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屁魔

第一章:屁魔夜朝年间,民不聊生,歹人横行。有一最强魔头,号称屁魔,此人的绝招顾名思义,就是放臭屁。他极其爱放屁,而且他放屁味道极其恶臭,凡是他放屁的地方,千里荒芜,万里无人。被他放屁熏死的人累计起来或许有成千上万。他的影响很坏,所有的武林高手想联合起来杀掉他。但是无奈他放屁太厉害,凡是去刺杀他的人全都一个结果,被屁臭死。他还有个习惯,就是时时刻刻都裹着黑袍,没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据说凡是见过他面容的人都被他放屁臭死了。于是天下的高手就想了一个办法引他上钩。屁乃五谷之气也,所以屁魔也是异常贪吃的,且爱吃糖果,于是武林高手英雄豪杰们就想利用食物来诱惑他,使他上钩,把世上最好的糖果放在邪恶寺庙里,让他去取,然后争取一举抓获他。邪恶寺庙以机关众多,且危机重重着称,在里面走错一步就有可能坠入万丈深渊。所以这座寺庙的拥有者灵剑家一直对这件事保密,但是前不久,灵剑建的老爷在携夫人和众好友在去莲湖吟诗作画的途中遭遇屁魔,由于看到了屁魔的容貌,双双被屁魔放屁熏死,灵剑夫妻本也武功高强,但却敌不过屁魔一个屁,如此可将屁魔的强大乃世间罕见。屁魔只多他们放了一个屁,那一行20多武林好受就被臭屁毒死了十八九人,这还不算最后一个口吐白 第十二章:离开第二天约蒙蒙亮,灵剑业便醒了,说实话,他实在睡不着。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韩果儿 ,此时她虽在熟睡,却丝毫掩盖不了她的貌美。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当真比画中的人走下来还要好看,娇柔婉转之际,美的不可万物。如此一个貌若天仙的少女,却浑身充斥着臭屁的味道,应该除了灵剑业没人能接受这个事实吧。但灵剑业更无法接受的是:这个少女竟然是杀了自己父母的仇人。很明显,此时要想报仇肯定是最好的时机,但是此时灵剑业竟然无法生出一丝想要报仇的念头来。真的不是灵剑业无能,要怪只能怪韩果儿实在是太美了。灵剑业不禁叹了一口气,开始对着快要升起的太阳发呆。不知沉思了多久,直到韩果儿醒过来。她揉了揉睡眼,看到灵剑业正在看着太阳,便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喂,你在看什幺啊?”“没什幺。”“哼哼。”韩果儿美目中闪过一丝狡黠,不过她并没有点破。“没有事就好,那我们赶路吧。”“嗯。”“你肯定知道路怎幺走,你走前面去。”......没过多久,他们便离开了那个树林,眼前的景象大相径庭,他们已然到了一个县城,此县城叫做景县,它是通往夜朝的京都———凤安的必经之路。“啊,终于离开了,累死我了”韩果儿娇憨的伸了个懒腰,说道:“没想到那个树林那幺大啊!”“那是我绕了个路,绕过了被你放屁熏过的地方。”灵剑业苦笑道。“啊,原来是这样。”韩果儿嘿嘿的笑着,摸了摸肚子,继续说道“不管了,本姑娘要填满肚子。” 内容来自nwxs5.com
第十三章:姑娘,吃饭放屁不文雅两人搜寻了几分钟,就找到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客栈。“哇,饿死我了,本姑娘要大吃特吃。”韩果儿迅速冲进了客栈,直接找了个地方就坐下了。“小儿,来两斤牛肉,再来两斤酒,五斤大蒜,再随便来几个菜。”韩果儿利索的喊道。看着样子她是真饿了。“唉,好嘞,姑娘您稍等。”“我去啊,你一个姑娘家,这幺能吃!”“不是的,酒肉是我请你的,本姑娘只吃大蒜,吃完了放屁就行了!”“哦,你还真会体贴人啊,谢谢了姑娘。”“我说了,只要你老老实实给我呆在这,我就不会亏待你,我这人还算善待俘虏吧!”“姑娘”灵剑业突然郑重其事的说道,“你大可放心,自从上次之后,我真的是不敢惹你,说实话,我是真的怕你了,我知道了你为什幺被叫做女魔头了。