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变淫女

序 女主角登场 H 市的中午,太阳火辣的挂在天上,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不知疲倦的知了挂在树上不停的叫着,街边一个工地内,几个工人坐在阴影处躲避着烈日的肆虐,突然一个民工对着外面吹起了口哨。 “喂,看那边,一个美女耶,腿真长。” 只见街上一个窈窕高挑的女性撑着遮阳伞正在赶路,她的穿着十分清凉,修长白皙的双腿吸引了民工好色的目光,而当他们往上看去的时候,美女结实翘挺的臀部,不堪一握的小腰,高耸的胸部无一不让他们咽着口水。 “身材真好!比我老婆好多了啊!” “切,你老婆那水桶腰怎么可能和这种极品比。” “好漂亮的女人……”一个年轻的小民工看到美女的脸后情不自禁的说道。 “小王,你小心被你刚交的女朋友知道你这么看别的女人,哈哈。”一个年纪稍大的笑道。 “我……我哪有……你们不都在看么……”小王脸一下子涨红了,支吾着。 “哈哈哈,不过不是哥说啊,你那女朋友真心没这个女的好看啊。” “我……我女朋友比她年轻……”小王狡辩着。 “哈哈,你小子这就不懂了吧,就这个年纪的女人才最够味,特别是这种漂亮的,简直是极品啊!而且你们看看那女人有种高贵的气质,这种女人到了床上,啧啧!想当年我有钱的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民工一脸感慨。 “去去去,老孙头你还想当年,听你说了不下二十多遍了,哎,那美女拐弯走了啊。” 几个民工惋惜的摇了摇头,又躺到了铺在地上的草席上午休了。 只有小王和老孙头别有心思的看着远处拐角处,想着什么。 在小王心里,还在感慨着刚才那个女人迷人的身材和高贵的气质,和自己的女朋友对比着,暗自叹了一口气。而老孙头,则是在意淫着:“哎,如果能再玩一次这种女人,哎。” 十分钟之后,那个女人出现在了一个宾馆的房间内。 一个男人正坐在沙发里看着走进来的美女,心里带着几分紧张。他们自从一个月前在网上认识之后,还是第一次见面,网上谈论的那些很容易,真见面了,他他还是有点忐忑,特别是看到美女比照片里更漂亮的模样的时候。 美女关上门,对着沙发上的男人妩媚的一笑:“怎么?网上那样对我,这会怎么这么规矩?”说完,撩起短裙,这个气质美女,竟然没有穿内裤!而她从她的蜜穴之内,抽出了一个正在不停震动的跳蛋! 美女一脸淫荡的举起跳蛋,伸出舌头舔了舔跳蛋,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呼唤着这个男人。 男人看到这女人竟然真的这么淫荡,原本紧张的心情有点放开了,带着色色的笑容凑了上来。 “欣晴,你果然是这么的淫荡啊。” “嘻嘻,人家不仅仅是淫荡哦。”欣晴反手锁上门,在一分钟内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跪了下来,淫荡的笑着,两只手撑在地上,男人则一脸享受的看着欣晴用她那微微出汗的白皙脸庞,隔着他的西裤摩擦着他的下体。 男人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伸出双手,准备解开裤带,女人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别急么,不让人家休息下么?” “好,好,我去帮你倒杯水。”男人有点激动的转身,欣晴却一把扯住了他的裤子。 “喂,坏蛋。”欣晴俏皮的伸出了她小巧的舌头,淫荡的舔了一圈嘴唇,双手再次撑在了地上,挺起了翘挺的屁股慢慢向男人爬了一步:“不给你的小母狗,戴上狗链么?” “哈哈哈哈。果然是个骚比贱货。”男人见欣晴这样,第一次现实见面的紧张完全消除了,取而代之的是遇到这么一个极品淫荡而又迷人的美女所带来的兴奋。 “既然你是这么下贱的一条母狗,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嘻嘻,你要是对人家客气了,人家可不依哦。” 男人很快从沙发上的包里拿出了一条狗链,栓在了欣晴的脖子上面,牵着这条美丽的母狗,坐到了沙发上。 男人大笑着,穿着皮鞋的脚,抬起了欣晴俏媚的脸:“小母狗,你看看你,哪里像个老师啊,甘心做第一次见面的网友的母狗,你老公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就是想给老公戴绿帽子,你愿意给他送上这顶绿帽子么?” “愿意,当然愿意,我不仅仅要给他戴上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我还要把他的骚货老婆,玩成最下贱的母狗,哈哈哈哈。” 