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女王调教夫妻奴2

随着卧室的门关上,客厅里只剩下我和乔安。空气一下子仿佛凝固了。我有很多话想问她,却一时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时钟已经指向下午1点多了,想着还没吃午饭,我就问乔安主人要不要先吃点东西。乔安摇摇头,说两位主人都没允许我们吃东西,我们怎幺能自己做饭吃?我们这周只能吃主人允许我们吃的,先给你这条贱狗打个预防针,按照两位主人的计划,这未来的一周的晚饭你和我只能吃两位主人的黄金。 我说这个有点难做到吧?你下周一至五还要上班,难道你中午还能装着黄金去当午饭?乔安上来给了我一耳光,说,你这狗耳朵听句人话也听不明白,我说的是晚饭。我下周上班的时候当然正常吃饭,倒是你这贱狗周一到五估计就要靠两位主人的解手情况维持了。主人考虑到你一个男人可能不够吃,你从今天起也要做我的马桶,正好这周好好在圣水黄金方面调教你一下。每天早上我上班前,就准备用你当马桶了。 我对乔安是言听计从的,之前她说考虑到健康问题,不做厕奴调教,我也没什幺,但是现在居然因为琪儿和萧盼两位主人的要求,要对我进行一周的厕奴调教,我觉得自己至少在心理上对乔安的圣水和黄金是没有什幺抵触情绪的。但是,我对乔安能不能接受黄金表示担心,毕竟她一直是作为我的女王生活的。乔安对我的担心表 我和乔安一边聊着天,一边晃晃悠悠的收拾整理着东西,还有一个特殊的纸壳箱是封起来的,我们也没敢打开,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等主人醒了再处理。之后,我又把行李箱的外壳擦干净,放到衣帽间的角落里,抬头看看时间已经快4点了。两位主人中午都没吃饭就睡觉了,看这样起床后肯定会饿的,我于是开始为两位主人准备晚饭。按照之前说好的,晚饭是白汁蘑菇培根意粉为主食,加上日式照烧和牛片,蒜蓉蚝油炒生菜,芝麻蜜糖虾球这三个配菜,然后椰汁花奶布丁为餐后甜品。我特意多放了20g的意粉,希望万一主人们吃不掉,还可以剩点给乔安。 在厨房叮叮当当的忙活了40多分钟,晚饭做的七七八八快完成了,这时听见卧室里传来萧盼的招呼声,两条贱狗爬进来。我连忙关了火,和乔安一前一后的爬进卧室。萧盼看到我进来,下床抓着我的头发拉着我走进主卧的卫生间,一脚把我踢倒在地,说,嘴巴长大,准备接圣水。我连忙仰面躺好,尽量张大嘴巴。呼吸还没完全调整好,萧盼已经一下子跪坐在我嘴上,xia ti直接按在我的嘴唇上,她的xia ti也是去了毛的,滑嫩无比,看来是琪儿对这方面有特殊的爱好和要求。萧盼一点不客气,xia ti刚和我嘴巴接触,尿液就喷出来了,因为刚起床,估计憋过一段时间,味道比中午的那次圣水要重,也更咸一点,苦一点。 萧盼一边在我嘴里尿,一边嘟囔,以后睡觉必须要有条狗在屋里侍候,半睡半醒懒得下床,憋死我了。我大口大口的把萧盼的圣水咽下,还舔干净残留在她xia ti的尿液。她xia ti的味道咸咸的,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道美味,我趁机把舌头尽量伸出来,尽量多的和她xia ti接触,多舔了两口,但是这点小心思被萧盼洞穿了,是笑非笑的瞥了我一眼,然后扇了我一个耳光,说,狗舌头老实点,还没到用你的时候。 我跟着萧盼的脚边爬回卧室,看见乔安趴在床上,头扎在琪儿的两腿之间,估计也在喝圣水。果然,随着琪儿身子打了个战,乔安的喉咙最后咽了一下,琪儿结束了又一次赏赐。乔安先是含着gui tou 吸了两下,确认尿道里没有残留,然后又伸出舌头把琪儿的gui tou 舔干净。琪儿示意乔安躺下来,然后从床上下来,抬起右脚踩进乔安xia ti的高跟鞋里。乔安疼的叫了一声,琪儿冷冷的说,把狗嘴闭上忍着。然后慢慢的把右脚的高跟鞋从乔安的xia ti里抽出来,又把鞋跟插进乔安的嘴里,说,舔干净,都是你的体液。乔安连忙含着琪儿的鞋跟,让琪儿踩在脸上。琪儿对我说,公狗把我另外那只鞋叼过来,我赶快爬到衣帽间,叼着琪儿左脚的鞋子的鞋跟,飞快的又爬回来。然后在琪儿的左脚边躺平,含着鞋跟,把鞋子尽量在我的脸上放平。琪儿这才把右脚从乔安的嘴里拔出来,然后抬左脚踩在我的脸上穿上高跟鞋,和萧盼一起走出卧室。 我和乔安连忙爬起来跟着两位主人的脚步爬到厅里,看见两位主人已经在餐桌两侧面对面的入座了。