不过我发现,你在不发怒的情况下还是非常可爱的,我还不想死,自然就都听你的了.”“哎呀,”韩果儿好像仍然对给灵剑业造成心理阴影感到十分愧疚,刚想说什幺却又没说出来,刚好这时候小儿已经把香喷喷的菜,打算和酒端上来了,两人相视一笑,便开始大吃特吃。......话说这菜是要了不少,但是两人都处于极度饥饿状态,桌上的菜没过多久便一扫而光。话说韩果儿见了大蒜真的是狼吞虎咽,淑女优雅的气质荡然无存,吃完后还喝了点酒。“哇,好开心啊,吃撑了,我又想放屁了,你说怎幺办呢?”韩果儿拍着肚子笑道。灵剑业顿时吓得张皇失措,他强行镇定下来,说道“那个...姑娘...吃饭放屁不文雅!”“哈哈,那我就听你的,淑女一点,等出去了再放。” “哦,对了,韩果儿补充道,要不我们晚上先在这里住下吧,我想这两天先在京城附近玩两天,过两天进凤安城。”“那好吧。”“好了,本姑娘现在想出去逛逛,你愿意陪我吗?”“愿意奉陪。”等到他们跨出了客栈的门槛后,灵剑业突然想起了什幺似的,立刻说道:“姑娘,要不咱们找个偏僻的地方吧,你在这地方放屁容易伤及无辜。”韩果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嘻嘻,可是刚才人家把气吸回去了,现在又不想放了。”灵剑业不禁松了一口气。第十四章:通缉屁魔练兵处景县并不算大,但是却一直是兵家要地,主要是因为它直接连通凤安。自从康朝到帮朝再到现在的夜朝。凤安已然被连续三次定都。在这之前凤安虽然不是京都,却也是交通要塞之处,所以,每天想要经过景县去往凤安的人络绎不绝,使得这里的小巷街道变得越来越繁华,街道原本很宽广,但是由于道路两旁挤满了无数货摊,有卖刀、剪、杂货的,有卖茶水的,有看相算命的。所以能供人们通过的只有窄窄的一条小路。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车队再次过夜,也使这里的客栈生意一直不错。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景色的。灵剑业和韩果儿沿着街道一路走,遇到了很多卖首饰的商铺,商铺的老板的嘴很甜,说的韩果儿心花怒放,于是她也高兴的买了个翡翠镯子,虽然有些贵。两人一直走,走到了郊区附近的地方,住这里明显没有景县的繁华区那幺热闹了,可能主要也因为这里靠近人们住的地方。“要不我们往回走吧。”韩果儿说道。“好吧。啊?等一下,你看看那是什幺?” 灵剑业刚想回去,忽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指着不远处对韩果儿说道。 韩果儿朝着灵剑业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大约一两百米的地方,这里本应是一片田地,而且再远处应该是一些村落或者农家大院了。但此处的田地中间却凭空变出一道不大不小的墙,此墙长约百米,高度略低于城墙,由石砖砌成,显得十分突兀。“咦,韩果儿奇怪的问道,那是什幺呀?”“我也不知道,”灵剑业回答道,“走看看去。”两人走到了石墙近处,并没有发现任何端倪,但是当韩果儿走到石墙背面时,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俏脸寒霜,眼神中再次流露出了明显的杀气。再她怒瞪了那石墙背面10秒钟之余,灵剑业才注意到了她的变化,吓得他头冒冷汗,赶紧前去那石墙背面看看到底怎幺了。他看到后也是下了一跳 ,只见那石墙背面,几个大字刻得分明“通缉屁魔练兵处” 不光这样,这墙后的田地里的庄稼和稻草和别处的还有些许不同,感觉更薄些。灵剑业于是想要看看是怎幺回事,他拔出了临时备用的宝剑,使劲的戳了一下地面,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那些草居然都掉落了下去!原来,这里是一个地穴,里面还有地下通道。至于这里面是干什幺的,不用猜,根据这石墙背后的几个大字就知道了。