟鞋(3276) 阴茎(2689) 姐姐(3579) 舒服(266) 弟弟(570) 奶娘(23)

    上一篇:偷美女袜子被发现后被强制足交

    下一篇:伊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