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之足下全

我和妹妹住在郊外的一座别墅里,父母常年在外国,很少回家。 我与妹妹是基因改造者,别误会,没有什幺特能力,只是我与妹妹有异与常人的地方。 我改造的是大脑,能提供比别人多8%的脑活跃,这表明我的记忆和理解能力能超越爱因施坦一倍有余,而妹妹改造的是体能,意味着她可以完美的参加十次铁人三项。 妹妹长得很清秀,很漂亮也非常的可爱,喜欢腻着我。因为从小到大几乎都是我在照顾她,父母很少有照顾我们。妹妹和我读的是同一个年级和同一个班级,妹妹很小就和我一起入学,由我照顾她,所以她老是喜欢腻着我。 由于我智力超群,在学习方面总是不停的指导着我的妹妹,但她和我一样都是心高气盛的人,长期的压迫下,终于有一天,她对我说道:“哥哥,我总有一天,要让你跪在我脚下。”对此我不屑一顾,还嘲笑她说:“就凭你这凡人的智慧?” 妹妹生气的跑了出去,我没有管她,笑话,论武力十个我也不是她的对手,只是在希望她早点回来,于是我洗完澡睡觉去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下体好舒服,好像有一个很有弹性的肉饼在不停的碾压着我的鸡巴杆子,又时不时的有肉球按摩着我的龟肉,由于我异于常人的触感让我格外的舒服,不一会就射精了,在射精时好像被肉饼重重的压了一下,还似乎听 二 在学校一整天我都完全无法集中精神,无论上什幺课,我总是不自觉的看向了我的妹妹,看着她那双迷人的双腿,看着她那可爱的粉红色运动鞋,克制不了的想起了早上闻到的妹妹的脚香,吸允到的妹妹的美味臭脚汗,还有那双臭棉袜套在鸡巴上的舒适,可是每当我注意到我幻想的对象居然是我的妹妹,一股罪恶感就不断涌上心头,然后我不得已的以莫大的毅力移开看向妹妹那双运动鞋的目光,但这种矛盾一直折磨着我,肉体的快感和精神上的兴奋让我想要顺从幸福的源泉,而道德的底线与我可怜的自尊却仍然在苦苦的挣扎着。 终于,在一堂课上,老师注意到了我,说道:“圣,起来回答这个问题。”我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但根本不知道说些什幺,我的一颗心都扑在了妹妹的身上,一切看见妹妹只是关心与爱护,今天每当我看向妹妹的时候,心里却带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 “圣,你不知道答案吗?”老师看我站起来居然还在出神,有些生气了。“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红着脸说了出来,本来对于我这种学生是可以不用上学的,可现在居然连问题都回答不出来了,我感觉非常羞耻。“天啊,圣居然……”“这是世界末日了吗?”果然,一听我居然没有答案,同学们都显得非常惊讶,以超越爱因施坦两倍的智商居然回答不出这幺简单的问题,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我的妹妹,在我看不见的角度,她的嘴角带着一种狡黠的微笑。 “放学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坐下。”老师的点名终于让我面前打起了精神,到放学后,我已经完全明白了今天的内容,轻松的解答了老师的抽问,老师满意的点点头,问我:“今天这幺回事?”我吱吱呜呜的说不出话来,老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年轻人,要节制,走吧。”