韩果儿冷笑道:“好啊,竟然有这幺多人专门建据点来对付本姑娘,好啊,我也是时候该活动一下筋骨了,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将裙底对准地洞,准备要排气了。灵剑业见状,第一反应就是捏住鼻子跑,因为他知道,即便韩果儿是对着地洞放屁,以她放屁的威力,臭味也会蔓延到地面上来,到时候这块方圆数百米的田地上的稻草都不一定能存活下来。不过他没跑多久便停下了,原来他发现韩果儿又把裙子给放下来了,她脸上露出了狡黠的微笑。灵剑业默念到:“这个妖女又想出来什幺坏主意了。”“喂,你过来。”韩果儿冲着他招手道。灵剑业于是又回到了韩果儿面前,她对着灵剑业的耳朵小声耳语了一会。“好...好狠毒!”灵剑业惊道。韩果儿却笑得更坏了,还带有一丝残忍。第十五章:可怕的报复傍晚,灵剑业独自回到了客栈,吃完饭后,他退掉了韩果儿的那间房子,进了自己的那间房,他对着窗户发起呆来,他感到很难过,看着这熙熙攘攘的街道,店铺,酒馆,茶楼,作坊,车队和行人,说实话,他很担心办法,但却没有办法,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韩果儿放屁。韩果儿好像什幺事也没有,她走进了另一家酒肆,这家酒肆离灵剑业住的那家客栈有很远的距离,这是一家很大的酒肆,里面摆满了餐桌,有很多官署经常在此饮酒,今天也不例外。除了喝酒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台子,会有戏子跳舞助兴。韩果儿进去的时候上面的戏子刚刚表演完一段舞蹈,准备下去休息。不料下面的一个穿着华衣锦服富家公子不干了:“喂,给我回去在表演一个,我们还没看够呢!”哪些戏子面露难色,恰好此时韩果儿迎了上去,轻轻地对那戏子说:“你下去吧,我来演给他们看。”韩果儿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远胜于那些戏子,她一上去,下面那些达官贵人可高兴了。“这个妞真够漂亮,我出十两银子今晚让她来服侍我了。”“不行,我出二十两银子,她是我的。”“别跟我抢,我是夜朝堂堂三品官员。”韩果儿丝毫不理会他们,她转过身去便开始跳舞。她身穿粉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绮罗裙,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不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头发绾起,本来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却散发出了一股仙子般的气质,竟然更添了一份亦真亦幻的美,手腕处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与一身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她的心遨游在无垠的太空,自由地远思长想。开始的动作,像是俯身,又像是仰望;像是来、又像是往。是那样的雍容不迫,又是那幺不已的惆怅,实难用语言来形象。接着舞下去,像是飞翔,又像步行;像是辣立,又像斜倾。不经意的动作也决不失法度,手眼身法都应着鼓声。绮罗裙从风飘舞,缭绕的袖口左右交横。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曲折的身段手脚合并。众人正在她的舞蹈而沉醉,所以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韩果儿细微的动作,她摆动裙摆的动作越来越大,她短裙下光洁嫩白的大腿充满了弹性,显得更加诱人,圆润白净的双臀隐隐约约,骚动难安,甚是风情撩人。看得哪些富家公子和好色的官员直流口水,下面不断的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好!”“再扭得动作大些。”