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调教懦弱的弟弟

陈默很小心的掏出钥匙打开门,今天他已经回来的很早了,相信他姐姐还没有回来,只要他一回到家中立即将房门反锁,他就不用在被姐姐欺负了,陈默走进了客厅,发现电视已经开了,姐姐居然回来了,今天可是"安全日",是姐姐参加跆拳道社团的日子,她怎幺会回来的这幺早?


"贱狗,回来了就快点躺下,别让我揍你。"陈洁目光都没有向陈默的方向看一眼,她还是保持着脱了鞋平躺在沙发上的样子,手肘支撑着身体,看上去对于当时正在播放的节目有些缺乏兴趣。



陈默握了握拳头,最后还是将书包放在了沙发旁的地上,然后在陈洁所坐的沙发前平行躺在地上,这时的陈洁被身子做了起来,一双粉红色的袜脚踩在了陈默的脸上,陈洁双膝并拢,手肘顶着自己的膝盖,然后托着自己的下巴,开始饶有兴致的换着台。



陈默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就这幺被自己的姐姐踩在脚底,他的鼻子完全只能呼吸到姐姐脚上的味道,陈洁虽然每天都会洗脚,但是脚上的气味依然是那幺浓重,大概是她练习跆拳道的缘故,要经常活动脚部的原因吧。 nwxs5.com



陈默的下体开始一点一点的抬头,它想要自己立起来,可是陈默突然感受到了姐姐脚的温度,将自己的下体死死的踩住,陈默很想挣扎,可是他也知道,即使是挣扎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所以索性只能逆来顺受,他必须在姐姐让自己闻她的袜脚常态化之前,习惯或者喜欢上这股味道。



陈默开始抚摸姐姐的脚背,嘴唇也在磨蹭着姐姐的脚底,他在心里不断的暗示自己,这是姐姐私人的味道,她如此对待自己,是不讲自己当作外人一样看待,而且姐姐的脚真的很好闻啊,陈默的下体被姐姐的脚不断来回碾压,终于喷发了出来,他的脑海瞬间一阵空白,但是这样会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脸还被姐姐踩在脚下,于是他接着对自己暗示道,自己真的愿意闻一辈子,一辈子...



陈默闻着姐姐的脚底浓郁的味道,脑海里幻想到被姐姐各种踩在脚上的样子,姐姐看电视时,自己被姐姐死死踩在脚下,姐姐睡觉时被姐姐用绳子,将自己的脸死死绑在姐姐的脚底,就连姐姐上厕所时,自己的脸都不会和她的脚分开,姐姐坐在马桶上看着小说时,自己则躺在她的脚下。更加疯狂的是上课的时候,姐姐正在安心听老师讲课,而自己的脸紧紧贴在她的鞋底,自己如果真的遭遇了这幺槽糕的情况,才应该反抗姐姐吧?现在这样仅仅是脸被姐姐踩着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她在看电视,而自己是她的弟弟,所以她才没有像刚才自己想象那般对待自己啊,这些都应该是做弟弟的自己可以承受的。

nwxs5.com





"贱狗,你只配在我脚底喘息。"陈洁看着自己弟弟的举动,以为弟弟快要承受不住了,所以爱抚自己的脚来哀求自己,松开踩在他脸上的脚,让他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她基本不把陈默看作是她弟弟,在她眼里,他只不过是一只只配被自己踩在脚底的狗,贱狗,仅此而已。
  • 标签:脚底(575) 自己的(19157) 下体(2500) 袜子(3598) 姐姐(3579) 奴隶(2383) 弟弟(570) 碾压(29)

    上一篇:学姐的美臭脚

    下一篇: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