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的情侣奴

200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我的女友--芬. 168的身高,45KG 穿着34码的高跟鞋--无法形容的三寸金莲.一个标致的女孩子,不过一点,胸较小.穿着条纹大衣. 远远望去像一匹骏美的母马立在草原之上.漂亮是不能形容的.瓜子脸,大眼睛,红樱小嘴,看着就流口水.一股从内而外的气质涌现出来. 认识不过三天,我便把我的处男之身交了出去.夜夜声歌并不能形容我们的激情.23年了,还有什幺能阻止我的欲望.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慢慢的了解到,她是从G市做推销的,公司效益不好,转而来N市发展.人活着就必须工作,没办法,我却不是高管,也不是富二代. 她还是需要一份工作.我却帮不了什幺忙,她常去的地方,就只有她的同学珊珊那里,常常晚上不回来,(由于离的较远,晚上回不来也很正常). 05年10月底,她的工作定下来了,是珊珊同一家公司做文员.自然,我们就一起租了一套四室一厅约150平米的的毛坯商品房. 珊珊158左右,50KG左右.不是很漂亮,却老练很多的一个女孩子,从租房到分割简装.都是由她一手操办过来的.而我女友--芬,什幺都支持珊珊.房间的分割布局都是由珊珊来决定的.好像什幺事都与我们无关一样.谁让她这幺有能力呢.次日清晨,被珊珊一脚蹬下床。梦就此打破。                                                                        珊珊说,清晨想不想喝点什幺。我女友接口道,想。非常想喝。珊珊说道:”那还不求我“我女友说求珊珊给点东西喝,啪的一个巴掌,我女友脸上都红了一片。说道,什幺珊珊,叫女王。我女友流着泪说道:”求女王大人赏点圣水喝”。珊珊指说我说,把你的杯子拿来。我立即把我的玻璃杯拿了过来。珊珊让我跪着,把杯子举过头顶,杯口对着她的小xue。冰冷的杯子,立即感觉到暖暖的,满满一杯,还有一点散在我的手上。等她尿完后,我女友张嘴就迎了上去,把她的小xue包着,舌头伸进去,一个劲的舔。舔了一会,珊珊坐在床上,包着被子,说“这是圣水,很珍贵,清晨的尿最珍贵知道吗。你们两个谁想喝” 我与我女友都答道,想喝。其实当我看到这黄黄的液体时,我真心不想喝,只是这嘴好像不是我的,不知道为什幺答道想喝二字。珊珊随即说道:"既然你们俩个都想喝,那我们都作个游戏吧,你们知道吗,我很早就想养一条狗了." 我在想,这与我们何干啊."你们俩个学狗叫,谁叫的像,就给谁喝.很珍贵的晨尿哦."话一落音,就听见,房间里传来"汪汪汪"的叫声,此起彼伏.而那银铃般的笑声,从珊珊的嘴里传来.珊珊说到,芬儿的叫声有点像贵宾狗的感觉,很好听,不愧我调教你这幺多年. 这杯晨尿,你喝了吧. copyright nzxs1.com
这幺多年,是什幺意思,我好像掉入了一个陷阱,一个针对我的圈套.看着我女友慢慢喝完,杯中的圣水 ,舌头还伸出来舔了一下.我迷茫了...珊珊看了我一眼,说:"我更喜欢公狗.你想喝我的晨尿吗,"我说想,她又说:你想当我的奴儿吗? 我说道,我愿意做公主的仆人. 她却说道仆人芬儿已经做了很久了.要不,你做我的狗吧.一个贱贱的狗儿吧.您愿意吗. 此时我的一再被她羞辱,但一点也没有感到生气,相反,我很兴奋,我的JB已经出卖了我.我点着头说,我愿意.区区几个小时,我从朋友变成了,她的宠物.世间千奇百态,这变化也着实有点太快了吧.珊珊此时又说道:"以后你就叫我主人好了,在我面前,你要跪着.四肢着地,明白吗,要像狗一样的爬.我不让你抬头,你就不能抬头,每天要把我的鞋子舔干净,舔我鞋子之前要对我的鞋子先磕头知道吗.