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llDeathDoUsPart短篇虐杀

我怎麽可能忍心推开这样的她! 我在温柔乡中迷失了心智,丧失了一切关于伦理道德的常识。
我只想再多抱上她一会,就一会,再一会。

我原本以爲这辈子只能暗恋着她,连触碰她皮肤、甚至被她踩在脚底的资格都没有,可现在她真真切切地存在于我的怀中。
这是多麽美好的梦境,让我永远都不要醒来吧。
可是连我都根本想象不到,这个梦还可以变得更加美好。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搂着我的脖子向后倒在了床上。
我尽力控制住身体不把自己的重量施加到她身上,可是她抱得更紧了,直至我们之间零点一厘米的距离都消失。
这情况完全就像是我把她压在了床上,不,事实就是这样啊……我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圆润的胸脯紧紧贴着我的胸膛。可我的勃起也紧紧压在她身上。

她双颊红润,目光迷蒙,嘴角扬起让我心醉的笑,同时露出了她排列整齐的小牙齿——微醺的她甚是好看。她呼出的酒精气息混合着少女的芳香,我贪婪地用力吸到肺裏,不想漏掉一点。逐渐地,她每一次呼气的时间都更长了,我一边吸食着,一边看向她,却对上了她的眼睛,她似乎发现了我变态的行爲,好奇又恶作剧般地看着我,我马上停止了深吸,做错了事般垂下头降低了视綫试探着她的反应。 copyright nzxs1.com

“你在闻我的呼出的气吗?”她调笑着问。
“对、对不起,我不会再这样了。”我觉得自己用趴在她身上的姿势道歉很不妥,撑起上身想要脱离她的怀抱,可是她却更加用力地搂住我的颈。挣扎中我下体被磨蹭得更硬了。
“没有不让你这样啦,我只是好奇有那麽好闻吗?看你闻得很卖力呀~”
“嗯,特别好闻。”我答道,一边坚定地点头。
“看你这样我都想闻闻看了,可惜自己闻不到自己的味道呢。”
我沉默着,不知道该怎麽回答。
她凑近我,轻轻在我耳边说:“没想到你这麽变态,本来以爲你只是喜欢脚而已,没想到连酒臭味都喜欢。”

我擡起头慌乱地看着她。这,她是怎麽知道我是足控的?不不不,她早知道我是个变态还要与我这麽亲密才是最不科学的吧,她知道这些以后不应该被恶心得跑开甚至永远不和我联係吗?
她嗤笑出了声,说:“别慌呀~你有胆量做还不敢让别人说出来吗?”

nwxs5.com


“真的不敢。”我在心裏想,并没有説出口。
她见我不答,边用手指在我脖颈上轻轻画着圈边説:“我早在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是个变态死足控了啊,你一直在偷看我的脚别以爲我什麽都不知道。”

天啊,让我找个地缝鉆进去吧,这样被她赤裸裸地披露自己最深的秘密实在是太过于羞耻了。
我羞愧地叫出声,并且把脸埋在床上,我真的没脸再见她了,她怎麽什麽都知道啊。
  • 标签:自己的(18377) 看着(14750) 我就(2974) 让我(8532) 在我(3028) 都是(3903) 我也(1525) 是在(247)

    上一篇:Herrin(重口踩杀)

    下一篇:gts缩小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