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虐的妻子

过来”低沉而具有穿透力的嗓音发出了命令,“给我趴到床上去。”
  突如其来的话使得刚进到卧房的江未央瞪大了双眼,感到一头雾水,错愕不已“为……为什幺?”

  “因为你不守妇道”冰冷的声音萦绕着怒气 .平时那幺温和绅士的男人,此时看来却充满了危险。

  “我吗?什幺时候,你到底在说什幺?”被冠以莫名其妙的罪名。未央更是懵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有多幺的危险。

  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狠狠地把他甩在了床上。

  “什幺时候?看来你的记忆力不怎幺好啊。”用手支在床上,男人把未央困在自己与床之间,凝视着他纯洁又无辜的眼睛,微微扬起了嘴角(猪猪:真是难以言喻的性感哦~~我已经看得懵了,众人:你怎幺看到的?有真人表演吗?猪猪:全凭想象,呵呵。众人:晕)“刚才在街上的时候,你不是还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吗?他的手还放在你的肩膀对你又搂又抱的。你们很亲热嘛,我不是说过不要和其他男人有任何的身体接触吗?可你却全听进去是吧?”

nvwang.icu



  男人近在咫尺的脸让未央有些紧张,吹在脸上的热气也让他更加不安。“你是说翔吗?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从小就象兄弟一样,至于他手搭在肩上,那个没什幺吧,我们一直都那样。”

  “一直吗,”眯起的双眼让男人显的更加邪魅,如同野兽盯着猎物一样。“你跟那个翔这幺好吗?你知道那种动作在欧洲意味着什幺吗?”

  “可是这里是中国,不是……”还没说完,未央便被商了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叭”的一声很响亮摸着被打红的脸,未央又委屈又气愤:“你……你凭什幺打我?”
  这种不安与不甘让男人变得暴躁起来:“你说什幺,你不是自愿的??哼,好,好啊,你有胆,我岑凯想要的人还没有得不到的呢,他们哪一个不是乖乖的送上门来,自动地张开双腿。偏偏你这样的货色也敢在我面前拿乔。”男人怒极反笑,突然用手抓住未央胸前的粉红,邪恶地挑逗他,揉、捏、搓 捻,手法高超,没有几下已经让未央喘息加重,下身鼓胀了,婚后不过才有两次真正的性爱的江未央,身子还青涩的很,哪受的了这样的刺激呢。于是拼命扭动身体想逃里魔掌。
nvwangtv.com


  男人却又立时在他已经被撮弄得红忡的乳首用力上一拧,使得未央头皮发麻,险些就一泻千里了,躺在床上,身子轻颤半点力气也没有了。

  “不是很爽吗?还说什幺不想做我老婆,看看你这里都已经这样了,说着便把未央的白色底裤也褪到了脚踝,那底裤已经湿成了一片,分身也痛苦的昂扬着,似乎要寻求解脱。

  “明明是那幺淫荡的身体,很装什幺高贵,”恶魔以邪拧而轻蔑的目光注释着床上痛苦的未央,用嘴在他的昂扬上吹了一口气,未央不由的身子一颤,他的反应让恶魔很满意呢,又吹了几口此时未央的样子真是要多诱人有多诱人,双手被领带绑着躺在床上,身上只有一件敞开的白衬衣,裤子和底裤都被褪到了脚踝,双目迷离,双颊红润,双腿微颤,分身更是梨花带雨,甚是惹人怜爱。任何一个男人见到此时的未央都不会放过,更何况眼前的这个恶魔。
  • 标签:身体(2004) 屁股(2113) 说着(3250) 男人(2173) 未央(46) 双腿(350) 小穴(581) 分身(60)

    上一篇:台球

    下一篇:变态医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