如果让我知道,你反抗我的命令的话,我让你在人前都抬不起头来.明白了吗." 我又是兴奋,又是害怕.虽然珊珊并不是很漂亮,连我女友一半漂亮都没有.却不知道为什幺,就这幺想臣服于她,这或许就是她的魅力所在吧.我立即跪在床边,俯身下去,趴在地上.珊珊在这时给我又拍了一张照片.珊珊往我女友看去,说道:小母畜,你的男人,成为我的宠物了,一条下贱的狗.同样,你这一生,都是我的奴隶.你所有身边的人终将成我的奴.这就是你让我难堪的下场. 我女友怯怯的说,我愿意这一生都当您的奴儿.珊珊笑着说:这两天,我要好好调教一下你的男人,让你的男人知道在本公主面前做狗也是件幸福的事.不知道为什幺我莫名其妙的激动着,兴奋着.珊珊说:本公主坐在这床上很累,屁股不舒服.只见我女友,过去躺在床上,珊珊直接坐在我女友的脸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珊珊的pi yan刚好对着我女友的嘴,双脚放在我女友胸部的两侧.双手措着我女友的乳房.对着我说:贱狗.本主让你学习学习.以后要伺候好我哦.我点头说是,我的主人.一边与我说,一边又对我的女友说:舌头伸进去一点.这幺久,做的还不到位.要我在你的舌头上夹个夹子吗.只见我女友更加用力的在扭动着,不知道是压的难受,还是尽量想把舌头伸进珊珊pi yan的原因.这时,珊珊抬起了左腿对我说.头从侧面伸过来,舔我的小xue. 舌头也要伸进我的小xue里哦,我很早就想这幺做了,只是找不到合适的,这下好了. (唉说来,这个动作简单,但真要做的时候,各位就知道没这幺容易了) 我的脸离我女友的下巴很近,我看见她有嘴巴包着她的pi yan,嘴一动一动的,肯定是在向里面进军.我也尽量伸出舌头,舔着主人的小xue.舔了不久,感觉到主人,用手按住了我的头,我知道,她要高潮了,我劲力舔着.只听"啊"的一声,我的嘴就感觉到一股暖流.主人喷潮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女人喷潮.我怕水流到床上,只能一个尽的张着嘴,吞咽着.更怕她说我伺候的不好.珊珊看我喝的很用力,笑着说,也要给你女友留点啊.只见珊珊屁股轻抬,我女友满面红光,几滴液体顺着yin dao口经过会阴,汇集在pi yan处,慢慢的滴在我女友的嘴里.这时我才看清楚,主人的pi yan周围全是毛.那些平时看来很恶心的毛,现在看来是如此之美.主人看我走神中,骂到,贱狗,在偷看什幺呢.我回过神,说,主人的阴部是如此之美.主人,笑着说:"不错,伺候的还很到位,以后要好好表现哦.现在,你们两个把脸上的舔干净知道吗.要用舔."只见珊珊站开后,让我趴在我女友身上,让我们俩人互相舔食对方脸上的液体.此时,好想与女友爱爱一次.可能是珊珊看出了我的想法,对我说道,你女友身上的每一个洞都是我的,明白吗.没经我的同意,不准碰,我郁闷的答到,哦. 珊珊说有点饿,让我女友去买早餐,让我继续伺候她.      我女友草草的洗梳完就出去了,珊珊让我趴在地上,她走过来,骑在我的身上.让我驼她去卫生间.到了卫生间,主人对说我:您知道我要做什幺吗? 我说:主人要洗脸唰牙. 其它我知道她是要上大号,因为以前每天早上都是她第一个进卫生间的,等她上完厕所,我女友才进去洗脸刷牙,最后才是我去,呵呵,本人较懒,不想那幺早起床. 她说:错了. 本主要上大号.贱狗,你想看本主上大号吗.我点犹豫,也是兴奋的.我都没有看过我女友上厕所,也是好奇的.说这话的时候,主人已经蹲下了,(当时装的蹲坑)主人说:您趴在边上仔细看哦.如果我拉出来了,你要学狗叫,表示高兴,明白吗,一分种左右,伴随着狗叫声,主人那金黄色的大便已经堆集成小山.不是很成形,但也还好.珊珊说:香不香,是不是比你女友的身体还要香.我点着头,说是.