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梨女王3

不啰嗦,继续赵娜刚一走进公司,就发现所有的同事都带着一股一样的神色盯着她,让她极为不舒服,感到奇怪,难道自己的事已经被知道了?不能啊,自己做着一切都是保密的,怎幺会呢?这时,办公室的一个同事叫住了她:“赵经理,刘副总请你去一趟。”赵娜应了,转弯走向刘鹏的办公室。赵娜敲门进入,刚一坐下,刘鹏就用审问的口气咆哮道:“好你个赵娜,居然做出这种损害公司形象的事,你还有脸在公司干吗?” “我。。。?”赵娜蒙了,难道真的被知道了,可是,他是怎幺知道的?正在要争辩,刘鹏大手一挥,说:“桌上是辞职报告,签字吧。”赵娜抄起桌上那张稿纸,见是以自己的口吻起草的一份辞职报告,不禁怒道:“刘总,我做错了什幺,为什幺要我辞职?!”刘鹏慢悠悠的讥讽着:“做了什幺?你手里不是还拿着呢吗?”赵娜呆住了,看了看仍然拿在手里的档案袋,里面是那张宣布她怀孕的诊断书,“这是怎幺了?怎幺会变成这样?”赵娜痛苦的问着自己。刘鹏早已没了耐心,催促道:“快签字,然后收拾东西,走人。”赵娜知道再争辩已经没用,现在恐怕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自己未婚先孕,于是拿起笔签了自己的名字。 nvwang.icu
赵娜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又太突然了,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幺了,也不知道要怎幺办,正精神恍惚间,突然觉得自己后脑一阵剧痛,之后,失去了知觉。
“丽女王,奴才一切都准备好了。”
“嗯,做的不错,一切很顺利,我会赏你的。”再醒过来时,赵娜隐约听到两个女人的对话声,她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还在隐隐作痛,“你醒了,赵经理?”一个熟悉的女声招呼了她一声,赵娜抬起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不大的房屋内,房屋铺着木地板,打着几展日光灯,房屋的中央,站着一个身材娇小,踩着绿色细高跟凉鞋的女人,她一身皮装,裙子上的蛇皮纹路透出一股杀气,包裹着那双不长却纤细的双腿的是一双色素颇深的黑丝袜,燃的金黄的短发下一张涂抹着厚厚白色粉底的俏脸,嘴唇殷红,两只手叠在一起,拄着面前一根长长的棍子,正是惠梨。再看旁边一个黑色长发,一身护士装的女子恭敬的立在惠梨身边,她是赤着双足的,却还要高出穿着12厘米高跟鞋的惠梨一些来,但气势却差了很多,她微微躬着腰,尽量显得矮一些。赵娜仿佛明白了什幺,恶狠狠的问:“这是哪里?你们要做什幺?”惠梨扭了扭挺翘的小臀部,撒娇的说:“这里是你的家啊,赵经理。”赵娜又观察了一下,这里明显不是自己的家,于是愤怒的站起来,想要扑向惠梨,眼看离惠梨还有一米的地方,突然感觉脖子一紧,继而呼吸不过来,只好停下来。她顺手摸去,不知何时,自己的脖子上多出一个项圈来,项圈上连着一根黝黑的铁链,铁链的另一端,钉进了后面的墙里,她骂道:“野口惠梨,你这个日本贱女人,你对我做了什。。”幺字还没出口,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接着,自己的手上一阵剧烈的疼痛,接着,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她疼得只好看向自己的左手,只见自己的大拇指已经被齐根切断,血水顺着自己的手指在向下流着,她疼的跪了下去,握着自己的手不住的吼叫,惠梨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长刀,原来她拄着的并不是一根棍子,而是一把刀。惠梨笑了笑,眨着睫毛染着金粉的媚眼转向身旁躬着腰的护士说:“管秋,麻烦你给她止血,我不能让她死呢。”管秋深深鞠了一躬,取来医药箱,给赵娜做了止血的包扎,惠梨用军刀划着赵娜的脸蛋,恨声说:“赵娜,你这个婊子,我忍了你好几个月了,你当我真的怕你吗?告诉你,你和你那个姐姐一样,都是我的奴隶,都是我的玩物!”说着,走上前去,用穿着高跟的脚狠狠的踩着赵娜刚受伤的手,赵娜疼的大叫起来,惠梨抬起另一只脚,稳准狠的踢向赵娜的嘴巴,赵娜的门牙被惠梨坚硬的鞋底撞掉,嘴里鲜血长流。赵娜呜咽着低吼着,惠梨抬起脚狠狠的踢向赵娜的下巴,赵娜被踢的翻了过去,后脑磕在地板上,惠梨挥起军刀,将赵娜的裙子和内裤切成两半,惠梨坐在地板上,用细细的高跟顶住赵娜粉嫩的阴唇,猛地将鞋跟塞了进去,然后左右快速的扭动着带着棱角的鞋跟,赵娜疼的几乎要翻滚,管秋识趣的走上前来,双手死死按住赵娜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惠梨狞笑着:“你不是女强人吗?你不是高傲的公主吗?怎幺样?现在还不是在我的脚下像只被宰杀的母狗!”说着,惠梨猛的拔出高跟,灵活的站起身来,用鞋跟狠狠的刺着赵娜的周身各处,节奏之快,让一边的管秋心里一阵发凉:“感情丽女王对我真是温柔的,仁慈的。”
  • 标签:自己的(19157) 高潮(313) 妈妈(4005) 小脚(570) 这是(1875) 女王(1900) 我要(385) 星子(8)

    上一篇:性奴隶空姐

    下一篇:张涵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