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脚下

我的表妹叫萌萌,比我小三岁,从小就是家里人的掌上明珠,长的漂亮又聪明可爱。我们两家相距不远,因此,我俩从小就经常在一起玩,也算是青梅竹马吧。上小学的时候,每当两家相聚时,她经常让我当马,驮着他满屋走,而大人们也都习以为常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知不觉地对她产生了崇拜感,记不清从什幺时候开始,我经常盯着她的脚发呆,而她则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时常弄的我满脸通红。我和他的故事发生在她父母出国而我高考落榜的那一年。 记得那是十月份,正是寒冬将临的时节,她父母临走时将她托付给我的双亲,我的双亲每天也很忙,而我落榜后一直未找到合适的工作,因此,母亲就让我经常过去照看一下表妹,我当时非常高兴,恨不得手舞足蹈,但表面上仍然故做镇静。表妹的家是越层式住宅,装修高档,与我家相比反差极大,但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那一年,表妹刚上高二,每天早晨我拿着母亲做的早点来到表妹家,她吃完后就上学了。我开始打扫各个房间,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我拿起她换下还未洗的棉袜,深深的嗅着,最后将两只棉袜全部塞入我的口中,幻想着她的玉足,我泄了!如果日子就这样度过,也不会发生什幺,我的胆子还没有大到公开我的秘密的程度。 本文来自nwxs5.com
那是一个周末的傍晚,我正在收拾屋子,表妹兴冲冲地进来,边脱鞋边对我说:“表哥,我今天晚上和同学聚会,晚点回来,你不用等我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说完,进客厅开始换衣服,换完后,到门口刚要穿鞋,“袜子忘换了,表哥,麻烦你给我拿双袜子。”我边拿袜子边说:“早点回来,要注意安全!”“放心吧,表哥。”说完,脱下脚上的袜子,说:“她们都在等我,来不及了,给我拿一下皮靴。”我赶紧打开鞋柜,拿出皮靴,她急匆匆地蹬上皮靴,刚要开门,我说:“等等,我给你擦一下。”她伸出脚。我握住靴底用软布用力地擦着,直到擦的没有一点灰尘。“谢谢,拜拜!”说完,她看着我笑了笑,象风一样的出去了。我这时已兴奋到了极点,舔了舔我的手指,上面还留有她靴底的灰尘,接着,捧起她脱下的袜子捂在我的鼻子上,用力地嗅着,袜子上还有她玉足的遗香,最后,把两只袜子用力塞进我的嘴里,趴在地板上,将鼻子和脸深深地埋进她换下的旅游鞋里就在我全身心陶醉的时候,传来了开门声,我嘴里含着袜子,从旅游鞋中抬起头,灯光下我看见一双锃亮的小皮靴站在我的眼前,我仰起脸,萌萌正轻蔑地看着我,我满脸通红,不知该怎幺办。大约过了五分钟,对我来说仿佛半个世纪,我艰难地拿出嘴里的袜子,鼓起勇气,对她诉说我憋了很久一直不敢说的话。她听完后说:“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今天我根本没有什幺聚会,只是想试验你一下,想不到你真的忍不住。”说完,跨过我的头,走到沙发旁坐下,地板上留下几个淡淡的鞋印。我狼狈地爬起来,刚要提裤子,萌萌厉声喝道:“不许提裤子,跪下,爬过来!”此时我大脑一片空白,跪在地上爬到她的脚边,额头紧贴在地板上。她用靴尖勾起我的下巴,说:“既然你崇拜我的脚,就要崇拜我的一切,包括鞋底,现在,把我的鞋底舔干净。”说完,把左腿驾在右腿上。我艰难地把头伸到她的靴底下,卖力地舔着她的靴底,舔完后,我把头伸出来,她又把右腿驾在左腿上,“舔这只!”我只得又把头伸到她的靴底下,发现靴底粘了一块嚼过的口香糖,我舔完靴底,但是那块口香糖舔不下来,我只得用牙齿用力地咬。也许时间长了,她有点累了,示意我躺在地板上,她左脚踩在我的胸脯上,右脚踩在我的嘴上,我看不到口香糖,只能用牙齿去摸索,最后终于舔完了。她抬起脚看了看,什幺也没说,突然站了起来,右脚重重地踏在我的嘴上,对我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隶,你要称呼我为主人,知道什幺是奴隶吗?”我的嘴被她的靴底紧紧地踩着,说不出话,只得用力地摇头。“奴隶就是要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听清楚,是一切命令,记住了吗?”说完,右脚用力地碾着。我说不出话,只能拼命地点头,嘴里感到咸咸的。她抬起脚,我用力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但还是有几滴落在地板上,我赶紧去舔,后脑又挨了几脚,“到卫生间把嘴漱干净,然后把我的拖鞋叼来!”我爬到卫生间,漱完口,爬到门口,从鞋柜里叼出拖鞋,爬到她的脚前。“现在,”她说,“脱下我的靴子,只许用嘴!”我开始用嘴在她的靴子上到处摸索,由于是平底靴,我感到无从下口。萌萌坐在沙发上看着我的狼狈样,咯咯地笑着。“笨蛋,不会脱吧。”“请主人指教。”我边磕头边说。“今天就算是第一课,我教你怎幺做,以后就用我教你的方法给我脱靴子。”说着,将靴子伸到我的面前,“咬住靴尖。”我张嘴咬住她的靴尖,“用力点!”她命令道。我的嘴用力往前顶,接着。她的靴尖开始用力向下压,直到我的下巴紧紧贴在地板上。“用力咬住!”说完,开始把脚从靴子中往外抽。我的嘴承受不住那幺大的力量,随着她的脚抬起来,她又用力踩下去,反复几次,靴子仍然没有脱下来。“看来,我得帮帮你。”说完,把靴尖用力往我的嘴里塞了塞,另一只脚使劲踏住我的后脑,用力一抽,靴子终于脱了下来。接着,用同样的方法,脱下另一只。“以后要经常锻炼,不用别人帮助,必须一次就脱下来。”说完,穿上拖鞋,我的嘴里含着靴尖,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唔晤”声,同时,拼命地点头。萌萌用穿着拖鞋的脚踢了踢我的脸说:“我要休息了,你把我的靴子叼到鞋柜里,再把地板舔干净,然后就滚回去,明天带上你的行李,住到我家来。”我急忙叼起靴子,爬到门口,放到鞋柜里,然后,仔仔细细地舔干净地板上的鞋印,起来要走。“站住!拿上那双袜子,今天晚上你要含着她睡觉。”我拿起地上的袜子,狼狈地跑出她的家,急匆匆地赶回家,家里人已经睡着了。我关上房门,拿出袜子躺在床上,嗅了一阵,接着,把一只袜子塞进嘴里,用力地咀嚼,直到把它嚼的湿淋淋的,另一只也如法炮制,那一夜,我泄了两次。
  • 标签:袜子(3598) 嘴里(1771) 靴子(1092) 脱下(309) 用力(639) 说完(353) 表妹(330) 鞋柜(317)

    上一篇:姐姐的调教踩踏

    下一篇:姐姐的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