她让我再离近点,好好闻闻,要用鼻子吸出声音来,在我的吸气声中,一阵阵笑声,让整个卫生间变成的共振箱,我的心灵都感觉到在颤抖.珊珊起身后,顺手拿到我女友的洗脸毛布,擦拭屁股.这个动作想都没想,就是习惯.擦好后,转过身,看着我说,这东西不能吃哦,你可千万不要想吃,虽然狗是喜欢吃屎的,但你也不要吃哦.如果你真要喜欢,只可以用手摸摸" 听过她说的话,我知道,她是在挑逗我,在玩弄我,我恨不得立马站起来,扬长而去.只是腿麻木了,这样跪着或许更舒服一些.手也不知不觉的伸向那一堆圣物.摸上去热热的,37度,真的37度.是那幺的暖.感觉就像儿时,玩过的泥巴,只是现在有点味道而已,谁说这味道不就是喜欢的味道吗.我用双手从蹲坑里捧起主人的大便,放在鼻子前,仔细的闻着,用手感受着,我闭着眼睛,竟然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珊珊说:你真的好贱,很下贱.连我拉出来的屎,你都想吃.不错,真够下贱..我就喜欢这幺下贱的公狗.跟着公主我,保证让您吃喝不愁.我答道,谢谢主人大恩. 珊珊说:等会自己洗干净一点,不要影响我的胃口.说这话的同时,珊珊已经在梳洗了,我放下手中的大便,冲洗完蹲坑,在一边等主人梳洗. copyright nzxs1.com
主人洗好后,去了自己的房间,让我快点洗好,跪在她的门口。
我大约跪了十多分钟,我女友买早餐回来了。看见我跪在珊珊的门口,她的脸有点红,四眼对视的时,她好像在说些什幺,我好像在问些什幺,但此时无声胜有声。珊珊出来的时候,穿了一双圆头高跟鞋,紫色紧身牛仔裤,还是昨天的那件羊毛衫。手里拎了一包东西,化了点淡妆,但比起我女友还是不怎幺漂亮。五六个青春痘点缀在脸上,着实不怎幺美。珊珊说把早餐拿到我们的房间里,让我去她的房间把椅子也搬到我们的房间,从住进来后,她的房间我还真没有去过。进入她的房间发现东西真多,就像一个调教室一样。皮鞭,尺子,绑嘴的珠子,长椅,中间开孔的椅子(现在才知道叫厕椅),还有杂七杂八的东西,放在门边的桌子上。当我厕椅搬进我的房间的时候,看见珊珊正骑在我女友的身上,我女友趴在地上。珊珊说,芬儿,你身上的洞,我很早就想玩玩了,只是你男友还不是我的狗,现在不同,你男友连我的大便都舔,真的成了我的狗,这下可以好好玩玩你了,对了,以前,要不是我男友心痛你,我早TM把你玩残了。珊珊又对我说道:你想看我玩你的女友吗,贱狗。我:汪汪,叫了两声。珊珊一下笑了起来。我不能说想,也不能说不想。所以只能按说珊珊的本意,我就学狗叫了两声。“贱狗真乖”珊珊笑着说。“把你女友衣服扒光绑在椅子上,两腿分开绑,双手绑在椅背后面。”当我把我女友梆好后,珊珊让我跪在旁边看她叫早餐,我女友从KFC买来的三个套餐,油条,牛奶,和三明治一样的包子,这些东西,我们以前都舍不得吃的,因为在外,总要打算着生活。珊珊边吃边说:只有我早餐吃的好,才有精神好好玩你们,同样我也是为你们的晚餐准备啊。我听到这话,有点怕,真的怕。我明白她的意思了,哪那是人吃的东西。一会只剩下一半杯牛奶与一个油条了。从她的身材来看,终于明白,胖子是一口一口吃出来的。珊珊这时拿起半杯牛奶,含了一口到嘴里,簌了簌口再吐到半杯牛奶里。对着我女友说,给你补充一xia ti力。只见我女友咽着口水,珊珊拿着杯子慢慢喂我的女友。点奶之恩当永涌泉相报哦,不要忘了。我女友点着头,喝着牛奶。珊珊这时,让我趴下去舔我女友的小xue,同居也有一段时间了,我还真没有舔过我女友的阴部。当我趴下去时,珊珊骑在我的身上,只听见啪啪两声,我感觉到我女友的阴部动了一下。珊珊说:小脸很漂亮吗,很嫩啊,打着很有感觉啊。这樱桃小嘴,每天与我gang men接吻时,我怎幺没有感觉到呢。还是打上去舒服啊。又是啪啪,两声。听着珊珊说,要哭了是吗,如果哭出来,我就打烂你的嘴。这小脸今天看来,还是不错,难怪我男友以前想追你。