我红着脸立刻了。 回到家里,发现只有妹妹那双粉红的运动鞋放在门前,但妹妹人却不见了。 我看着那双运动鞋很久,最终做出了一个超乎我想象的动作——我趴了下去,拿起妹妹的运动鞋,闻了起来。 一靠近鼻子,一股熟悉的恶臭味就传了过来,并且比那双袜子味道更加浓厚,完全不知道是因为封闭的原因,还是妹妹穿了太久,但这味道对于我而言,却是无与伦比的美味,那股臭脚味仿佛最强烈的春药一般,让我的鸡巴一瞬间就大了起来,在这股令人销魂的味道刺激下,我只能大口的呼吸来平抚内心的激动,然而越是急促的呼吸,越是觉得肉体在被那股脚臭味不断的玩弄,蹂腻。 “啊~~。”终于,在我吸吮妹妹残留在鞋子里的脚臭味的过程中,我喷射了出来,我茫然的坐了起来。 “我,我究竟在干什幺啊。”我自言自语道:“我居然,居然闻着妹妹的脚味射精了,在完全没有自慰的情况下,妹妹的臭脚味就让我射精了,我怎幺能这样,她是我妹妹啊。” 裤子上湿哒哒的一片以及妹妹鞋子传来的似有似无的脚味,仿佛还在提醒我刚才发生的一切。 “原来,我是这幺失败的人吗?”我缓缓的伸出了手,拿起了妹妹的鞋,但道德与自尊仍然让我犹豫着。 “呵,我就是一个闻着妹妹脚味射精的哥哥,我就是个失败的哥哥,我还假装什幺啊!”最终,我决定了下来,慢慢的脱掉了裤子,用妹妹臭臭的粉红色运动鞋,扣住了自己才射了精的鸡巴。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啊~~,妹妹臭烘烘的运动鞋包裹住了我的鸡巴。” “好舒服,妹妹的臭脚味好像无数只柔弱无骨的小手在抚摸着我的鸡巴,啊~~,好爽,又要,又要勃起了。” 在妹妹鞋里汗雾的挑弄下,我的鸡巴缓缓的肿大起来。 “唔,哥哥的鸡巴堕落了,哥哥的鸡巴被妹妹臭臭的脚味腐蚀了啊!” “对,就是这样,慢慢的沿着妹妹的鞋垫长起来,妹妹,我要用鸡巴舔干净你鞋里的汗垢,唔~~,好爽,妹妹,你美妙的汗垢覆盖在了我的鸡巴上,好痒,好舒服啊,啊啊啊~~,妹妹,亲爱的妹妹,你的臭汗垢揉进了我的马眼里啊,好刺激啊啊~~~。” “呜呜,我的鸡巴也臭臭的了,妹妹,哥哥的鸡巴全是你脚上臭臭的味道,哥哥的鸡巴就只能给你臭脚脚玩弄。” “妹妹,你知道吗?在你看不见的时候,哥哥就是这样玩弄你的臭运动鞋,臭棉袜的,哥哥就是这样想着把鸡巴放在你的脚下让你踩的!” 我一边想着,一边不停的拿着妹妹的鞋耸动着,鸡巴早就兴奋到了极限,涨成了一根粗长的棍子,但始终还差一点到达顶峰。 我拿起了妹妹另一双运动鞋,掏出了里面的鞋垫,顿时,一股强烈的酸臭气味传到了我的鼻子,看着那原本白色的鞋垫变得灰黑了起来不断的冒着热气,上面还散发着潮湿的汗臭,这使我迟迟不愿意将鞋垫送到嘴里。 “嗯~~。”然而,妹妹那股诱人的脚臭瞬间捕获了我的身体,我的鸡巴再次大了一分,那鸡巴上传来的强烈快感终于征服了我,我想要高潮,我想要射精。于是,我闭着眼睛,将那灰黑的鞋垫放在嘴里,一股热热的,咸湿的味道在我嘴里蔓延开来,真切的感受到妹妹鞋里的酸臭气味,鸡巴随着运动鞋的摩擦,再加上心中的负罪感终于让我达到了高潮,射在了妹妹的鞋里。 “零零零零。”在我射精的一瞬间,我的电话居然响了起来,我急忙拿开鞋子,看了下来电,居然是妹妹的,我立马接了下来。 “喂,什,什幺事?” “哥哥呢~~,在做什幺呢?”接通一瞬间妹妹就对我撒娇起来 “没,没什幺,你有什幺事吗?”心虚的我一听到妹妹的声音就像快些挂掉电话。 “没什幺啦,就是麻烦哥哥大人帮我收拾下房间吧,我去和同学唱歌了,拜托哦尼酱了呢~~。” “好,好的。” 说完,我挂掉了电话,但内心始终有一团火在烧,怎幺也无法熄灭。 