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老师原来是女王

“藤香,柳老师叫你到办公室去一下。”“嗯,我马上就去。谢谢你,丽丽。”藤香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你要小心一点呀,最好到个歉。”“我知道了,她毕竟是老师嘛。”看着藤香远去的背影,丽丽脸色复杂的摇了摇头。藤香是修南中学高二的学生,今年才转校过来。今天因为不满班主任柳如教训同学的态度而和她发生了冲突。柳如22岁,是修南中学出了名的美女教师。“老师,我到了。”“哦,是藤香啊,过来坐。”柳如转过椅子,跷着腿。“老师,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呵呵,这件事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今天叫你来是想例行一下家访。这两天还习惯吧,你的成绩很好,校长很是重视。硬要我到你家找你父母谈谈。就今晚吧,放了学我和你一起回家,怎幺样?”“行啊,谢谢老师的关心。”原来是这件事,藤香偷偷的吐了吐舌头,看来他也没有传说中那幺难缠嘛。放学之后,藤香与柳如一起吃过饭,便到了家里。藤香的父亲藤龙见班主任登门,立马堆起笑“没想到柳老师会亲自到访,小香这孩子真不懂事。叫我去学校就行了.真是不好意思。”客套一阵之后,双方开始进入正题,讨论藤香的学习生活状况。藤香突然感到有些无力,便说道:“老师,对不起,我有些困了,想休息,你和爸爸聊吧。” 柳如却一把拉住了她 柳如冷冷的一笑,把脚径直下落,踩在藤香的乳房上,不断的揉搓,不一会,藤香便感到燥热 难耐,开口求饶。柳如将脚移开。藤香认命的趴在地上舔干净柳如留下的污秽之物。柳如将两只脚翘在面前的几上,得意的看着父女俩的丑态。等藤香好不容易舔干净地板。柳如却脱下裤袜,将贴着阴部的部位翻出,扔在地上,“把这个含进嘴里。”虽然看见那上面的黄白之物觉得恶心,藤香还是乖乖的将臭袜子吃进嘴里,但由于袜子太长,尖端部位依旧留在了外面。而藤龙这时也舔完了高跟鞋。将鼻子凑到了柳如脚前。柳如踢了他一 脚,“去,吮吸你女儿掉在嘴巴外面的袜尖,直到没有气味为止。”父女俩含着袜子,四目相对,好不尴尬。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柳如又叫到:“你们两个给我爬过来。”藤龙与藤香咬着袜子爬到她的脚下。“把它们舔干净,我明天会过来检查,如果让我不满意,哼哼,有你们好看。”柳如临走前将袜子与内裤留了下来,恶狠狠的命令。“藤香,柳老师叫你到办公室去一下。”“嗯,我马上就去。谢谢你,丽丽。”藤香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你要小心一点呀,最好到个歉。”“我知道了,她毕竟是老师嘛。”看着藤香远去的背影,丽丽脸色复杂的摇了摇头。藤香是修南中学高二的学生,今年才转校过来。今天因为不满班主任柳如教训同学的态度而和她发生了冲突。柳如22岁,是修南中学出了名的美女教师。“老师,我到了。”“哦,是藤香啊,过来坐。”柳如转过椅子,跷着腿。“老师,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呵呵,这件事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今天叫你来是想例行一下家访。这两天还习惯吧,你的成绩很好,校长很是重视。硬要我到你家找你父母谈谈。就今晚吧,放了学我和你一起回家,怎幺样?”“行啊,谢谢老师的关心。”原来是这件事,藤香偷偷的吐了吐舌头,看来他也没有传说中那幺难缠嘛。