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

清晨醒来,屋里凉凉的。我撩开窗帘一看,窗外已经下了厚厚的一层雪。我赶紧又钻回被窝,本打算睡个回笼觉,然而当我想到今天下午要去“品丝阁丝足踩踏会所”,便再无睡意了。 我叫张锋,今年24岁。我是一个恋足者,恋足历史距今已经10年之久了。女生的脚、鞋袜,无论是观赏把玩还是闻味道,往往情不自胜的无法自拔,甚至一个女孩的鞋印,我都会去迷恋。所谓爱屋及乌,恋足恋物的同时,也迷恋着女生的踢、踹、踩、踏、虐。以前读《聊斋志异》,读到《云萝公主》这个故事的时候,被一个细节吸引了:云萝公主坐着时总是让一位婢女伏在桌下,然后她把脚放在这个婢女的背部。我当时就想,公主为什幺不让男侍从伏在桌下踩着呢?如果是我在公主的脚下多好呢?可能这种情愫,是与生俱来的天性吧。
说到这家丝足踩踏会所,是我年初时无意间在网上发现的,现在算起来注册会员也快一年了,几乎每个月都会去那里消费一次。我越发的觉得,在这间会所不仅仅有“被虐踩”的快感,也不仅仅有品丝袜舔丝足的激情,更多的是一种恋足文化的享受。 copyright nzxs1.com
记得10年前,也就是1999年,我正读初中二年级。当时我跟一个名叫林诗倩的女生同桌,她高挑的个子,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样子很文静很柔弱,但事实不是这样,她经常仗着有个在校里校外很能混的“哥哥”去欺负别人,我做为她的同桌,自然是首选的霸凌对象。时隔多年,我一直无法忘记她,因为她是为我播下恋足种子的人,正是她让我开始对女生的脚有了幻想。
  我不知道林诗倩是否也算恋足,她确实是很欣赏很钟爱自己的脚,经常把脚蹬在我的凳子上,或是系鞋带或是擦鞋,又很欣赏的样子,有时甚至毫无客气的蹬在我的腿上。一天她穿着一双黑色的厚底皮鞋,自习课时靠在墙上跟后座的女生一起拿我开涮,说到高兴处,忽然把脚蹬在了我的腿上,我能看见鞋底的深凹的纹路,我觉得她的鞋很漂亮,心里忽地洋溢出异样的感受。在她和后座女生的笑声中,我将她的脚推了几下,没有推掉,就这样任她蹬在身上。几分钟之后她才把脚拿下去,而我的腿上留下一个清晰的鞋印。从这时开始,我便觉得有点怪怪的,我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她的鞋,无论她穿什幺鞋,只要能多看几眼,我便感到很舒服。
内容来自nwxs5.com

 之后的日子里,她踹在我身上的频率增加了,到后来每天都对我进行着踢、踹、踩三部曲,以至于我对她脚的依恋越来越深。踢,经常是无缘无故的进行,一次体育课时她还踢了我的胳膊,导致之后好几年一到阴雨天被踢的地方就酸痛难忍。踹,最初多集中于小腿,后来逐渐上升到大腿。踩,多数时候是踩我的东西。笔掉在地上,踩住,书掉掉在地上,踩住。东西被她踩在脚下,我就会钻到桌子下去求她,近距离看她的脚,看她的鞋。我蹲下去,她就会把脚往我的腿上、身上甚至肩膀上蹬,也许她是单纯的欺凌,但我却又越来越钟爱这种感觉,所以当时我们俩是各怀心事,甚至乐此不疲。从这时起,我就越发地想闻她的鞋和她的脚。有时候幻想着她踹我,踩我,用脚穿着鞋蹂躏下体,强迫我闻脚,在这样的幻想中,我有了第一次自慰,自慰时,我觉得我的身体给了她的脚。
  • 标签:让我(8837) 在我(3106) 鞋底(1493) 给我(3216) 说着(3250) 我说(2134) 她说(901) 给你(313)

    上一篇:美术老师

    下一篇:风华绝代的无上女皇(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