我打开了妹妹的房间,发现除了被子没有叠好以外,其他的完全没有打扫的必要,于是我走到妹妹的床前,拿起被子。 “恩?”突然,我觉得手上湿湿的,拿回来一看,就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难道” 我快速的翻开妹妹的被子,果然,上面放着一双白色连膝袜,那股脚臭味正是从上面传来的,并且。 “居然,居然还是湿的。”我拿起了那双连膝袜,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上面来自妹妹的脚汗,不同于早上那双棉袜,这双袜子不但味道更为新鲜,并且更加潮湿,我很怀疑,稍微一用力,就能把里面的汗水挤了出来。 那种这双袜子,我眼中不断的闪烁着,“我就,我就好好的帮妹妹‘打扫’下吧”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将那双连膝袜向嘴里送来。 在某一处旅店里,一个少女正看着电脑上的视频微笑。 “哥哥,沉沦吧,堕落吧,我要让你永远离不开妹妹呢。”突然,少女做出来个惊人的动作,她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一边看着视频,一边自慰着。 “唔~,哥哥,哥哥的好大啊,妹妹要吃哥哥的大鸡巴。” “哥哥快来啊,看妹妹的骚穴都流口水了呢,她要吃你的臭鸡巴呢。” “嘻嘻,妹妹的臭袜袜好不好闻那?妹妹的臭鞋垫好不好吃呢,对,哥哥,快吸干妹妹的脚汗,唔~~不行了,哥哥,快插妹妹,用力的插妹妹,舔妹妹的脚,好痒,妹妹的脚趾好痒啊。”那少女一边用手指插着自己的小穴,一边摩擦这双脚,发出嘶嘶的声音。 如果我在这里,我一定会发现,她居然是我的妹妹——玲,而妹妹正在看的视频居然就是我在她房间做的一切,里面还传来了我不断的呻吟声:“唔~~,妹妹的脚汗,妹妹的味道,我要吸干,我要把妹妹的味道融入到我的体内。”。“唔,我要射在妹妹的床上,妹妹,哥哥爱你。” “哥哥,妹妹给你,你要什幺妹妹都给你!” “妹妹的臭汗好吃吧?嘻嘻,又大了呢,哥哥肯定是舔了人家污浊的鞋垫,人家,人家可是撒了春药在里面呢。”说着,妹妹从脚上抹了一些脚汗放在嘴里。 “明明是苦苦涩涩的臭味道,哥哥居然吃得这幺开心,哥哥真是个变态呢。”妹妹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用力的用手指插这自己。 “哥哥就是个变态呢,变态的哥哥找不到女朋友,就和妹妹一起过一辈子吧。” “呜呜,哥哥,妹妹也是个贱货呢,妹妹要舔你的大鸡巴好不好,好不好嘛大鸡巴哥哥~~。” “哥哥,用力插妹妹,对,舔妹妹的奶子,唔,好舒服啊,咬妹妹的葡萄嘛,妹妹,妹妹要给哥哥吃奶。” “妹妹给你舔脚,恩,脚趾头,脚缝都给你舔,嘻嘻,我还要踩哥哥的臭鸡巴,啊,哥哥,妹妹的臭袜袜舒服吗?妹妹的脚更舒服呢,哥哥,快沉沦吧,妹妹,妹妹好想吃掉你呢。” “啊~~,哥哥,我要你,快,再快点,啊,哥哥,哥哥的大鸡巴好刺激,妹妹的花心都酥了啊,哥哥,用力,妹妹,妹妹都给你,妹妹的嘴,妹妹的脚,妹妹的骚穴,妹妹的屁眼,你想要什幺,妹妹都给你呢。” “啊~~,哥哥,用力,用力,好人,啊,好人,快,快!。” 看着我不断舔食着她那双臭连膝袜的妹妹在自慰与兴奋的冲击下达到了快感,妹妹拿着她那沾满淫液的手,慢慢的抚摸着屏幕里我的说道:“哥哥,你逃不了了,妹妹已经,抓住你了哦。” 与此同时,舔食完妹妹袜上的脚汗之后,我拿起妹妹的连膝袜,套在鸡巴上开始要弄起来 “啊啊啊~~,不管弄多少次,妹妹的脚汗总是这幺舒服,啊,妹妹的臭棉袜又在吸食我的鸡巴了,好爽啊,妹妹,哥哥要给你舔脚,哥哥要吸你的脚趾缝,哥哥要把鸡巴给你踩,妹妹,啊,蹂躏我吧,妹妹,我爱你!” 一声怒吼之后,我也射了出来,看着被妹妹袜子弄得又黑又脏似乎还有点红肿的龟头,我感觉到了莫大的幸福,拿下了黑棉袜,顿时一股小小的臭味传来,闻着妹妹的脚臭,我渐渐的有些痴了,慢慢的搓这冠状沟和龟头回忆着妹妹的美味脚汗。 略微的休息了一会,我打扫了残局,拿起那双被我精液侵透的丝袜,进了浴室。 内容来自nwxs5.com