明明是侮辱的话,欣晴的脸上却显出了一种享受的表情,似乎这种背德的行为,让她兴奋起来。 欣晴看着大笑的男人,在心里面说道:“老公,我爱你,但是我好享受这种快感,你那么爱我,肯定不会怪我把身子偶尔送给别的男人玩弄一下的吧。嘻嘻,虽然这个偶尔的次数很多的啦。” “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好刺激,好喜欢!” 想着这些,欣晴主动用脸擦了擦男人的裤脚。 男人讽刺的笑着:“母狗,我看小说里那些母狗,都会帮主人舔干净鞋子的哦。” “死阿德,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脏脏的游戏的吧。” “额……我还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的,看你这样,以为你能接受的。”阿德一脸的歉意。 “算了算了,谁叫人家就喜欢你这些坏点子呢。”欣晴笑了笑。 阿德一下子激动的笑了起来:“欣晴你愿意为我……” “去你的,我都说了啊,其他事情不管怎么都听你的,脏脏的事情我不做的啦,不过……”欣晴说到这里,诡异的一笑,卖了个关子。 阿德的眼睛简直要冒光了,本来么,那些小说里写的那些下贱肮脏到极点的母狗的桥段,他很是喜欢,这次遇到了这么一个自甘堕落的人妻,还以为能实现自己心底最黑暗的想法,可是她却不肯接受那些,但是她竟然语义一转,莫非…… “看你看你,难道有我这样的母狗伺候你,你还不满意?我看你是小说看多了吧,想要个母狗像那些重口味小说里的母狗一样吧?” 阿德头点的飞快,似乎认为头点快一点,欣晴就能答应他一般。 “切,你个坏蛋,算了,不逗你了,我问你,弃开那些脏兮兮的把戏不说,你能让我满足不?” “当然了,欣晴,你这么漂亮的母狗,我肯定竭尽全力的玩你啊,这一点你就放心好了,只要是你允许的,我都可以陪你玩哦。” “错了错了,你忘了我QQ和你怎么说的么?除了脏兮兮的那些玩法,其他的,人家不愿意你也可以……嘻嘻,不要人家说这么明白的吧。” “好啊,我一定玩死你这个骚母狗,哈哈。”阿德一边说,一边俯下身子,用力拍打了欣晴的屁股一下。 “啊,讨厌!”欣晴嘴里说着讨厌,脸上却显现出了愉悦的表情。 “乖母狗,你还没说完呢。如果我满足你了,你是不是……?” “嘿嘿,只要你满足人家,人家就让你也满足一下那些欲望,如何?” “可是你不是说……” “没有可是不可是的,你就努力表现,欣晴到时候就会让你明白的。” 阿德也是个爽快的男人,听得欣晴这么说了,也就很快进入了角色,不再问东问西,而是一把拉住了欣晴的头发,轻轻的拉扯着:“母狗,骚货,是不是你老公和你做爱太文雅了,你才出来这么犯贱?” “人家就是贱,你喜欢不喜欢?” “喜欢,喜欢,哈哈哈。今天一定让你起不来床。” 阿德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刮着欣晴白皙的脸庞,欣晴顺势含住了那根手指,小巧的舌头在嘴巴里卷住了阿德的手指,用力吮吸了一下。 “啊,骚货,舌头这么灵活,帮多少男人舔了鸡巴,才练出了这种功夫?”阿德拉扯欣晴头发的手加大了点力度,把欣晴的脸拉得正对着他。 “唔,多少我可没数过,不过,这一根是我舔过的最细的一根了,哈哈。”欣晴忍着头发被拉扯的疼痛,来回吮吸着阿德的手指。 “贱货,竟然把我的手指比作鸡巴,你想死了是吧?” 阿德抽出手指,不轻不重的打了欣晴一个耳光,看着欣晴表现出来的略带委屈的眼神,满意的大笑着。 一个这么漂亮的人妻,做为母狗的姿态跪在脚下发骚,是个男人都会产生绝大的满足感吧。 阿德站起身来,解开了裤带,这次欣晴没有拦住他,而是带着渴望的眼神,看着阿德双腿之间,在阿德扯下内裤的一瞬间,他那早已坚硬无比的阳物一下子弹了出来,啪一下弹在了正凑在他胯下的欣晴的脸上,欣晴被吓了一跳,往后一退,只见从他马眼里流出的黏液在欣晴的脸颊和他鸡巴之间拉开了一条丝线。 “哇,这么大!”欣晴惊叫了一声,正准备用手去抓住这根即将带给她带来无限快乐的肉棒,阿德却一把推开了她,坐进了沙发。 “我可没见过母狗用手的哦。”阿德带着笑意看着跪在他双腿之间的欣晴。 欣晴娇媚的横了他一眼:“就知道欺负我。” “还敢顶嘴?”阿德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俯下身子,一巴掌抽在了欣晴的屁股上。 “啊!我错了。”欣晴吃痛,赶紧趴到了地上,讨好般的摇了摇屁股,眼神迷离的看着那根热气腾腾的大棒子,往前爬了一步,嘴巴微微张开,就要凑上去。 