“哎呀”韩果儿突然停了下来,假装羞涩的说:“官人们啊,对不起,小女子突然肚子不舒服,想上趟茅房再回来,可不可以啊?”“不行!要是你跑了怎幺办?”底下立刻有人反对。“可是,人家...憋不住了啊!”韩果儿突然坏笑道,“不信你们闻。”只见她将手伸到裙脚,轻轻一撕,竟然将裙尾的中间褶撕开,将肌光胜雪般美臀展现给众人。与此同时她轻轻地张开了可爱的小嘴,开始吸气。两条冰肌玉腿张开,美臀不断的靠近众人,一道深不可测的臭沟涌现了出来,身体里的气流不断的从嘴里经过肠胃流向它,韩果儿此时按下丹田,对着众人一个响屁迸发而出,臭气伴随着响声,飞速向众人冲杀而去,酒肆的中间部分的被一股强劲屁风吹过,将桌子和椅子全都吹翻了,那些当官的被吹得衣服都快撕破了,华丽的锦服被熏成了破衣烂杉。幸好都是男士,不用担心春光外泄。紧接着狂野臭气窜入鼻中,这才是正招,那些人呕吐都来不及,纷纷倒地,掉在地上的兵器声响成了一片。站在远处的侍卫,倒要好一些,没有晕倒,不过这个屁可不是那幺好享受的,都纷纷开始呕吐起来。韩果儿这幺一放,不要紧,本来跳舞弄的肚里就气鼓鼓的,这下开闸了,那屁就跟连珠炮似的,开始“咚咚咚”开了响。   这下酒肆整个全部充斥着浓烈的臭气,简直是人泡在臭气里一样,东家实在受不了,开始狂吐不已,三天前的韭菜叶都给倒出来了,东家喊道;“喔,痛快,喔——”接着又开始呕吐呕吐再呕吐起来。那大汉和做酒的师父,撞开了酒肆的大门,看干脆趴在干脆趴在酒缸边,只管呕吐。   随着大门被打开,臭气也蔓延了出去,街边好多人都在扶着墙走。有些人在那里呕吐呕吐再呕吐来着。 但是韩果儿好像还没有放够似的,只见她又把屁股往天上拱了拱,狠狠的憋了一口气,一下把在肚里存放了几天的臭气,聚集一起,就喷发出来。一股浓烈而强大的臭气汹涌而出,如泉涌一般从她那美臀中间的屁沟里排了出来。好像瓦斯爆炸的声音,直接将裙摆和裙褶崩成了好几半,白雾一般的屁流以数公里每秒的速度开始在周围的空气里肆虐,整个酒肆以及周围十多家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全部被臭气所覆盖,方圆两百米内全都是韩果儿放的迷烟臭屁。附近所有店里的老板和顾客以及街道上的货商和游客全都被臭气攻心至死。些兵器以及所有木制品全都被臭气给腐蚀成了渣子。地面已经被臭气熏得凹陷下去,成了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米的大坑,上面躺着数以百计的被韩果儿放臭屁熏死的人的尸体。第十七章:黑妖狐胡美珍 灵剑业顿时心中升起一种不良的预感,他小心的说道:“你真要这幺做啊?”“那肯定的啊。”韩果儿很平静的说道,“是他们想要抓我的哦,我这算是正当防卫啊!” “哎。” 灵剑业有些无奈,不过他也没什幺办法。在百公里以外的景县大街,在被韩果儿臭屁轰击的范围以外,那些受到伤害较轻的,只是被臭昏的人逐渐苏醒过来,他们醒来之后无不被周围的狼藉景象所震惊。过了一会,等他们都明白了发生了什幺的时候,他们开始到处乱跑,奔走相告,就像灵剑业所住的客栈周围的人一样,到处都有人喊着““不好啦,屁魔来啦,大家快跑。”“那个传说中放屁的魔女来啦,大家快搬家吧!”一家大的茶楼的老板也在家中来回踱步考虑是否要搬家的问题,当他走出门外时,突然也在门口发现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昨天放屁只是警告你们,不要在这里秘密搞什幺对付我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看到这张字条的人你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想对付我就光明正大的来找我,我就在他们那秘密通缉出附近的那个林子里,如果他们不听,再继续搞什幺东西妄想战胜我,本姑娘就在这里一直放屁,知道把景县的所有人都臭死为止。 ——屁魔韩果儿老板当即大惊失色,以他在景县混的程度,确实知道这里在组织人手对付屁魔。但是却不清楚具体是在什幺地方。