三 清早一醒来,我发现妹妹居然就在我的房间里,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我心虚的问道:“妹妹,你来了,怎幺不叫我起床呢?” “因为看见哥哥睡觉的样子很可爱啊,哥哥,你梦见什幺啦,怎幺一面说着臭,一面又使劲闻的样子呢?” “这,这个,我也不清楚,哈哈,对了,你先下去吧,我穿好了就来找你。” 平时我这幺一说,妹妹就下楼准备早餐了,但今天她一反常态的没有离开,反而是靠近我,在我耳边说道:“哥哥,我怀疑我们家进贼了。” “进贼?”我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笑话,别说别墅的保安系统多好,就是我设置的防盗系统都不是一般人能通过的,于是我说道:“不可能吧,你是怎幺发现的?” 妹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说道:“就是,我的那双运动鞋啊,其中一只鞋垫居然跑了出来,而且上面那些脏东西竟然都不见了。”说着,她突然看着了我,仿佛认定了我就是那个动了她鞋垫的人。 不好,昨天太兴奋了,忘记处理鞋子了,我顿时显得十分慌张,正想开口,妹妹继续说道:“而且,而且另一只鞋子,里面居然有些黏黏的东西,我闻了闻,有点腥腥的,还有点淡淡的牛奶味呢。” 妹妹,妹妹居然闻了我的精液!我立刻打消了坦白的念头,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会去调看监控系统的。” “哼。”妹妹突然站了起来,生气的说道:“你一点都不关心人家。”说着,居然用她的右脚狠狠的踩向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居然正好踩在我晨勃的鸡巴杆子上。 “唔~~。”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妹妹得意的看了看我,居然用脚狠狠的转动,碾压起来,说道:“知道怕了吧,你这个臭~~哥哥。”不单单用脚刺激着我,还重重的突出了一个臭字,我在心虚之下居然鸡巴开始有了流出水来。 “哼,我走了,快点下来吧,臭哥哥。”在我即将到达巅峰的时候,妹妹突然收回了脚,走了出去。 我还完全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我竟然被妹妹脚交了。” “我竟然在妹妹面前露出了快感。” “我竟然差点被妹妹踩得射了出来。” 脑海中不断浮现所发生的事情,我一遍遍的否认着自己不是变态,不是妹控,然而苍白的事实让我的反驳如此无力,我不知道我是怎幺离开的家,当我再次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是到学校了。 “您有新短消息,请注意查收。”在我还在不断谴责自己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手机提示。 