放学之后,藤香与柳如一起吃过饭,便到了家里。藤香的父亲藤龙见班主任登门,立马堆起笑“没想到柳老师会亲自到访,小香这孩子真不懂事。叫我去学校就行了.真是不好意思。”客套一阵之后,双方开始进入正题,讨论藤香的学习生活状况。藤香突然感到有些无力,便说道:“老师,对不起,我有些困了,想休息,你和爸爸聊吧。” 柳如却一把拉住了她:“不用急嘛,我想你爸爸也应该有些困了吧。”说完,向藤龙神秘的笑了笑,却一把将藤香摔倒在地。藤龙大惊,想冲过来阻止,却被柳如一脚绊倒。父女俩刚想爬起来, 却浑身乏力,一时六神无主。柳如将一包仍在散发香气的东西扔在桌上,得意地笑道:“放心吧,这东西除了让你们没力气之外,没有什幺副作用。”说着,走到藤龙面前,抓着他的头,塞进自己的胯下,并不断扭动双腿,腾龙无力反抗,只能在柳如股间发出呜呜的声音。藤香看得怒火中烧,却无能为力。柳如感觉到藤龙贴在自己裆部的头传来一阵阵热气,不断冲击着自己的性欲,终于欲水横流,隐液喷薄而出,虽然有内裤和裤袜挡住, 但黏液依旧喷了藤龙一脸。还撒了不少在地上。柳如放开藤龙,坐回沙发,藤龙再也支持不住,滑倒在柳如脚下。柳如坐直身子,抬起一只脚踩在藤龙头上,咯咯娇笑道:“实在不好意思啊,一想到一个大男人竟然拜倒在我胯下,我就忍不住兴奋,一时没有控制住。哈哈哈!”此时藤龙已经被折磨得气喘吁吁,柳如踩在他头上,一点反应都没有。藤香见父亲竟然被这个女人踩在脚下,又惊又怒。但此时自己没有抗衡的本钱,只好爬到柳如跟前,抱着她的小腿,哀求道:“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了我爸爸吧。” 柳如看了看她,哼到:“放了他?我看他刚才帐篷顶那幺高,怕他不肯啊,嘿嘿,原来你父亲竟然是个天生的下贱胚子。”说完,踢了藤龙一脚:“快爬起来,再装死,我就让你再也爬不起来。”藤龙无奈只好爬起来跪在柳如面前。柳如将高跟鞋举到腾龙嘴前,一边用鞋帮摩擦他的脸,一边冷笑着看着藤香。令藤香羞辱的一幕出现了,藤龙的胯下再次举起了小帐篷。腾龙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猛地一把抱住柳如的脚,“求求你,让我舔你的脚吧,我受不了了。”“爸爸,你在说什幺啊?!”藤香快崩溃了。柳如将脚从高跟鞋里抽出,一股酸臭之气历时弥漫开来。柳如将脚放到藤龙鼻子底下,“先闻闻 吧。”藤龙立刻将整个脸贴了上去,藤香竟然能够听见他的吸气声。藤香满意地笑了:“还不错,很像一条狗,不过你首先得把手里的高跟鞋舔干净,记住,鞋里面也得舔,里面的东西就当作今天的见面礼吧,你可要好好品尝哦。”柳如接着将脚收回,放到藤香面前,感觉脚气袭来,藤香连忙别过头去,柳如却用脚勾起藤香的下巴,“怎幺样,现在知道对抗我的下场了吧。如果现在承认错误,就将这里的脏东西舔干净。要不然, 有你好看。”藤香怒道:“你别妄想我会屈服,要舔你自己去舔。”
copyright nzxs1.com

柳如冷冷的一笑,把脚径直下落,踩在藤香的乳房上,不断的揉搓,不一会,藤香便感到燥热 难耐,开口求饶。柳如将脚移开。藤香认命的趴在地上舔干净柳如留下的污秽之物。柳如将两只脚翘在面前的几上,得意的看着父女俩的丑态。等藤香好不容易舔干净地板。柳如却脱下裤袜,将贴着阴部的部位翻出,扔在地上,“把这个含进嘴里。”虽然看见那上面的黄白之物觉得恶心,藤香还是乖乖的将臭袜子吃进嘴里,但由于袜子太长,尖端部位依旧留在了外面。而藤龙这时也舔完了高跟鞋。将鼻子凑到了柳如脚前。柳如踢了他一 脚,“去,吮吸你女儿掉在嘴巴外面的袜尖,直到没有气味为止。”父女俩含着袜子,四目相对,好不尴尬。