于是他找了他认识的一个景县的大人物,方才打听到,这才火急火燎的拿着韩果儿大那张字条赶到那个“通缉屁魔练兵处”,沿着地道一路小跑跑了进去。直到里面豁然开朗。里面的建设如鬼斧神工一般,除了比外面稍微昏暗些,给人感觉天色差不多。但是不同的是这里面的热闹与外面景县那种热闹不同,里面全是磨武器和练武的士兵。耳边不断能传来嚯嚯的格斗声,武功好些的士兵击倒武功差的士兵,被击倒的士兵爬起来再战。他继续往前走,突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你是谁,来这里是干什幺的?”他惊奇的回过头去,只见一个黑衣女子走了过来,那女子大约二十六七的年龄,相貌很美,如出水芙蓉一般,她的发分股系结拢起,再盘叠在头顶或两侧称形成了螺髻。“我...有重要事情要禀报,”茶馆老板挥了挥受伤的字条,请问这里的主人是谁?他在哪?”“呵呵”黑衣女子很随意的说:“有什幺事禀告我就行了。”她一边说一遍从他那里哪过了字条。她打开了这张字条,默默的读了一边,这期间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直到她读完之后才露出了冷笑。“哼,这个小魔女,你能赢得了我吗?”“哦,那请问在下是?”茶馆老板知道这次碰上厉害角色了,便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听说说过黑妖狐吗?”那女子问道。“黑妖狐?”老板惊道“那不是司马紫烟的情剑山河里的人物吗?叫胡美珍,据说她会在遇敌时会放出臭气来驱退敌人。”“没错,本宫便是胡美珍。我与夫君结婚后不久,他便做了皇帝,有一次他迫不得已远征,我在一次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被装了一下,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已经在夜朝了。”“啊,穿...穿越?真的假的?”这番话实在叫人难以相信,但又不能不信,因为她说完这段话,便转向那群练武的士兵,“布布”连声,放了一群连屁!再也没有人怀疑不是她放的屁了,因为那一连串的响声集中了大家的注意力,发现那密锣紧鼓似地急屁,的确出自香臀。离得稍远的人,闻到一般奇臭扑鼻,只来得及把鼻子掩上,顾不得礼貌,匆匆地向远处冲去。   到了外面,他们一个个都弯下了腰,大口的把刚吃下去的鸡鸭鱼肉吐出来直吐到胃中的苦水也呕光时,犹无法停止。   近处的人全都伏倒于桌兵器架旁或地上。   等臭气慢慢转淡的时候,才有人摒住气息过去,把哪些人个人扶了出来,他们都已气绝了,全身都泛起了黑色,身上仍有着那股奇臭。很显然是被屁熏死的他们用愤怒的眼神看向胡美珍,但是胡美珍却是高傲的甩了甩头发,转过头不理他们,他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你现在相信了吗?”胡美珍转过头看向茶馆老板。“啊,我信了,但是,据说这个叫韩果儿的屁魔放屁威力无边,你确定你的屁能赢得了她的吗?要不你用尽全力放一个屁给我看看。”“呵呵,”胡美珍不屑地道:“姑奶奶的屁不是随意放的,而且一放就惊天动地,今天是给你展示一下而已,再说我那一屁出来,方圆十丈内的人无一能免,在今天这个场合不太适宜。”老板说了一声“哦”便回去了,胡美珍也消失在了远处。不久,一个穿戴铠甲的将军一样的男人进来了,看到了那里都一些人的倒在那里,不由得吼道:“这怎幺搞的,想偷懒吗?”旁边一个士兵可怜兮兮的说,会亲王大人,这些兄弟是被黑妖狐胡美珍一屁给薰死了。亲王特别想发怒,找胡美珍讨个说法,但是想了想,咬着牙忍住了,谁让自己有求于她呢...... nzxs1
  • 标签:的人(1808) 侍卫(18) 放屁(9) 臭气(32) 姑娘(119) 亲王(1) 灵剑(1) 景县(1)

    上一篇:女管家的秘密

    下一篇:女舞蹈教师特别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