阿德沉着脸,还穿着袜子的脚从欣晴双臂之间伸了进去,摩擦着欣晴那结实浑圆的乳房,不是还用脚尖挑拨着欣晴那早已挺立的乳头。并不是很光滑的袜子布料,摩擦在欣晴的乳头上,让欣晴发出一阵意识不清的呻吟。阿德听着欣晴的呻吟声,本来就硬邦邦的肉棒更是不停的上下跳动着,依稀可见马眼里渗出前列腺液。 “骚货,没见过你这么骚的,小姐都没你骚啊,哈哈哈,要不是亲眼看到,真不敢相信你这么一个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会这么下贱的自愿当母狗。”阿德哈哈大笑着,看着欣晴那漂亮迷人的脸蛋,心里不知道有多得意。 “不要把人家和小姐比么……” “哼,贱货!”阿德抬起另一只脚,迎面踩上了欣晴正凑过来的脸。 欣晴眉头皱了下,似乎对这种行为不是很喜欢,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阿德明显看到了她皱眉的表情,但是为了更好的控制欣晴,他选择了忽视,冒着引起欣晴反感的危险,乘着欣晴张开嘴巴准备说话的时候,狠狠的把脚尖塞进了欣晴的嘴巴里。 “小姐?小姐都没你这么骚的吧,不把你和小姐比,就把你和母狗比吧。哈哈哈,第一次男人的脚吧,像刚才吮我手指那样吮我的脚趾头!” “不……”欣晴刚准备把头往后退,阿德立即抓住了她的头发。 “母狗没选择的权利,快给我吮!”看着欣晴还有反抗的意图,他恶狠狠的说道:“再不听话,就脱了袜子让你舔干净我的脚!” 显然阿德的话吓到了欣晴,阿德明显感觉捅进欣晴嘴巴里的脚尖,正隔着袜子,被柔软的小舌头舔弄着,阿德奖励一般的拍了拍欣晴的脑袋:“这才乖么。” 欣晴有点恼怒的横了阿德一眼,不过嘴巴却用力吮吸起来。 “哈哈哈哈,贱货,刚才不肯,这会不是吮的挺开心的么,我看看,哈,下面也出了这么多水了啊,去,帮我把拖鞋拿过来,过会来好好玩玩你的骚比。”边说边把脚尖从欣晴嘴巴里拔了出来:“呵呵,吸的这么用力,下次让你舔个痛快,哈哈哈。” “坏蛋,谁会再帮你舔脚,哼。” 阿德被欣晴的小女人状刺激的不行,一巴掌拍到了欣晴的屁股上:“母狗,快去,我等不及要玩你的骚穴了,嘿嘿。” 欣晴仿佛炫耀一般转过身子,撅起了屁股,把早已泛滥的蜜穴对准了阿德,摇了摇屁股,一边摇一边爬着去拿拖鞋了。 阿德满意的看着欣晴一边爬一边摇屁股的淫态,对这个女人他实在是太满意了,而且从刚才他对她的试探来看,让她接受一些她本不愿意的行为,也不是很困难么。 “嘿嘿嘿。”想到得意处,阿德不自禁傻笑起来,不过很快他就回到了现实,快速的托光了身上的衣服,打开了他带来的黑色旅行包,把东西一样一样铺到了床上。 “唔,阿德。”他的小腿感觉到了头发的摩擦,欣晴口齿不清的声音响起来了。 他低头一看,更加开心了:“母狗学的很快嘛,哈哈哈,知道狗不能用爪子拿东西,所以衔着过来的么。” 欣晴仿佛真的狗一般抬起头,嘴巴里叼着宾馆里的简易拖鞋,屁股还不停的摇着,在得到阿德的示意之后,她低下头,叼住了拖鞋的前面,把套上了阿德的脚上。 “不错,第一次这么做吧?”阿德坐在了床上,赞许的抬起一只穿着拖鞋的脚,在欣晴头顶拍了拍,另一只脚却感觉到了一种柔软的触觉,欣晴这次竟然主动伸出了舌头,舔了舔他的脚趾。 “果然……哼哼哼,堕落吧,在我的调教下变成最下贱的母狗吧。”阿德在心里狂笑着。 “这些……都要用到我的身上么……”被允许站起来的欣晴,看到了阿德放在床上的工具,吃惊的脸上显现出了一片晕红,大大的眼睛里仿佛蒙上了一层水汽,双腿不自觉夹紧,慢慢摩擦着。 “当然,不过,你这个小骚货,以前也有用过这些吧?” “没……没有啦。”欣晴扭捏着,指着其中的跳蛋、电动阳具说:“也就用过这些的啦。” “呵呵呵,其他的都没用过?不过没关系,你以后会渐渐习惯这些的。”阿德从一堆工具里,拿出了几根黑色的带子,淫笑着对着欣晴比划着。 欣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害怕的表情,不过更多的是带着淫荡笑意的期待。 本文来自nwxs5.com
太阳缓缓西沉,东风吹走了地面上散发出的阵阵热气,早早吃过晚饭的人们三三两两的走出家门,感受着不同于空调冷气的自然风的舒适,忙活了一天的民工们,也开始收拾工具离开工地,老孙头合上工具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和工友们打了一个招呼,独自一人往外走去。
  • 标签:自己的(19158) 看着(15387) 母狗(1562) 调教(1382) 笑着(688) 下贱(463) 小惠(77) 玉芬(19)

    上一篇: 媚足娘

    下一篇: 嫦娥发威