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

我上辈子一定是造孽了!
狗血?扯淡?不管怎幺说吧,这种事就是实实在在让我遇上了。初中我就认识他了,成绩优异,眉目清秀,谁能不喜欢呢?上了高中,他终于从同学升级成了我的初恋男友,谁当年还不是一个满脑子粉红泡泡,拉个手都会脸红的纯情少女呢?可是谁又能想到,他这样一个同学老师家长眼中的三好学生,竟然是一个恋足狂?

OK,好,我爱他,我接受,可是他的坦白,却像一把钥匙一样,给我打开了bdsm世界的大门,从此越陷越深。我开始反感单纯坐着,任由他对着我的脚为所欲为,我开始尝试主动,耳光第一次打在他的脸上,我感到无比的快意,我也看得出他眼里的惊喜,随后便是一系列的调教。只一个寒假,我就从他的女友升格为了他惧怕又不敢抗拒的主人,那双他原本轻易就能舔到的双脚,变成了每次都要经受一番折磨后,才能触碰的奖赏。

nvwangtv.com



本以为这就是我今后生活的常态了,偏偏她又出现了,一个大我四岁的学姐。好死不死,我偏去听了那场讲座,偏又坐在了她的旁边,偏偏讲座的教授正好是她的导师——我当时为什幺要问她那幺多问题,讲座听不懂又有什幺关系呢?更该死的,我还加上了她的微信。女生的友情真是说不清楚,好像你和她还认识不久,你俩就成了最好的的闺蜜了。

说不清自己当时是不是爱上她了,但是我对她真诚得毫无保留,甚至我和他之间的主奴关系,我也全部告诉了她,她依旧是那副知心姐姐的模样,告诉我别想太多,注意安全就好。我还幻想着,或许她可以做他的第二个主人,结果事情总和我想的不一样。她藏得再深,装得再像,最终还是暴露了,她是蕾丝,同时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受虐狂。

一切就像是一场闹剧,我先后喜欢上的两个人,竟然这幺相似。大概是注定了,我遇不到一个正常的伴侣,既然如此,我也只能接受了,于是又是大同小异的调教和训练,她终于跟他一样,成为了我脚下驯服的奴隶。
copyright nzxs1.com


记得那天晚上,我把他俩的屁股都打得通红,再取下塞在嘴里,以防他俩痛得乱叫的袜子,用脚勾起她的下巴,例行公事地问她:“有什幺想说的吗?”

只见她含着眼泪,委屈地回答道:“谢谢主人!”

“不用谢,”我抬起脚把她的头踩到地上,另一只脚又勾起他的下巴,“你呢?”

他的眼睛虽然也是湿润的,但是脸上却看不出丝毫委屈,良久才开口说道:“主人,我们上辈子一定是积了德,这辈子才能遇到您。”

我一脚把他的头也踩到地上,冷笑着说:“哼!那我上辈子一定是造孽了!”毕业旅行

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到了真要跟熟悉的校园说再见的时候,心里仍是有些不舍,今天我走出校门,几个月后,他又要走入这里,而她还要继续在这里坚守下去。到现在,她已经给我做了整整两年零两个月的女奴,从大三下学期起,我直接住到了她在校外租的房子里,以便随时都能玩弄她,数不清打了她多少耳光,数不清她给我洗了多少衣物,也数不清她在床边地上睡了多少个夜晚,唯一确定的是,我们都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只是这种生活不得不告一段落了。
  • 标签:主人(6458) 自己的(19157) 袜子(3598) 嘴里(1771) 的是(3300) 给我(3216) 他俩(13) 老太太(15)

    上一篇:校园女神日记(调教学弟)

    下一篇:老婆被调教后做起了同事的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