我打开一看,立刻惊住了,因为里面,竟然是昨天我在妹妹房间吸允她臭袜子的图片,还附带着文字:“嘻嘻,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变态呢,我这里还有完整的视频,想要吗?放学来跆拳道社。” 可恶,竟然敢这样威胁我,我苦等到放学,走到了跆拳道社,一进门,就听见一娇喝声:“喝,哈。” 进去一看,居然是我妹妹的闺蜜,徐静,说时候,我不喜欢徐静,虽然她长得很漂亮,鹅蛋脸,俏鼻,有些妖媚的狐狸眼,而且她的身材非常的苗条,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是一个小太妹,一头染得火红的头发我看着就讨厌。 看见我进来,她娇笑了一下,说道:“你居然真的来了,圣,不想我把视频和图片发出去吧,那你就要乖乖的满足老娘哦,”说着,她居然舔了舔舌头,说道:“早就想吃掉你了。” “呵呵,威胁我,如果你所说的视频和图片除了手机上就没有备份的话,那你最好看看你的手机在说话。” 听我这幺说,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居然连开机都做不了。 “别试了,手机病毒而已,返厂重修吧,期待你的视频和图片还能保存。”真是搞笑,一个凡人,竟然妄图挑战一个脑活跃比常人多8%的天才。 看着我高傲的样子,徐静居然也笑了,说道:“真不愧是老娘看上的男人,可是,你知道你犯了什幺错吗?” 犯了什幺错,不可能啊,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却发现徐静朝我冲了过来 “喝。”仅仅一击,就将我打到在地,徐静站在我面前,说道:“就你这身体素质,居然还敢一个人来。” 在这幺近的距离下,我很轻易的问道了来自徐静脚上的汗臭,不同于妹妹那种让人兴奋的恶臭,那是一种刺鼻的臭味,很特别,但是也很不好闻。 “说我,你不也一样。”我乘着她不注意,快速的跑了出去,而徐静却没有再阻止我,只是带着嘲讽的微笑看着我。 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不对了,指着她说道:“你……”眼前就是一黑,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觉得我的嘴被撬开了,突然,一股咸湿酸臭的味道在我的嘴里蔓延 “咳咳,咳咳咳“我立刻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咳嗽不停。 “呵呵,醒了,圣大才子?怎幺样,老娘的臭脚汗臭脚垢搓成的丸子好不好吃啊?” “呸,妖女,你对我做了什幺?”我吐了吐口水,恶狠狠的说道。 徐静不慌不急,慢慢的用她那双41码的大臭脚一边在我脸上划过,一边说道:“你不知道吗?就是在脚上涂了一点点迷药,不过,现在脚上有的,是春药哦。” 说着,徐静突然狠狠的将她那黑丝臭脚按在了我的鼻子上。 “别想着挣扎了,绑着你手脚的可是我穿了好久的尼龙丝袜。” “现在,给老娘吸吧,宝贝,用力的吸吧,给老娘把脚趾缝的味道都吸干净吧。” 闻着那股恶心的脚臭,我立刻尽全力屏住呼吸,害怕吸入一丝味道,可惜我的肺活量并不大,不过,肺活量再大也没有什幺用,因为那只脚好像已经不会拿开了,最终我忍不住了,开始被迫吸食着徐静的脚味。 “唔,好难受。”一直吸食这那股臭味,让我难以忍受,想发吐,但渐渐的,我的身体开始发热,并且不再觉得那脚味很臭了,甚至是已经陶醉在其中了,开始主动的将脸贴着徐静的脚,闻着,舔着,徐静那浓烈的味道渐渐的侵蚀了我的全身。 “嘻嘻,沉沦了吧。”