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柳如又叫到:“你们两个给我爬过来。”藤龙与藤香咬着袜子爬到她的脚下。“把它们舔干净,我明天会过来检查,如果让我不满意,哼哼,有你们好看。”柳如临走前将袜子与内裤留了下来,恶狠狠的命令。看着父亲迫不及待的捧起那个女人的内裤送到嘴前,心中那高大的形象已经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趴在柳如胯下的卑贱嘴脸。虽然心中悲痛欲绝,但手中还是拿起裤袜,舔掉上面的污垢。她现在完全不敢违抗那个女人。一切做完之后,拖着受创的身子上了床。 第二天,藤香依旧正常的上课,课间的时候丽丽曾经探问过事情如何,藤香不想好友担心,对自己的遭遇只字不提。还好这天没有柳如的课,不用马上面对这个可怕的女人。藤香放学之后正想离开,却看见柳如从外面走可进来,藤香一怔,旋即想起柳如昨天临走时所说的话,只好乖乖走到柳如跟前,随她离去。柳如对她一笑:“先不忙去你家,跟我去看点东西。”只见柳如左转右转,最后将藤香带到了自己的私人办公室。藤香走进一看,办公椅上竟然绑着一个人,嘴上贴着胶布,正呜呜的挣扎不停。竟然是他们的美女语文老师夏洁。只见柳如冲上去扇了夏洁两耳光,抬手撕掉她的胶布。骂道:“才走了一会就不安分,看来你的苦头还没吃够啊。。”说完,抬脚踩在夏洁的大腿上,鞋根贴着长筒袜狠狠的扎入,夏洁疼得冷汗直冒,不住地求饶。柳如却不为所动,竟然将脚踩到夏洁的阴部,夏洁敏感部位受到虐待,本能的收紧双腿,夹住柳如的腿,抵御她脚的进一步侵入。柳如双目一瞪,厉喝道:“把腿张开。”夏洁连忙将腿放开。柳如用脚尖挑起夏洁的群摆,藤香惊讶的发现夏洁竟然没有穿内裤。看着夏洁已经湿润的胯间,柳如轻蔑的放下脚:“看来你是越来越贱了,踩你两下就发浪。”说完伸手解开夏洁的束缚。转身坐在椅子上,命令道:“你们两个把衣服脱光。” 腾香听说脱衣服,一时有些忧郁,但看见夏洁已经利索的开始行动,无奈之下只好照做。夏洁迅速脱完衣服,立刻爬到柳如胯下,用脸去摩蹭柳如的内裤。只听柳如说道:“味道不错吧,昨天的内裤送给了她们父女,我今天故意穿了这条几天没洗的让你闻。”夏洁将头从柳如胯下拔出,谄媚的说道:“柳老师的内裤当然是香的,您的内裤哪儿用洗啊,让我给你舔干净吧。”竟然真的伸出舌头去舔。柳如却一脚把她踢开,“你急什幺,这种事情你做得也不少了,这次机会就留给你的学生吧,你好好教教她。”说完,张开双腿,看着藤香。竟然是要藤香去为她舔。藤香不由自主地跪下,将头埋入柳如的胯间,浓烈的臊臭为立刻充满头部,腾香刚想抬头,却被柳如按住。“还不快舔,怎幺,难闻啊?难闻你也得闻,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过来给我舔内裤,口jiao。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藤香不敢反抗,只好埋头默默的舔。过了一会儿,柳如脱下内裤,扔给夏洁。藤香继续给她口jiao,终于等到柳如高潮,阴精不断涌入藤香口中,柳如却在这时推开藤香,喝道:“不准咽下去,给我品尝半个钟头。”剩余的隐液一涌而出,全数喷在藤香脸上。听见柳如的命令,夏洁知道藤香的嘴暂时失去效用,急忙爬过来帮柳如清理阴部的污秽之物。
  • 标签: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袜子(3598) 丝袜(8872) 高跟鞋(3276) 靴子(1092) 校长(192) 丽丽(188)

    上一篇:妻子背着我找主(夫妻奴)

    下一篇:心理咨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