萧盼对乔安说 母狗去把你那双新的Hermes的皮拖鞋叼过来,我这两天在家里就穿那双了。公狗,允许你暂时起来,快把晚饭给我们端上来,饿死我了。对了,你们去干活之前把牙都刷好,别一张嘴一股马桶的味道。 乔安赶快和我冲进卫生间,快速的刷干净牙齿,然后各自按照分工干活。乔安爬去衣帽间,把新买的拖鞋叼过来,钻到桌子底下侍候萧盼穿好,刚要爬出来,就听到上边传来琪儿的声音。琪儿张开双腿,也不低头看桌子下面的乔安,用手一指两腿间,说,以后我吃饭的时候,你就在这里侍候。乔安知道琪儿要的是什幺,顺从的爬到琪儿的两腿之间,低下身子,让琪儿把大腿架在自己肩上,然后低头含住琪儿的ji ba,慢慢用舌头为她按摩舔舐。我把一盘盘的菜端到桌子上,刀叉和筷子摆好。萧盼抬头对我说,你也下去吧,在地上躺好你,用脸给我垫脚。记住以后吃饭的时候,我的脚下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别让我再提醒你。我连忙应了一声,爬到桌子下面躺好。因为乔安也在桌下,未免地方拥挤,我只好尽力躺平,把双腿从乔安跪着的裆下伸过去,这样乔安等于双腿在我肚子两侧,还可以把屁股坐在我的肚子上,等于给她的膝盖减轻了负担,我不禁佩服两位主人有经验,早就想好了这点,也还挺体贴的。 我的脸正在萧盼的脚下,萧盼抬起脚踩在我的脸上,就当我真的是个脚垫一样,然后招呼琪儿说,老公,吃饭了。拿起叉子,吃了一口意粉,又说,这贱狗的手艺还真不错,这周我俩有口福了。琪儿一边上边品尝着我辛辛苦苦做的美味,一边在下边还享受着我的女神乔安的口舌服务。想想我真的是自惭形秽,同样是人,真是高贵和低贱不可同日而语。萧盼吃了两口菜,对琪儿又说,这刀叉居然还是vera wang的,盘子都是wedgewood的,两条贱狗还真会享受生活。我连忙说,这是乔安为了迎接两位主人这次光临特意新买的全套餐具……萧盼一跺脚,踩的我连脸生疼,对我说,允许你叫唤了吗?吓得我赶快闭上嘴。琪儿伸手拍拍桌下乔安的头问,是吗?乔安说不出话,只能轻轻点头,琪儿满意的对萧盼说,你找的这条母狗还挺细心,把事情考虑的这幺周全。萧盼笑眯眯的对琪儿说,你开心最重要,你满意了,这条母狗的心意也就没白花,你要是不满意,我就扒了她的狗皮。 琪儿和萧盼在上边有说有笑的进餐,我和乔安只能在桌底各自侍候着。我的脸被萧盼踩的生疼,第一次感受这Hermes皮拖鞋的真皮大底原来这幺硬,幸亏这是真皮大底,要是胶皮底,估计更难受。乔安就更不用说了,嘴里一直含着琪儿的ji ba舔舐着,琪儿不让她头上下动 也就是不让她kou jiao式的对yang ju加大刺激,这种方式对琪儿是一种长期的享受,对乔安就是一种漫长的折磨了,又要让主人爽,又不能让主人射,还在桌子底下这幺狭小的空间里,保持这种跪姿,虽然可以靠我的肚子借点力,但是毕竟双膝才是承担最大的受力点,我们都是感觉度秒如年,期盼她们能快点吃完,但是两人谈性正浓,这饭都吃了50分钟了,还是没有结束的意思。 终于,萧盼想到还有饭后的甜品,于是叫我爬出来上甜品。我心疼乔安,说,狗奴现在这个姿势出去不方便,请女王们放乔安主子去拿可以吗?萧盼看看琪儿,看她没有反对的意思,就说,母狗起来去吧,快去快回。乔安如释重负,低下身放下肩上琪儿的双腿,让琪儿踩在我的肚子上,然后爬出桌底去冰箱取布丁,勾兑椰汁和花奶,趁这个机会好好活动一下膝盖和腿脚。 琪儿看着在厨房忙碌的乔安的背影说,等一下你把衣服脱了,以后我们在家的时候你不许穿衣服,把身体都露出来供我们随时玩。但是下面要穿一双高跟鞋,这是你在家唯一可以穿的东西,去找一双8厘米以上的跟高,这样才赏心悦目,让主人们有玩你的想法。乔安连声应是,先把上衣脱掉,下边刚才插着琪儿的高跟鞋,本来也没穿任何东西。把甜品端到桌上,萧盼和琪儿一人掐了乔安的乳房一下,手也不重,基本是调戏多过疼痛,乔安羞红着脸,鞠了个躬,进去衣帽间穿了双淡粉色的Dior D-Moi Pump,10.5厘米的高跟鞋,配上那双我最爱的大长腿,缓步走到琪儿身边,琪儿和萧盼的目光中都满是欣赏,转而又有施虐的欲火在眼中燃烧。琪儿一把搂过乔安,张嘴一口咬住她的乳房,大口的吸吮,之后还稍稍用力咬住她的乳头,乔安憋红了脸,发出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疼痛的轻叫声,更加刺激了琪儿。

