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的玩物

我叫麦小颖,25岁,是上海某大学一名心理学研究生,小时候我长很并不漂亮,造就了我很内向的性格,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带有江南女子特有的气质的,虽然已经是个婷婷玉立的女孩,但不知道为什幺,我走路总是低着头,看到男生就脸红,大家总是拿这个来笑话我。因此我在同学中保持着绝对淑女的形象。但实际上我性欲很强而且受虐欲超强,为了满足受虐的心理我经常花钱找人来满足我的受虐心理,不同的是,我不敢找男人,只敢找女人,而且是那种能守住我秘密的女人,在她们面前,我可以舔她们的脚,喝她们的尿,我的受虐性能够充分发挥。
  这些女人大多都是花钱买来的妓女,有钱嘴巴能封得很紧,她们总是粗俗而且生殖器味道很重,舔她们的阴道的时候总有一种作呕的感觉,有时还有客人的精液留下来,我虽然不喜欢,但这样常常能激起我的受虐欲望。 nvwang.icu

  而她们看到眼前这个贱女人比自己漂亮得多得多却可以让人任意凌辱,这种嫉妒的情绪加上自己平常工作的诸多不满再加上虐待我的报酬总让她们充分发挥自己的虐待欲望,什幺粗俗的话都会使出来,鞭打起来更是不遗余力,所以基本上每次我都是嘴里塞着她们酸臭的丝袜,在她们的尿液与鞭打中达到高潮,泄得一塌糊涂。

  这天星期五,我接到一个召唤我的短信,是我的最爱的主人了(应该说是我的女王),我叫她王姐,她是一个妓女,37岁,虐待倾向很严重,学心理学的我很容易就能知道她工作确是很辛苦,我知道她总是什幺活都接,老实说我挺同情她的,她需要发泄,而且我们在一起不谈别的,只是发泄,之后就是我做家务,帮她洗那些腥臭的衣服,然后和我的狗老公住一晚上,呵呵,狗老公!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分啦……

  想到这里,正在上课的我心里一阵乱跳,我知道自己内裤已经湿了。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我穿上新买的天鹅绒丝袜,再穿上她给我的泛黄的内衣,这件内衣腥味很重,我也不知道为什幺,穿上它我都不敢走人多的地方…… nvwangtv.com

  于是,我化了淡妆后骑上单车就往她租的偏僻的屋子去了。那是一个 70 年代的老楼,与她同住的还有一个她的同乡,叫张怡(其实我怀疑是她私生女,长得好像,对我嘛,呵呵),她只有 14 岁,却已有几年的妓女经验了,也许这就是 loli 了,幼稚的外表下是一个极为成熟的心。

  我必需叫她主人,在她眼里,我只是个运气比较好的女人罢了,事实上我也承认,说到社会经验,我确是太差了,倒是主人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为什幺喜欢她叫我母狗,骚货。

  一会儿,就到了她家楼下了,用钥匙打开门,映入我眼帘的就是一个昏暗的画面,电视小声地开着,吃剩的菜摆在桌上,一个中年妇女靠坐在破破的沙发上,一只脚上挂着个高跟鞋,身上戴着胸罩,丝袜也在,内裤是那种有口子可分开的,看到这些,我不禁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脸更红了……
  • 标签:主人(6458) 母狗(1562) 女孩(1972) 小女孩(212) 阿姨(1362) 女王(1900) 乳房(578) 女奴(458)

    上一篇:妈妈帮我吮弄肉棒2

    下一篇:妈妈是丝袜足交技师(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