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奴隶

“爬过来,奴隶。”恍惚之中我听到凤岚女王的命令,急忙用戴着手铐的手揉揉眼睛,只见凤岚女王坐在沙发上,翘起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嘴里叼着一根烟。原来女王已经睡完午觉了,我怎末没有发觉,真是该死。“爬过来呀,发什末愣,臭奴隶。”凤岚女王提高了嗓音。“是,女王。”我急忙从墙角爬向沙发,我已经在这里跪了几个小时了,手铐的链子比较长,敲击地面叮当作响,但并不妨碍爬行。爬到女王脚下,我低头跪趴在地上,等待命令。“臭奴隶,睡得不错呀。还得让我重复两次。”“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望女王饶恕我。”我吓得一边磕头一边说。凤岚女王用脚托起我的下巴,“调教了一个月,你很听话,可一些细节总马虎,这次可以原谅,下次再犯,别怪我不客气。”我发疯似的磕头,“感谢女王,我以后一定听女王的命令。还希望女王答应奴隶的请求。”“好了,你抬起头。”凤岚女王有点不耐烦,“张开嘴”我抬头张开嘴,女王把长长烟灰弹在我的嘴里。“咽下去,一点也不许剩。”当我把烟灰咽下后,凤岚女王伸了个懒腰,说:“奴隶,我还要去睡一会儿,你爬回你的位置。”“是,女王。”我转身刚要动,“慢着,你这个臭奴隶自觉性太差,我不在又要偷着睡觉。”说完,凤岚女王给我换了一副短链手铐,并绑住我

copyright nzxs1.com



凤岚笑了几声,说:“臭奴隶,你可真贱。你不是一直想作我的便器吗,我命令你把卫生间里厕纸上的大便舔干净,含在嘴里,跪好,不许睡觉。作得好我可以考虑让你吃我新鲜的大便”“是,女王,奴隶谢谢女王赏赐厕纸,谢谢女王赏赐香便。”凤岚女王笑着走了。我慢慢爬向卫生间,这里阴冷得我直打冷战。在纸篓里找到一些厕纸,有的上面粘着大便,有的是白色粘稠的液体。一想到是凤岚女王的排泄物,我就十分虔诚地把它们展开,仔细舔净,咽下,然后沾着便器里的水全部含在嘴里。没想到在纸篓最低层,我居然找到了两个月经棉条,虽然上面的血已经干涸,但我还是一阵狂喜,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呀。在女王家里被调教了一个多月,舔脚,捆绑,坐脸,践踏,鞭打,异装等都经历过。可是女王却不让我吃大小便,更不必说那一月一次及其珍贵的月经了。女王每次解大小便,我只能跪在外面干着急,平时女王的卫生间是不许奴隶进入的,每次女王倒纸篓时,我都想求她留给我,可又不敢,今天没想到女王开恩,不但同意进入,而且,还收获颇丰。我把两根经棉挂在脖子上,准备以后享用。然后爬到我平时跪的位置。跪了一会儿,俩眼皮直打架,头越来越低。我不断告诫自己:不要睡,女王会生气的。虽然喜欢被女王虐待,每次被虐时都很兴奋,但作为奴隶,要以讨女王高兴为宗旨,我要把自己看成女王一只的狗,摇尾乞怜只为凤岚女王的高兴,好赏赐给我一顿新鲜而丰盛的饭菜,也就是女王的香便。
  • 标签:让我(8837) 高跟鞋(3276) 大便(903) 奴隶(2383) 女王(1900) 卫生间(143) 爬到(118) 命令(216)

    上一篇:小女孩精液治疗法

    下一篇:小姐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