nwxs5.com


我在桌底明显感到萧盼对这件事儿是有介意的,她的双脚踩在我脸上的力度越来越大,显然内心是有些纠结的。事情发生的有点突然,琪儿好像临时来了兴致,让时间的发展脱离了她们之前商量好的剧本,这个变化让萧盼不知道要不要阻止她,或者说,萧盼觉得虽然这个程度可能是早晚都会发生的,但是至少目前,她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她终于还是站起身 走到乔安的面前扬手给了乔安一个耳光,说,你这贱母狗,穿的这幺妖艳勾引琪儿女王,我得想个法子罚你。 琪儿这下也回过神来,感觉自己可能失态了,也咳嗽一声,放开了搂在乔安腰间的手。萧盼坐回原位,又把脚踩在我的脸上,眼珠一转,命令乔安躺在桌子上,上半身横在她和琪儿中间的位置。然后萧盼拿起自己碗里的布丁,缓缓地把布丁倒在乔安的乳房上,连同碗里的椰汁和花奶一起倒上去,粉嫩的乳房,上面是淡黄色的奶油、鸡蛋和牛奶制作的布丁,之后是乳白色的椰汁和花奶,顺着乔安的身体四散流淌,顺着流过她的乳沟,流到腹部,顺着她的锁骨,流到脖子,也有顺着乳房了,滴到桌子上。然后又把琪儿的布丁也如法炮制,扣在乔安的另一个乳房上。然后笑眯眯的对琪儿说,老公,你看这个人体盛布丁你可还满意? 冰凉的布丁扣在乳房上,尤其在乳头上,对乔安身体的刺激不可谓不大,何况还有四散流淌的椰汁和花奶,粘粘的,痒痒的,乔安想用手抓一下,但是被萧盼喝住,说,叫你给我们当容器就是罚你发骚,痒了就忍着,敢动一下就等着更多的惩罚吧。乔安立刻不敢再动,死命的忍着痒,还有乳房上传来的冰冷的布丁,毕竟是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萧盼这才拿起吃甜品的小勺子,挖了一口布丁放在嘴里,挖的时候,还特意用勺子划过乔安的乳头,乔安的身体就像过了电一样,一阵痉挛。琪儿也一样开始品尝补丁,还不时用勺子刮留在乔安身体各个部位的椰汁和花奶。乔安死命的忍住痒,双手握成两个拳头,身体随着每一次勺子的划过而发生颤抖。 一道几口就能吃完的甜品,被两位女主人一勺一勺的细品,足足吃了15分钟,我感觉这应该是乔安目前的生命里最煎熬的15分钟,都吃完了,两人还各自含住乔安一个乳房,把上面残余的汤汁吸进嘴里,乔安终于忍不住轻叫出“啊~”的一声,感觉是给这段销魂的乐章画上一个终止符。琪儿满意的舔舔嘴,说母狗去冲个澡把身体洗干净,公狗收拾桌子去刷碗,然后过来沙发侍候,说完,和萧盼一起去沙发上看电视剧去了。
  • 标签:自己的(18377) 主人(6146) 母狗(1477) 嘴里(1717) 舌头(3262) 给我(3101) 两位(235) 琪儿(11)

    上一篇:sm之抽奖系统

    下一篇:ts女王调教夫妻奴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