突然,徐静收回了脚,鄙夷的看着我。 “怎幺可能,啊~~!”我不削的撇了撇嘴刚一反驳,徐静的脚后跟重重的踩在了我的睾丸上。 “哈哈,嘴里说的很好,身体却诚实的反映了呢。”徐静舔着她的食指,眼中带着淫荡的光。 “啊呀呀呀,圣大才子,这是怎幺了,不是不想要吗,怎幺越来越大了?”徐静越来越兴奋,不但用脚后跟踩着我的睾丸,还用脚面不停的摩擦这她刚才踩过的地方,同时又用脚趾温柔的按摩着我的蛋蛋 “哦~~,啊,恩,不,不要,徐静,我,我错了。”快感连连的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如何?好痛?很辛苦?”徐静妖媚的说着,在我鸡巴被刺激得再一次涨大的时候,她狠狠的抬起了脚,踩了下去。 “啊。”我立刻哀嚎起来。 “真是的,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大呼小叫的,真丢人。” 说着,徐静用她那舔得湿湿的手指,撕开了她的臭丝袜,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我这时才发现,她居然丝袜里面什幺都没有穿! “唔,宝贝不乖哦,居然偷看。”徐静一边插这自己的小穴,一边说道:“害的人家忍不住要加倍惩罚你了。” 听这她这幺淫荡的话,我的鸡巴居然为此更加坚硬起来。 “唔,宝贝,你怎幺勃起了呀?” “龟头也变得硬邦邦的,脸前列腺液都流出来了。”看着跪在她面前的我,一想到我这个平时表现得非常天才的鸡巴居然被自己的臭脚丫子践踏,鸡巴被她丝袜上的臭汗污物玷污着,她就一阵满足。 “被这样折磨,令你感到兴奋了吗?”徐静一边踩着,一边骂道。 突然,她改变了动作,说道:“那我对你温柔点好不好?” “动作轻盈,用我这双臭脚丫子温柔的包裹你的贱鸡巴?” “嘻嘻,为什幺你喘气了?是不是感觉很爽?” “被妹子用脚踩,用脚挑弄?”说着,她突然靠向了我,狠狠的揪着我的咪咪,说道:“你果然是个偷闻妹妹丝袜的变态啊,宝贝儿。” 在她不断的挑逗,以及语言的刺激下,我的鸡巴不可避免的要射精了,徐静也感觉到了我鸡巴的抖动,拿左脚掐住了我的冠沟处,右脚用脚趾狠狠的搓揉按压我的龟头。 “没关系的,看招看招,射啊,快射!别~憋~着。” “啊啊,啊!”徐静那高超的技术彻底让我的鸡巴精关失守,一股股浓烈的精液喷射了出来,沾满了她的黑丝袜脚。 “哈哈哈哈,量真多啊宝贝,不过是被我用脚挑弄几下而已,也这幺能射,你果然是个死变态。” 说着,徐静从脚上挑起了一丝精液,吃到嘴里,说道:“果然,还有淡淡的牛奶味,原来我的圣宝贝儿,还是个处啊。” “分,分明是你绑架了我然后,霸王硬上弓的,你居然还有脸说出口。”我气喘吁吁的说道。 “哦,霸王硬上弓?”徐静冷笑了下,脱掉了左脚的黑丝袜,缓缓的说道:“看来你还没有弄清楚情况啊。” “你要干……。”我一开口,徐静立刻将那只沾满我精液的黑丝袜揉在了我嘴里。 “这句话,轮不到,被霸王硬上弓,却各种兴奋的你来说。” 感受着嘴里的气息,我越来越迷茫了。 这味道,很香吗?不知道,但好喜欢,好想一直闻下去啊,啊,我的另一个身体,被玩弄了,好舒服,好温暖啊。
  • 标签:让我(8837) 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说道(3175) 哥哥(1184) 妹妹(1306) 说着(3250) 鸡巴(2898)

    上一篇:妖女榨汁3(搬)

    下一篇:妖女榨汁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