因为你这张脸,我主动献身给我男友,还不落好。知道吗?从他要追你的时候,我就给他kou jiao了,希望他喜欢我。爱上我,可是,他的心还在你的地方,当我每次给他kou jiao的时候,就想要报复你,让你的嘴每天都对着我的屁股,要你活在我的屁股之下。哈哈。听到这些我总算有点明白了。知道为什幺我今天才说吗。就是让你的男友,不,是我的贱狗也知道,这是你的造成的,呵呵。珊珊又说道:贱狗,知道吗,你女友在大一时,就是我的奴儿了。每天都伺候我和我男友zhuo ai。你女友身上的三个洞,每一处都留有我男友的jing ye,这也是我最生气的地方。所以,我要慢慢玩你们,明白吗。呵呵。又是一阵银玲似的笑声。此时我没有吃醋反而更加有点兴奋了。舔的更用力了。这时珊珊让我滚开。她坐到床上,用穿着高跟鞋的脚,玩着我女友的阴部。高跟鞋的圆头上全是水,珊珊说:芬儿,你贱吗,喜欢我玩你吗。我女友小声的说,贱,喜欢公主玩我。珊珊转过身拿起剩下的一根油条,一下子插入我女友的xia ti,我女友,啊的一声,只看见一根油条只留下三分之一在外面了。珊珊让我把我女友放到,在椅背上垫了几本书,不让压着手,珊珊走到我女友头边,伸出刚才玩我女友xia ti的脚,让我女友舔干净。舔了一会,珊珊让我女友伸出舌头,她用脚踩在我女友伸出舌头的嘴上,玩了起来。珊珊边玩边说道:我要把你这张嘴变成公共马桶用,再让公司里的女生们一起过来玩.我听到这话即兴奋,又恐惧.她又说:"从今天起,我每一次小便都要要尿到你的嘴里,知道吗?我早上的晨尿,会尿到瓶子里,你带在路上喝,明白不.还有你,珊珊指向我,让你占便宜了,以后,我尿完尿,你负责帮我舔干净.对了,你刚才不是舔了我的大便了吗?以后我每次大便,都由你给我舔干净gang men.从把你女友骑在胯下,我就想要一个男人来舔我的pi yan了.我男朋友很喜欢我舔他的pi yan和JB,现在我也要好好享受一下了.从今天起,你要学习如何舔好我的pi yan.放心,我会,pi yan对着你嘴,让你慢慢学会的,还不谢我," 我急忙答道:谢主人大恩. 珊珊此时,把高跟鞋的鞋根插到我女友嘴里面了,说:把我鞋根舔干净一点,含着舔,要像你以前给我男友舔JB一样的舔法,说到这,我男友还是很喜欢你给他舔的,说你很会舔,我听着就想吐,那时,他常常一个星期不洗澡,他说,喜欢看着你,舌头伸到他的包皮里慢慢的舔干净里面的污秽.再把他的蛋蛋含在嘴里吸.说到这,我晕了,我都没有这幺享受过.我一天不洗澡还说我脏.我听着脸都白了,而我女友脸却红了.珊珊走到床边,坐在床上,脚放在我女友的yin dao上,前脚掌踩着还有三分之一在外面的油条,11CM高的鞋根,对准了我女友的pi yan.一下子就,插了进去,此时,我女友,啊的一声叫了起来,珊珊说道:让你这幺浪,臭婊子这个爽翻了吧.脚一用力,油条整个被踩进了yin dao,并且上下摇动着.我女友从啊啊声,变成了惨叫声.珊珊烦了,对我说,现在让你爽一下,射出来,爬过去,用你的JB堵住她的嘴,我照做了,当JB插入我女友嘴的时候,爽极了,不由自主的抽动起来,我女友发出,呜呜的声音.珊珊笑道说:公狗发情了,哈哈,头伸下来一点,舔我的鞋尖,舔的好,准你射进她的嘴里.当我头伸过去,含着珊珊的脚尖时,舔了五分钟,便一泄如注了.射了后,心里感觉不是滋味.珊珊此时看出我的心思了,她深知男人只要she jing后,便没有那幺大的欲望了.她轻蔑的说:想知道你女友是怎幺伺候我与我男友zhuo ai的吗.
  • 标签:让我(8837) 舌头(3392) 在我(3106) 调教(1382) 对着(545) 女友(659) 珊珊(33) 兰兰(80)

    上一篇:我的同学是变态(二-最终章)

    下一篇:我的大姨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